第二百零五十四章 传送阵(1 / 2)

五仙门 看得两叁言 2108 字 1个月前

急速而来的青芒在玄清观山门前一个盘旋,便落在山门之外,光芒散尽,露出其内一青衫之青年,此人约莫十八九岁模样,肤皮偏黑,相貌普通,一头长发在脑后随意束起,却显得极为干练。

来人正是李言,他其实于昨日就到了这附近,不过在地图上看到了此处有一坊市,便直接过去,看看能否碰上运气找到自己所需的材料,可他在坊市转了一整天也是没有半点收获,只得在失望之余,瞧瞧前后无人跟随后就出得坊市,但已是天黑,考虑半夜过来传送阵也不会开启,就找了一处山洞盘膝打坐,今日一早便来到了这玄清观,望着山门上带着几许斑驳沧桑的字迹,李言点了点头,确定自己这是来对了地方。

孔南太望着山门外破空而来的青芒,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玄清宗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也不擅自炼器炼符,但却擅长阵法之道,对防御形阵法和短距离传送阵还是颇有研究的,他们道观在修仙界也算有些名气。

而距离道观二百里外则有一处坊市,玄清观道士也需要积累修炼资源,自是看到时了这一点,便花费很大代码在道观内建立了二座传送阵,而且对外开发,这样一来每日里都会有不少外来修士进出玄清观,其目的就是借用其道观内的传送阵,虽然坊市也有传送阵,可是传送费用太贵,很多修士还是喜欢传送到玄清观后,再自行飞个二百里过去,这样可是能节省不省灵石的。这也是玄清观敛财的一种手段,观内有老祖金丹大修坐镇,坊市也不会轻易得罪的。

只是这一大清早便有修士过来,还是让孔南太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他神识一扫便失去了兴趣,对方不过凝气期修为,他回头对着身后一名弟子喝道“你去问问对方来此何事?”

身后立即闪出一名青年道士,他恭敬一礼后,便飞出了山门。

李言静静的站在山门外,他早就看到了山门内似是巡逻的一行人,果见对方看到自己后,便有一人向自己飞来。

青年道士很快便来到了李言面前落下,他在过来时神识便已扫视了李言的修为,竟比他还高上一个小境界,他竖起单掌,打了个揖首后,面带微笑开口“这位道友,请了,不知前来我玄清观何事?”他对李言还是极为客气的,其实他们对李言来意早就有了猜测,只是例行惯例问询罢了,这些客人都是道观一项主要灵石来源,自是对主家客气才是。

“哦,不知贵观中可有传送阵前往临水城方向?”李言开口中,表情中露出一丝忐忑模样。

“噢,本观有二座传送阵,一座向北,一座往东,道友所说临水城却是向北最后一处传送节点了,自是可以到达的。”青年道士听闻李言要传送的地方,不由笑意更加了几分,这可是他们传送阵向北最远能达到的地方了,传送灵石价值不菲。

“哦,那所需多少灵石?”李言脸上忐忑之意更为明显。

青年道士见状心中已将李言来历测的七七八八“这凝气期修士这定是有急事,看其刚才飞行而来的速度也是没有什么太好飞行灵宝或法宝的,但却极赶时间,这是担心自身灵石了。”

他脸上笑意更浓了些“道友既然来此,应当已知我道观是附近仅有的二处传送了,而且知道我观传送价格也是公平的,不然道友也不会来这里了,这传送到临水城有近八千里,单人需要三百块低阶灵石即可,不过这可要和道友说清,一般相同方向至少凑足六人方可开启一次传送阵,但道友也请放心,每半日基本都会凑足人数的,当然道友若包了五个最近距离节点和自己要去地方的灵石,也是可以单独传送的。”说罢,他微笑中仔细打量李言,他自信自己报的价格并不是太贵,虽然八千里和一万里相差并不多,但超过万里的传送阵构建完全不同了,那需要对空间阵法有着极高的造诣方可布置,那怕每多一里,都有可能造成空间偏差,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传送灵石则是以千块开始计算了。

传送阵分单节点传送和多节点传送,单节点传送阵法最多,通常都是宗门自身定点传送所用,只要填充灵石,启动阵法即可。多节点传送,则通常被修仙用于商会之上,在一个方向上会建立多个出口,被传送者进入传送阵前身上被打上节点烙印,每到一个节点时,烙印感应到对应节点气息便会将该人传送出去,丝毫不影响其他同时传送之人,但若有人将身上烙印取消,那后果不是可以想像的,传送变成无定向传送,通常在到达传送阵最后节点后,因无法传送出去,而被随意传送到空间乱流中去,到了那里很难再有活命机会。

在凡人界,传送阵分为三大类:一是短距离传送,通常指万里以内,二是中距离传送,十万里以内,三是远距离传送,也是凡人界最远的距离,百万里以内,这只是个概括,据李言所知,整个荒月大陆即便像魍魉宗最远也就是七十万里。李言也曾在典籍上看过,上古时期还有一种超远距离传送阵,可传送达千万里,传送需要极品灵石方可,同时还需要特殊的传送法诀方可启动,因传送条件苛刻无比,这种超远距离传送阵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传送阵启动一次消耗也是极大的,所以通常是多人一起传送,同一方向多个节点出口,每名到了该节点若有人愿意全包费用,只要多花五份到由此过去最近的节点灵石,再加上自己的费用便也是可以的。

李言听了后先是点点了头,表示自己明白,可表情忐忑中不由露出难色,他这表情落入青年道士眼中,心中不由一喜,他可懂得眼前此人表情代表着什么,如果李言直接面露失望,甚至是不甘,那便是没戏了,明显身上灵石不够,不过他照样会游说一番,劝说李言传送到向北短距离的节点,那样至少还能少飞行距离不是。塔

但此刻李言露出这般表情,明显就是身上灵石尚够,只是对他于来说价格有些难以接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