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十五章 聚齐(1 / 2)

五仙门 看得两叁言 1882 字 6天前

李言看到荷塘边沿一排楼阁向后,还有五六排楼阁交错座落,这时前方的冯之然停了脚步,回头微笑间,他伸出右手指了指前方不远那些楼舍说道“李道友,传送阵便在这楼舍后方一处大厅中了,但今天你来的最早,却是要等些时辰了,这里便是道观弟子日常居住的庭院,考虑到同样有似道友这般先来之人,就在这里空了一间庭院,以供道友们饮茶休息。”

说罢,他单手一引,自己则是侧身先顺着荷塘岸边小路向前走去,李言微笑中跟上。

他们二人只是顺着塘边石径小路走了小半圈,便已来到了紧临荷塘的第一排房舍处,这第一排房舍院门却是开在第一排与第二排之间了。

二人又顺着长长院墙向前走了近百米,这才来到了前方院门处,说是这里房舍一排排序列,但每二排房舍间距离足足也有百米的宽阔地带,让人根本感觉不到有狭窄弄堂的感觉。

到了这里,冯之然才是停了脚步,指了指这第一排第一间院落说道“这里便是了。”然后又朝院门走去,李言看到此院门也算宏阔,门口放着二只惟妙惟肖的吞云麒麟石雕,李言竟从这雕刻上感觉到了一丝威压,竟不弱于凝气期三层的样子,很是不凡。

冯之然对李言的观察混不在意,而是直接进入了庭院,口中继续说道“此处庭院,离后面传送阵已是不远,位置也方便,院落也没设了禁制阵法,而周边其他房舍却都是有阵法禁制保护的,里面大多住着道观内弟子,所以请李道友不要随意走动才好,在这里等候通知便是,不然触动了阵法禁制,到时免不了吃一番苦头,甚至有的师伯师叔更是将自身庭院阵法禁制加了攻击,夺人性命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他说到这,虽然面带微笑的回头看了李言一眼,眼中却带了警告之意,李言则真是如他想像一般,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惊惧之意,这让冯之然颇为满意。

这时他们已然进入了庭院,这庭院颇为宏大,光院落就有几十丈,院中也是几棵大树相映成趣,一条青石小路自院门起绕行树下,小路二侧树下各有一些石桌石凳,青石路尽头则是一排房舍,约莫五六间的样子,间间都是丹楹刻桷,雕花木窗,一些荫荫树枝带着绿意搭在屋檐窗角间,透着出尘之意,当间正中大门敞开,门边二侧正垂手站立身着二名青衣之人,看其装扮似此间杂役,身上也有着凝气二层左右的气息波动。

冯之然带着李言踏着青石路直接来到了中间屋舍前,到了此处,冯之然则是停了脚步,他伸手一指中间已敞开大门的精致屋舍,微笑开口“李道友,便是此处了,此间是大厅,你可在内饮茶等候,有事直接招呼这二人便可。”他说到这,又是一指正一脸恭敬看向他们的二名青衣小厮。

“李道友若是想清静些,或者自行选一间侧屋休息也可,李道友来的早,这二侧房间也都是空的,若是迟了,也就只能在大厅相候了,不过反正时间不会太长,想来一二个时辰便会凑足六人。”说罢,他又一指二侧正紧闭房门的房间。

李言先是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厅,大厅内两侧有数张桌椅,其上简单的放置了一套茶具,而正冲大门的则是三扇敞开的大窗,窗外正是那芳香清溢的荷塘,即便是站在门口,通流的风中也带着轻盈的气息扑面而来。

“哦,我还是去侧间等候吧。”李言似一沉吟,便对冯之然说道。

“也好,这里房间可都是空的?”冯之然对李言的回答并没有任何意外,修仙者很少喜与人同坐一室,李言的回答早在他意料之中,他后面之言却是对那二名青衣小厮而言了,虽然他知道此时应该都是空房间,却仍是惯例式的问了一句。

“启秉师兄,自是有的,所有房间都是空的。”其中一名小厮连忙答道。

“那李道友你便随意挑一间吧,我也不打扰了,尚还在巡逻中,若有事情,直接找他二人便可,传送阵那里,我自会过去与师伯相说。”说罢,冯之然施了个道辑,转身便向外走去。

李言则是拱手回礼后,看了看四周后,脸上恢复了平静,看了一眼正一脸期盼的看向自己的二名小厮,冷声开口“我却是乏了,等传送阵开启时,告与我知便可,其余事也就不需要了。”说罢也不理那二人,径直向一侧走去。青青

那二名青衣小厮见状,齐齐点头称是,虽脸带恭敬之色,眼中却露出一丝失望,他们在此打扫整理,日常给外来修士端茶倒水,偶尔也是会得到一些灵石的,他们修为极低,每月若光靠宗门所发灵石,不知何时才能修炼到凝气三层,晋升为外门弟子,脱离这杂役身份,所以通常很是乐意来此处做些杂役活计,或多或少都会有额外灵石收入。虽有失望,他二人心中也无埋怨,修士大都性格古怪,像李言这种修士每天都是有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