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弄丢两次的王斤斤(2 / 2)

其实你也累了,对不对?上班累,下班照顾孩子更累,到了周末想要跟闺密聚会又怕我挑理,最让你伤心的,是前一晚睡前就想好了出门要穿什么,结果打开衣柜试衣服才发现,曾经穿在自己身上最漂亮的那条连衣裙,拉链才拉到一半就快喘不上气了。你身材确实比生孩子以前胖了些,更别提跟你二十四岁甚至十八岁的时候比了。可是,王斤斤,你睫毛还是那么长,眼睛还是那么大,在你被我偷看却又没在看我的时刻里,你还是那个美若天仙的你。

再后来半年里发生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升职了,虽然只是小到基本可以忽略的微调,背后还是少不了一场接一场的应酬。咱俩之间的一切矛盾都是在那晚激化的,我单独跟单身女上司吃饭的那晚。我瞒着你不是为了骗你,那女上司对我什么意思,我并非不知道,吃饭也只是简单的吃饭而已,我以为只要不让你知道就平安无事,跟我为生活所做出的其他努力并没两样儿。我确实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总之那天吃完饭出来,你就在饭店门口等着我呢。可就算你不来,我也正是要回家的啊,但你来了,事情就完全不对劲儿了,我又没有任何理由跟底气怪你。我确实没想过,这种跟八点档电视剧一样狗血的情节,有一天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后来那一个月是怎么熬过去的,我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虽然这么说你肯定认为我不要脸。从小到大,我就没失眠过,你在身边时我睡得更熟,但那些个夜里,我躺在你身边,如躺针毡,心里比身子更难受,只有半夜偷偷跑去沙发上才能短暂地睡一会儿,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我瘦了,短短一个月,工作几年以来养出的啤酒肚都不见了。你不说,可是你也瘦了,比我更厉害,甚至瘦回了二十四岁和十八岁时的样子,只是,身体的姿态,完全不对了。一个月后,你又能穿上那条最美的连衣裙了,你穿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你已经好几年都没参加同学聚会了。于是我当晚早早请假,把清清跟楚楚送到了我妈那儿,然后回家煮了解酒汤,弄几道小菜等你回来饿了吃。参加同学聚会,只见过喝醉的,哪见过吃饱的?我想我应该去接你,我想你也许会喝很多酒。

然后我就在饭店门口看见了你跟一个男人拥抱告别,我知道你在那之前看到我了,你的眼睛在转动时,睫毛从来不撒谎。他开车来的,是好车。看得出他也喝了很多酒,在等代驾来。我们打车回家,我在路边拦了二十分钟才拦到,其间你一直摸索着你的裙摆,一身的酒气。我问你他是谁,你说,前男友。王斤斤,你骗谁呢?你说过自己大学时候没谈过恋爱。王斤斤,你知道我自尊心强,心眼儿就针鼻儿那么大。王斤斤,你是故意的。更可恶的是,你不喝我煮的汤,不吃我弄的小菜,到家发现孩子没在家,居然还大半夜跑去我妈家把孩子接回来。楚楚才几岁?你居然醉醺醺地坐在她床边,当着我的面问,更喜欢妈妈还是爸爸,更愿意跟谁一起生活。就算你是为了威吓我,也用不着这么过分吧!

王斤斤,我真的没办法了。我拿我自己没办法了。

王斤斤,我们被困在那节曾经载满甜蜜的车厢里了。

王斤斤,我是不是要再一次把你弄丢了?

“我又睡着啦?”

你醒了,你不会撒谎的长睫毛告诉我,你刚才是真的睡着了。

“嗯,睡了好久呢。”我看着捷运车厢里的电子报站牌说。

“刚刚我不应该跟你闹情绪的,对不起。”

“我都不记得了。”

“你好像坐过站了。”

“嗯?”

“你订的那间酒店,不是应该在好几站前就下车吗?”

“好像是哦。”

“现在怎么办?”

“我下一站下车,再坐回去。”

“要不然……”

“我跟你去你订的那间酒店,问问有没有空房吧。”

你会心地笑了,我也跟着笑。

可是王斤斤你不知道,我刚刚多么希望自己在你熟睡的时候,头也不回地下了车啊。

王斤斤,你今年二十四岁。

你美若天仙。

你美若天仙。

你美若天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