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无神(十一)(1 / 2)

“轮到你了,这手怎么下?”曾劲秋看着漂浮在水面上的桌子。

桌面分明空无一物,可警官却面色认真地端详了许久,仿佛棋盘不是摆在眼前,而是放置在他的心中,他抬起空无一物的手指,动作却似执子。

“到这里吧。”他把手指轻轻地放在桌面上。

“这一步么,好像是要输的,”曾劲秋抬眼看他,“你确定么?”

“决定了就不能反悔,我们这盘棋,和来到这里之前的人生是一样的。”

“无论是作出何种选择都有可能导致失败,”警官语气平淡地讲,“失败的结果固然不好受,但或是或非向来没有必然结果。”

“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失败,这点魄力和胆识,我还是有的。”

“可人生又有些不同于棋局,你输了一手,充其量,也只是输了一场无关痛痒的游戏而已,你可能会因此承受失望和气馁,但不见得会丢失什么”男孩重新低下了头。

“但你在人生中,走错了一步,你就有可能会失去什么,再也不可能挽回的那些什么。”

“一步错了,接下来的每一步好像都会被连带出错,”他低声说,“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我又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觉得很空虚,很迷茫,我在外面流浪了很久,终于决定要回家看看”他说,“结果,会到来我才发现。”

“原来我连家都没有了。”

“能看到么,右边天空的那颗很远的星星,”他仰起头,指着亿万星辰之中的微小一点,“它代表的,是我的妈妈,现在它马上就要暗下去了,我的妈妈,她”

“很快就要走了。”他轻声说。

与此同时,在泰国、缅甸和老挝交接的一处俗称‘金三角’的地方,一个柴瘦的男人被一群武装分子们强行塞进一个麻包袋里。

他们手法娴熟地在袋口系上一条麻绳,绑了一个死结,随后当着其他被囚禁在这里的人的面,合力将麻包袋抬起,投入一潭黝黑的湖水里。

水花噗通一声,很快就淹没了袋子里那男人的嚎叫。

波纹散去,平湖上一片死寂,阴冷掠过树林,冷月无声。

一个扛着土枪的毒贩子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中文跟他的囚徒们说,有钱,活命,没钱,下去。

距离男人身死之地上千公里以外的一座边远小山村,一个憔悴的女人躺在木板床上,眼神迷离地看着窗外面的远方。

小小的房间里挤满了人,听说她很可能要熬不过今晚了,邻里的乡亲都聚集在这里,悲悯沉默地为她送行。

门口摆着一个大铜盆,铜盆里面烧着明亮的火焰,或是出于不舍,或是希望她能够早日得到解脱。

家里人已经给她做好身后事的准备了。

月色下,有神婆跪倒在火盆之前,默默地颂唱着慈悲为怀的经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