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反向诱捕(1 / 2)

第二天石代赭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旋覆肾虚腰酸,两腿发软,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别说下床,他就连坐都坐不住。石代赭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胸口上,给他穿衣服。旋覆浑身没力气,软软地瘫着,疲惫得眼睛都睁不开。

“……下次不能这样了。”石代赭担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糟了,发烧了。”

“那也不是因为那个……”旋覆依恋地抓着他的衣角,嗅着帐篷里两个人混在一起的味道,感到非常快乐,“发烧是因为昨天下水了吧……”

石代赭无奈:“不管怎么说,以后要克制一点,不能再像昨天这样了。这是为了你好。”

昨晚石代赭本来没打算做到最后,可是旋覆搂着他的脖子,不断撒娇。小家伙觉得第一次必须要有仪式感,怎么可以不做完,那样会终生遗憾的!你不来我来!

…石代赭当然不可能放着让他来。想了想,小蛾子只是敏感而已,敏感又不是坏事。于是便进行下去。

结果——他也太敏感了吧!只是吻了吻喉结就受不了了!

再次面对面被了一裤腿的石代赭理性地思考着:之后会有不应期,在这期间敏感度会下降,他可以抓紧时间……

谁能想到,几分钟后,小蛾子又激动地站了起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挺厉害的。

千年蜘蛛精第一次发现战斗力持久也是一个糟糕的属性。蠢蛾子都快要x尽蛾亡了,他还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蛾子要求还特别高,在外面不行,哪儿哪儿都不行,一定要在里面。给他盖一个深深的戳。

结果蛾子是爽了,石代赭可是快要被憋死了。

比起憋死,他更怕的是蛾子被他不小心弄死。毕竟到最后蛾子已经神志不清,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却还在呜呜咽咽地要他盖戳。

现在想想,蛾子应该那个时候就已经烧糊涂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子找死。

他大概也被传染了,脑子不清醒,不然怎么会答应蠢蛾子的哀求,真的做到最后一步。

结果就是蛾子抱着他的脖子,快乐而满足地晕了过去。

他还担心那东西留着引发炎症,特意大半夜的起来烧水,用温水给蛾子清洗干净,全都弄出来了。

结果早上醒过来,伸手一摸,蠢蛾子还是发烧了。

蛾子还为自己的戳被洗掉了而耿耿于怀,委委屈屈地恨不得当场再来一次。弄得石代赭简直哭笑不得。

“……回去用瞬移吧。”石代赭给他穿好衣服,从帐篷里抱出来,放进车里,“你先坐一会儿,我收拾东西。”

“那车子怎么办?”旋覆晕乎乎的,说话都有气无力。

“先丢在这里好了,反正这里没人来,我抽空再过来弄回去。”石代赭有些担心地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比刚才更烫了。忍不住叹了口气,狠心转身去帐篷里收拾行李。

等他收拾完回来,旋覆已经又睡着了。

睡梦中的小家伙呼吸略有些急促,脸颊上泛着病态的潮红。那是发高烧的缘故。

石代赭很肯定,自己没有弄伤他。那东西也及时弄出来了,没有留在他身体里。由此推论,让旋覆发烧的理由没有别的,单纯就是——太累了。

做太多了。

石代赭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忍住,不能由着小家伙的性子来。

爱是克制!

结果,好不容易得来的五天假期,旋覆有四天都在发烧。

这不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引起的发热,他就是虚的。石代赭费了老鼻子劲给他找来一堆灵丹妙药,结果旋覆还哭唧唧地嫌苦不肯吃。

石代赭:“补肾的。”

旋覆立马来了精神,咕咚咕咚几口喝光了。

石代赭:“……”心情愈发复杂起来。

好不容易烧退了,假期也结束了。旋覆依依不舍地回了公司。

石代赭还是担心他,晚上又瞬移到公司去看他。结果就发现他跟眠眠两个人小别胜新婚,一见面就高高兴兴地聊起了后面的活动。

说是要去参加某知名真人秀节目,还要录制成团后的第一张专辑。

两个小妖怪聊得叽叽喳喳的,根本没注意外面大妖怪的存在。

石代赭:“……”再次体会到了老父亲被抛在脑后的悲哀!

…不过至少,他在这里是真的很开心。

石代赭长长呼出一口气,正欲离开。一转身,见一西装笔挺的男人斜倚着栏杆,已在他身后静静观望不知多久。

“哟,偷看够啦?”兔儿爷笑吟吟地道。

石代赭非常坦然地道:“这怎么能叫偷看呢?我只是没进去跟他们打招呼。”

兔儿爷耸耸肩。不予置评。

石代赭问:“你来干嘛?”

兔儿爷也非常坦然地道:“我来偷看我儿子。”

石代赭:“……”

两个大妖怪对视半晌,终于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总裁大人难得有空,亲自开车带着好友去喝酒。来到一处温泉旅馆——不用说,这家温泉旅馆也是总裁大人名下的产业。

日式庭院里,四下寂静无人。银白色的月光照耀着热气蒸腾的温泉,一旁的竹漏时不时“啪”的一声砸下来,清水一节一节地流淌。

两个男人泡在温泉里,背靠着池壁,都舒服地闭着眼。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清酒了?”石代赭随手揽过漂在水里的托盘,端起小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摇头道,“这么清淡,不符合你的口味啊。”

“口味是会变的嘛。”兔儿爷悠悠靠着池壁,很是随意地问了句,“你跟旋覆睡过了?”

石代赭手一滑,差点把酒杯滑进水里。

他定了定神,平静地应了一声。克制住了问“你怎么看出来的”的冲动,石代赭淡定反问道:“你跟眠眠也睡过了?我是说,我这种睡。”

兔儿爷:“我靠,你怎么看出来的?”

石代赭哈哈大笑。

兔儿爷瞬间不淡定了,哗啦一声从水里坐起来,严肃地看着他:“你别光笑,我问你呢。我没在他身上留痕迹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得赶紧去消除证据,别让别人发现了!”

石代赭道:“那你先说,你是怎么看出我跟旋覆的?”

“媚态。他现在看你的眼神,有种撩人而不自知的媚态。”兔儿爷果断而敏锐地回答道,“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个没长开的青果子,那么现在就是烂熟的水蜜桃,糖汁都黏糊糊地快流下来了。”他摇着头,啧啧感叹,“我才放了他五天假,你对他做了什么?怎么就已经艹熟了?你们这五天是呆在床上没下来过么?”

石代赭扶额:“可以这么说……他确实在床上呆了五天下不来……”

兔儿爷沉痛道:“畜生啊!我给他放假是让他回去休息的,谁让你拿去玩了!”

石代赭比他更沉痛:“准确地说,不是我玩他……我们的行为模式更接近于他玩我……”

兔儿爷瞬间竖起耳朵:“愿闻其详。”

石代赭:“会被锁文的。”

兔儿爷:“我们可以私下交易。”

石代赭:“不行。”

兔儿爷失望地撇撇嘴,继而又坐起身来:“好吧,那轮到你说了,你是怎么看出我跟眠眠的?”

石代赭尴尬地咳了一声:“其实我没看出来。我哐你的。”

兔儿爷:“……”

看着兔子一脸无语的表情,石代赭哈哈大笑道:“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你喜欢他,这一点还是挺明显的。据旋覆说他也很喜欢你,你送他的那个抱枕他每次睡觉都要抱着。至于你最介意的那个‘日到一半睡着了’的问题……”石代赭靠着池壁,舒舒服服地把自己泡在温泉里,“又不是不能解决。你努努力,让他保持兴奋睡不着不就得了?”

兔儿爷长叹一声,也靠回到池壁上。

两个成年大妖怪就这样肩并肩地,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真是没想到,千儿八百岁,突然开始谈恋爱了。”兔儿爷感慨。

“确实。”石代赭深有同感。他忽然想起一个很久没出场过的人物,扭头道,“对了,你知道么,那个临江仙也恋爱了,就那上古神器小鱼竿儿……”

“哈?!”兔儿爷听完之后非常震惊,“你那千年宿敌?跟你抢黄书的那个?”

石代赭纠正道:“是抢草鞋!”

兔儿爷哈哈大笑:“有什么区别?抢皇叔和抢草鞋说出去不是一样丢脸?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真情实感地掐了几百年的。”

石代赭:“……”被他这么一说,竟也觉得有些丢脸。

尴尬片刻,石代赭深吸一口气:“害,这不是寂寞么?”他顿了顿,补充道,“寂寞使我变态。”

“确实。”兔儿爷也深有同感,“我一个八百年的高贵兔爷,居然当起了权势滔天掌控全球经济命脉的霸道总裁,非但每天在公司007当工作狂,还疯狂撒币拉着下面人跟我一起工作狂。我觉得我也有点变态。”

“然后我们就都抓了一百岁都不满的小妖怪来谈恋爱……”石代赭感慨,“感觉像拿棒棒糖拐了小朋友回家似的……”

“……哈?”兔儿爷突然转过头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很快反应过来,“哦,你说你和临江仙啊。确实。旋覆才二十。临江仙抓的那只呢?”

“余漉也差不多……”石代赭听着听着也觉出不对来,“等等,你们家眠眠超过一百岁了?”

“对啊。”

石代赭:“???那他怎么道行这么浅?才几十年?”

兔儿爷:“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当考拉的时候在树上睡,修炼成人了在床上睡。”

石代赭:“那他实际上多少岁了?”

兔儿爷想了想:“三百五十一?还是三百五十二,忘了。”

石代赭:“……”这三百年里怕不是有两百年都在睡觉。这考拉可真能睡。

他在感慨考拉精果然贯彻人设之余,忽然又想起个可怕的问题。

“他这么能睡那他是怎么修出人形的?”石代赭掐指一算,感到事情并不简单,“他当考拉的时候,醒着的那点时间根本不够他修炼的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