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因祸得福(2 / 2)

三少现在一定很疼痛,他的失眠症状一直不曾好转,我必须进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女大夫脸上的紧张神色做不得假,她自认自己是华子丰的亲信,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近华子丰的女人。为了帮助华子丰治疗心理疾病,这几年她专门进修了心理咨询师科目,在她的心里自认是最了解华子丰的女人。

待有朝一日,自己如果能解开华子丰的心结,说不定华家三少夫人的位子非她莫属。有道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相反翩翩君子芝兰玉树,美女同样趋之如骛,嫁入华氏家族是都城众多女人的梦想。

“余大夫,我妹妹和妹夫一家三口正在睡觉,你现在进去打扰是不是不太合适?我妹夫后背的伤我已经命人处理好了,至于你所关心的失眠症状,在遇到我妹妹这个系铃人时,恐怕华老三很快就会不药而愈。

俞大夫,你的心思虽然藏的很深,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说的好听,不敢给华老三开激素药物,怕对他的身体神经有伤害,恐怕那都是借口。

华老三要是身体康复了,恐怕就不会再找你这个私人医生了吧!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女人聪明固然是一件好事,但自作聪明,卖弄聪明,就不见得是好事了。”

杨恒的眼睛很毒,俞秀研的那点儿小心思当然瞒不过他。华子丰现在已然变成了自己的妹夫,围绕在自家妹夫身边的烂桃花,他杨恒当然要替自家妹妹清除掉。

俞秀研之所以被华子丰信任,那是因为俞秀研是华老夫人保镖兼司机老俞的亲侄女。要不是出与对老俞的信任,否则华子丰也不敢轻意让不可靠的女医生接近自己。

“你,你妹妹你妹夫,一家三口?杨大少爷,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个痴恋华子丰的傻白甜妹妹,早就被你们杨家弃如敝履逐出家门了吧!啧啧,一口一个妹夫叫的可真亲热。

我有什么心思我自己心里清楚,用不着你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多管闲事。我在华三少心里有什么位置,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是我的终归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不会强求。”

俞秀研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她认为自己终归在华子丰的心里和其他女人是不同的。目前来说她很有自信,就算杨继刚是都城的大领导那又怎么样?自己好像并没有收到杨夫人亲生女人被找到的消息。

如果,华三少和杨夫人丢失的女儿扯上了关系,那么自己因该从叔叔俞大元那里听说过才是。就在俞秀研和杨恒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病房里传来了轻若蚊蝇的说话声。

“媳妇儿,我的后背好疼,你能不能给我吹吹,或者亲亲我也行。”华子丰第一时间醒过来,便看到杨欢正在仔细检查自己后背上的伤口。

“你是傻子吗?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也不吱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耍赖皮。谁是你媳妇?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人心都是肉长的,当杨欢看到华子丰为了救自己伤的那么重,心里早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嘶!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当时你答应过我,如果我们能活着出来,无论我提出什么条件你都答应的。我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难道还捂不热你的铁石心肠吗?”华子丰说的很可怜,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刚刚由于动作浮动太大扯痛了伤口,疼的他直冒冷汗。

当然,这样的伤对与华子丰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当初在做卧底的时候,出任务时那次不是九死一生,比这个更重的伤都是家常便饭。老百姓生活在太平盛世之下,不是遇不到危险。而是有太多的无名英雄,他们在默默的替大家负重前行。

后背的伤虽然血肉模糊看上去有些吓人,却是皮外伤并未伤经动骨,还在华子丰的忍受范围之内。华子丰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又怎么可能不利用这次的伤势,趁机把杨欢拿下。

“你别动,我答应你便是,你看看刚刚给你包扎好的伤口又裂开了,你闭上眼睛。”

杨欢现在看到华子丰伤的这么重,你就是让她给华子丰端屎端尿,贴身伺候都没二话。要不是华子丰舍身相救,说不定自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杨欢也舍不得死。将心比心一个男人如果为了你可以不顾生死,那么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杨欢俯下身亲了亲华子丰的额头,华子丰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杨欢看到后心中忍不住一阵甜蜜。看来华子丰这些年确实白担了一个花花大少的名头。

“这里,还有这里!”华子丰得寸进尺,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还有嘴唇。虽然此时华子丰的脸颊布满了红润。

“行了啊,你别得寸进尺,差不多就行了。你儿子小宝还睡在旁边呢!小心把他吵醒了,他跟你闹起来没完。你儿子如果睡不够,起床气大着呢!今天要不是小宝,我们两个恐怕都别想活着出来。”杨欢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家宝贝儿子的头发。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种?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混蛋。他老子我是大英雄,我的儿子当然长像我了。”提起杨小宝今日的壮举,华子丰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只是门外的俞秀研听到华子丰和杨欢的对话后,脚下就像灌了铅一样,再也迈不半步,心更是沉入了湖底彻底失去了方向。

“俞大夫,你还要进入看华老三吗?”杨恒看着脸色苍白的俞秀研,一脸讽刺的问道。

“我还有个病人就先离开了,等忙完了再过来看华三少。”俞秀研就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一样直接落荒而逃,眼泪在转过身那一刻,有些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