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靠山(1 / 2)

“王文亮,胆子不小呀?竟敢跟我们兄弟竞争这块儿地皮,你一捣腾小家电起家的鳖孙,你是不是不想在郸城这边儿的道上混了?其实,我早就看你小子不顺眼了,凭什么你和你有狐朋狗友田文继垄断郸城的小家电市场,你们把价钱压的那么低,让我们兄弟还怎么赚钱?”

小姑父王文亮身上有一股儒商的派头,为人虽然谈不上有多正直,但是他做事还是非常坚持原则和底线的。他觉得小家电是老百姓家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生活用品。目前国内小家电品种繁多不下上千种,家家户户最少也得有二三十件。

在同行竞争中拼质量、拼售后、拼服务、拼价格,是他们这些批发商最拿手的杀手锏。就算是电商网络销售平台,你也得从经销商手里拿货。所以,看准这个商机后,王文亮这几年倒是赚了不少钱。

最近一段时间,跟几个朋友合伙购买了一块地皮,打算试着往房地产方面发展。谁知道这才刚刚把大笔的资金投入进去,当初那个牵头的兄弟便出了车祸,到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于是,那块儿地皮的经营权便落在了王文亮手上。毕竟大伙儿集资凑钱买地皮是田文继和王文亮牵的头。

郸城小家电行内一向流传着一句话,想批发到靠谱价格便宜的小家电,一定要找双文商贸行。本来王文亮和田文继兄弟二人,在小家电行业已经触犯了一些人的商业利益,人家早就把他们给盯上了。结果现在还敢跨界蹚房地产这趟浑水,你动了别人的奶酪,人家当然不愿意了。

“我兄弟田文继车祸的幕后墨手是不是你们?说实话,我们兄弟只是无意中得了一块儿地皮。是打算将来盖小家电批发商城用的,从来没想过投资房地产,难道买一块儿地皮自己用,也碍着你们的事儿了?郸城还有没有王法了,强买强卖不成就要害人性命,你们办的还是人事儿吗?”

王文亮和田文继当初买下那块儿地皮,最初确实打算盖成小家电批发商城,还在图纸上规划出了他们二文商行的总部以及办公大楼。只是后来有好几波人想买他们手里的那块儿地,田文继便动了心思。也曾想过把手中的地皮直接高价套现,最后被王文亮给拦住了,于是不久后田文继便莫名其妙的出了车祸。

“哼,王文亮,你们这伙乌合之众不就仗着有田文继姨父给你们撑腰吗?现在田文继在医院里生死不知,田文继的姨夫也出国考察去了。现在你必须把手里那块地皮交出来。否则,男文继的下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今天,既然你敢前来赴约算你小子有种。不过呢,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打电话给你老婆,让他把土地产权转让合同送过来,什么时候我们拿到转让合同了,什么时候我们就放你回去。”

林阿旺可是郸城出了名的地头蛇,他从来没把王文亮和田文继放在眼里。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几年间不知不觉的成了气候。

---

大姑杨秀梅家,杨奶奶身体恢复的不错。现在都能下地走路了,偶尔还能帮忙带带小孙子杨小宁。不知道是不是父母忽然离婚的原因,才几岁的小孩子性子变成就像个小大人似的,平时从来不哭不闹。从认字开始便拿着杨三爷的医书背药方。随着一天天长大,虚弱的身体在杨三爷的精心调理下,倒是健壮了不少。

小家伙很懂事,说起来还挺逗的,杨小宁只比杨欢的儿子杨小宝大半岁。但就因为这短短几个月的差距,人家就大了杨小宝一辈儿。

杨奶奶看着安静董事的小孙子,心中很是欣慰。好在孬竹出好笋,杨小宁没有被他那个亲妈给教歪。小小年纪每次被扎针,从来都咬着牙不哭,这样的孩子想不讨人喜欢都不行。

“奶奶,您该喝药了,再不喝药水都凉了。”杨小宁端起桌子上的水杯,递到了杨奶奶跟前,还把杨奶奶平时吃的药拿了过来。

“哟,我们小宁真是长大了,都能监督奶奶吃药了。”大姑对杨小宁这个唯一的小侄子,简直疼到了骨子里,那真是当亲儿子抚养。为了方便照顾母亲和侄子,从都城回来后,就把祖孙俩接到了自己家里。

杨小宁受到大姑的夸奖小脸儿有些涨红,然后不好意思的跑到院子里的石桌旁,练毛笔字去了。

“妈,小欢说过两天派车来接您。我都跟老李说了,到时候我带上小宁,陪着您一块儿去都城,小欢这孩子能认祖归宗也算是苦尽甘来了。我知道您老人家不放心小欢,心里一直惦记着小欢的男人,我觉得既然小欢能原谅对方,相信华家那个孩子品性因该不差。

更何况两个人孩子都有了,总不能让小欢单身一辈子。抑或者带着小宝嫁给别的男人吧!这要是嫁给别的男人,就算两口子关系处的再好,小宝也不是对方的亲骨肉。报纸网络上的消息向来就不靠谱,今天能把一个人捧到天上,明天就能把一个人踩到泥里。

大嫂要是活着该多好,要是知道小欢最终找到了归宿,泉下有知也该放心了。我做梦也没想到大嫂的心眼儿那么好,那么早就知道了小欢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愣是到死都没有说出这个秘密。终归人算不如天算,大哥也是一时糊涂,怎么就让姓柳的女人给骗了呢!

现在,真相大白柳氏和金六最终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嫂和孟有堂两个无辜的受害者,终于可以瞑目了。好在小慧在经历过挫折之后,最终迷途知返,能站出来揭发自己亲生父母的罪行着急不易。

只可惜大哥经受不住那么大的打击,竟然出了那样的事儿。唉,疯了也好,疯了就再也不用经受良心的谴责,每日生活在悔恨痛苦之中了。”

大姑杨秀梅看着院子中认真练字的杨小宁,心中感慨良多。本来大哥好好的一个家,到现在只落了一个妻离子散的下场,只是罪魁祸首已经伏法,大家的日子还得过下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