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亲国戚(1 / 2)

“妈,你知道杨欢表姐的亲生父母是什么身份吗?”王芳一回到宿舍,便把自己关到了洗手间,给自己老妈煲起了电话粥。这个消息简直太劲爆了,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能在表姐杨欢身上捞到好处,简直就亏大发了。

遇上这么一棵参天大树,她们家人必须赶紧抱大腿,大舅现在指不定在都城吃香的喝辣的呢!就算是断绝了父女关系又怎么样?冲着杨继刚那么大一个领导,肯定是不会跟大舅那个二货一般见识的。

毕竟表姐杨欢从小在大舅家里长大的,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就算大舅和表姐杨欢父女俩闹得有些不愉快,可是架不住还有外婆呢!外婆跟杨欢表姐可亲了,杨家这么多孙男弟女,外婆最偏心表姐杨欢。

从小到大好吃的好玩儿的全都紧着杨欢表姐。还记得小时候夏天放暑假去外婆家小住,一个西瓜切成好多块儿,明明大家一人分一块儿。外婆每次都偷偷的藏一块儿,等把她们这些孩子都支开后,再把藏着的那块儿西瓜留给表姐杨欢吃。哼!外婆偏心都偏的没边儿了。

这次外婆住院给大家分家产,把最值钱的翡翠玉镯送给了表姐杨欢。明明都已经知道表姐杨欢不是老杨家的孩子了,还把那么贵重的东西传给一个外人。只要一想到从小到大外婆对表姐杨欢的偏心,王芳心里就忍不住往外冒酸水儿,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

自从舅妈去逝后,舅舅娶了姓柳的女人进门,自己当时还挺同情杨欢表姐的。明明曾经是舅舅捧在手心儿里的宝,忽然间就被当成了草。要不是外婆对杨欢表姐一如既往的疼爱,都不知道杨欢表姐那些年怎么熬过来。

几年前无声无息的就把她自己给嫁了出去,结果家里这些亲戚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说杨欢表姐嫁的男人死了,只给对方留下一个遗腹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小寡妇。

谁曾想杨欢表姐现在不仅飞上枝头变成了金凤凰,就连孩子的亲爹也找上了门,就这样一家三口竟然神奇的团聚了。只是华子丰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变成了杨欢表姐的丈夫。可是华子丰姓华,杨欢表姐的儿子小宝姓杨呀?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要说杨欢表姐给她的丈夫戴了绿帽子,好像也不太可能。还是说华子丰本来就有两个身份,一个身份姓杨,另一个身份姓华。王芳就是想破脑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总之最令人气愤的就是表姐杨欢抢了自己的男神。要是不从杨欢表姐身上捞一些好处回来,简直对不起自己这次的夺夫之恨。

就在王芳走神的时候,电话里正在蒸馒头的小姑杨秀平,半天才说道:“自从你表姐和你大舅断绝父女关系后,和咱们这些亲戚的感情就越来越疏远了。

就连你表姐杨欢亲爸是当官儿的,还是你大姨前几天告诉我的。说起来你大姨可真够鸡贼的,我明明和她是亲姐妹,可是她却比我和杨欢走的近。

就好像她是杨欢亲大姑,我这个小姑就是外人。有啥事儿,你大姨都是最先知道。就连杨欢当年结婚生孩子,也是最先通知的你大姨。还有你外婆那个侄女你表姨妈,明明都拐了好几道弯儿,可人家愣是跟你表姐处的跟亲娘俩儿似的。

现如今你表姐就是有啥好处,都是最先想到你外婆,然后是你表姨妈,再然后才是你大姨和我这个小姑姑。就算她找到亲生父母又能怎么样?反正咱们家也沾不上半点儿光。有好处早就让家里跟她走的近的人先占光了。”

小姑杨秀平一边往蒸锅里放馒头,一边对着手机免提说道。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精与算计,从来都把利益放在第一位。那像大姑杨秀梅为人忠厚老实,再说小姑杨秀平稍微有点儿无利不起早的架势。也许是跟小姑父这个生意人呆的久了,便染上了一身商人的铜臭味儿。

“妈,我的亲妈,你找个地方扶稳了,我告诉你表姐杨欢的亲爸是都城最大的官儿。杨欢表姐现在变成了四大家族杨氏家族的大小姐。而且,杨欢表姐的男人死而复生了,也就说小宝的亲爹和杨欢表姐母子相认了。

对方是八大家族中华氏家族三公子,都城年轻有为帅气又多金的钻石王老五,万千粉丝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杨欢表姐这次算是抄着了,不仅成了千金大小姐,还变成了都城最最有钱的女人。妈,你在听我说话吗?”

王芳坐在马桶上,半天没听到电话里的有动静。这才问了一句,确认一下自己老妈有没有挂电话。电话另一头儿的小姑杨秀平一下子傻掉了,张着嘴,瞪着眼半天没反应,就连手里的馒头也下意识的掉到了地上。

“老婆,你没事儿吧?多大个人了,怎么还把馒头扔到地上了?”小姑父王文亮拿着一本周易》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本想来厨房看看自家媳妇,馒头蒸上了没有?结果却看到自家媳妇就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傻呆呆的站在炉灶前眼睛都直了。

“老公,你快掐掐我。让我试试疼不疼?咱们家要发达了,阿弥托佛老天开眼,咱们家的鸡窝里忽然间就飞出一只金凤凰。赚了,这下子绝对是赚了。怪不得大哥忽然一个人呆在都城不回来了,原来在都城享起清福呢!

嘶,死鬼,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嘛?我是你的仇人吗?掐得也太疼了,也不说轻点儿。”小姑杨秀平伸手摸着自己被掐疼的胳膊,忽然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不行,我得找大姐问问清楚。上次大姐打电话简单两句带过,根本就没跟我说详细。”小姑杨秀平解下自己身上的围裙就往外走,馒头也顾不上蒸了。

“你给我回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去照照镜子,怎么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小姑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把拉回了正准备风风火火出门的小姑。

“走,要不你跟我一块儿去大姐家,正好这两天我正打算去看一下我妈。对了,咱们先开车去万年矿给我妈买些营养品带上。省得街坊邻居说我这个女儿不孝顺,把自己老妈和侄子扔给自己的姐姐,就不管不问了。一会儿到路上边走边说。”小姑说着话又返回里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把自己好好捯饬了一遍。

“说吧,你娘家到底摊上了什么好事儿?你就别卖关子了。”不明所以的小姑夫心里跟猫抓似的。等小姑杨秀平跟小姑夫重复了一遍自家女儿电话里说的事儿。小姑夫高兴的哈哈大笑,感觉就跟自己中了彩票似的。

另一边,王芳听着电话里的动静,忍不住撇了撇嘴。哼!难道他们老杨家人,这次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成?看把老爸老妈高兴的,都快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王芳有些无聊的挂断了电话,站起来才发现自己坐在马桶上,因为坐的太久腿都有点儿麻木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