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1 / 2)

小花默默喝口红酒,静静的倾听着红花的唠叨。

红花被酒精刺激的没完的说,她在谈欢府邸里,如何的各种惩罚下人和做扣杀死谈欢夫人的事情。

小花看着红花得意非常的,嘴里没完的宣泄,只是很淡漠。

她不感到什么意外收获,反而觉得红花这样的人,她的性格就必然性是这结局。

姐妹俩一直泡澡,聊了许久。红花慢慢觉得自己困的不行,她洗洗就睡着了。

小花独自一人,穿好衣服走出澡堂。

那一日,她和山妹从孔雀山雪峰归来。小花就直接回去自己的娘家住,修罗刹虽然看出来女儿回来,

明显就是在逃避和钟离果,该行园房之事。

可是,修罗刹是何等聪明实际的人。他知道小花是舞娘里最好的,就开始看不起钟离果。

结果,小花在娘家一住就不离开,成了永久居住。气的钟离果跑来寻找多回,都没什么意义。

钟离果明知道自己是占理的,可是他实在请不回去小花。原因是,小花是成功的彩虹舞舞娘了。

她得到了大家的绝对尊重,这使得小花可以随意的拒绝掉任何人。

社会的自然规律就是如此,钟离果养大了小花,可是他只有养育的能力,没有留住的本事。

不是谁必须会属于谁,而是人与人是互相依赖的,彼此在一个水平线上就依赖关系亲密,不在了距离自然拉开,

产生距离的原因是,肯定有一方的社会地位变化了。

变化的那个人或许社会地位高或许更低。反正是不变的必然会失去改变的那个人。

无法共生只有各自走开,这就是自然的夫妻组合规律。

人是无法抗衡自然规律的,无关那个人的道德问题。

地球是椭圆形的,所有的规律也是以园来进行的。

小花的努力上进使得她在孔雀城的地位至高。从钟离果的家庭里脱离出来,钟离果纵然十万个不乐意,他也只是个普通的街景小市民,那里还有什么能力去管控小花,

所以修罗刹就一再的训斥钟离果没出息,不懂的自己该做什么。

园形是最不稳定的形状,它会随时就变化,可以吸收新的,也丢弃久的。

所有的缘分往往就是一个园。

早饭是很非盛的,修罗刹的家里改变许多,

他亲自吩咐把早饭安排在新修缮好的,花园子的茶亭里,

说是茶亭实际是一个玻璃花房,只是,修罗刹的玻璃花房比较奢华气派。

随着他越来越上年纪,修罗刹更多的有了闲散时间,他就藏在自己钟爱的花卉世界里忙乎着。

久而久之修罗刹就开始在花卉上,没完的投入自己的时间和金钱。

结果他拆掉了红花的金花的闺房,腾出地方建设自己的花木长廊,又拆除老阿妈的居所,建立自己的玻璃花房,

走入晚年的修罗刹,早看明白自己的生活是孤独的,所有的孩子都不会很好的,遗忘伤痛再来接近自己,

可他是个很会打发自己时间的聪明老头。他就在美丽的花卉世界里寻欢作乐。

被大曼叫醒的红花,睡眼稀松的穿好衣服,走出澡堂,跟随大曼一起走去茶亭里吃早饭。

在茶亭里,修罗刹在自己座位上已经等待多时,

他不是有什么食欲,自从年纪大了饭量也越来越小。

修罗刹是想亲热的看看红花,聊聊她的生活。

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天伦之乐,尽管修罗刹的心里明镜一样知道,

红花只是谈欢的说客,回家的目的,是哪被关在大麦城俘虏营里的五十万年轻士兵。

都坐好各自的位置,大曼就开始伺候着大家吃饭。

大曼已经也是鬓角白发的女人,做事也动作失去许多年轻时的机警麻利,

取而代之的是很自然却非常缓慢的忙碌姿势,

她早已经把伺候吃饭,这样的事情当成她骨子里的习惯性,不知觉的表现出来,

她的年纪在老去思想也是在僵化。

修罗刹接过大曼端着的一杯,红茶水,细细品尝一口。这红茶是自己家里茶园子里才栽种的新品种。

是波斯人的飞鸽传信方式,向修罗刹介绍的培育手法。

修罗刹不远千里从另一个古国,购买来的茶树苗子,精心培育成功。

这许多年在鬼族大力城,向他索要大量进贡物资的过程里,修罗刹也是很努力的,在忙碌之中寻找出新的,可以产量高又廉价的农作物。

好解决了最另他头疼的问题,大力城无休止的索取物资,造成孔雀城的百姓生活物资开始贫乏。

可他是成功的,他改变了自己孔雀城的农作物品种,购买到廉价而产量高的新粮食种子和茶树苗子,

还有其他的蔬菜种子。

就这样,修罗刹依旧是孔雀城的当家人。

人们的生活是在不定期的不停歇的变化。只有适者生存,

而往往会解决困难的人都是赢家,受到社会群体的尊重。

修罗刹失去女儿,保住城池。做个年年进贡大量物资的被动者,很容易就变成内忧外患的局面。

但,他是个努力且智慧勤奋的人。他没有放弃生活的目标和动力。压力大反而使得他更加的抗力强劲。

孔雀城在他的领导下,不光百姓的日子没有变的贫乏。

反而是更加的物产丰富,风水顺利。人杰地灵起来。

财富的积累成功,必然是带来许多的好处。

没有被大力城拖垮的孔雀城,更加的富饶和繁华似锦。迎接来了真正意义的贞观盛世。

红花学习着父亲的架势,也喝口那红茶水,顿时感觉一股很特别的味道,涌入自己的喉咙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