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丢脸(1 / 2)

“我仍在公司里,但我穿着这么漂亮的衣服。恐怕蒋达山会接我的情妇,对吗?”

“蒋晨晨,这是你在这里的第一天,所以随时问我是否有事困扰着你。”

他拍拍蒋晨晨的肩膀,李文淑的声音也很柔和。

“蒋怡君不耐烦,他是你的兄弟,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家公司。我希望你能宽容一些。”

“李阿姨,由于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我不知道弟弟何时从监狱获释。否则,我将举行宴会!”

但是,她遮住了嘴角,假装不小心把嘴洒了。

蒋晨晨无奈地耸了耸肩,“哦,我真的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毕竟,不要在公共场所洗脏的亚麻布!”

“大家都听到总裁上任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当我听到汽车在晃动时,我被警察带走了……”

“说你很愚蠢,你真的很愚蠢,有人在管车震荡而不是汽车震荡的地方报警,听说是强壮的别人……”

“正如预期的那样,一个有钱人,蹲了几天才被放出来了……”

“闭嘴,大家!”耳朵嗡嗡作响,正在谈论自己的丑闻,蒋怡君立即怒吼!

“蒋晨晨,你先走!”李文淑给了蒋晨晨一个生闷气的表情。

小蹄子,等等!

蒋晨晨整天熟悉销售部门的具体情况,感到困倦,于是她去茶室为自己泡杯咖啡,却发现门口有一个生气的蒋怡君!

“蒋晨晨,在任何时候,你都必须记住自己只是一个女人!”

蒋怡君拿起了蒋晨晨手中的咖啡杯,直接扔到了蒋晨晨身上。

“嗯,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你知道我是首席执行官,而你又不想爬上我的头!”

刚煮好的咖啡和开水一样热,溢出来的咖啡在蒋晨晨的前皮肤上有烧灼感。

原来的白色西装,也弄脏了。

当男人便宜了起来,果然是女人都不逊色啊!

洒了咖啡吗?

他是学生吗?

不幸的是,当蒋怡君完成倒入时,有人进入茶室,蒋怡君立即换了脸。

如果你不喜欢,打我。

“啊……蒋经理,你还好吗?你怎么会这么粗心!”

蒋晨晨,“”

刚刚对自己生病的蒋怡君突然感到担忧。

同事们进来看看消息,蒋晨晨歪着嘴唇说:“谢谢总裁的关心,下次我会注意的!”

“哦,你的衣服很脏,接下来先去洗手间收拾一下,我让别人给你送一件干净的衣服,毕竟你只是第一天上班,缺乏工作经验,真的很粗心!”

其他人被蒋怡君的话吓了一跳。

他们原以为蒋怡君会瞄准蒋晨晨,但他对她如此“关注”。

“是的,请总裁。”

“别客气。”

骄傲的尖着脚,蒋怡君像水一样温柔地笑着,但眼底淬了毒。

好吧,蒋晨晨,你的耳朵后面还是湿的!

不要这么努力

蒋怡君,夏雪瑶,李文淑

我迟早会请你为母亲的去世付出代价!

不会幸福多久!

“什么,蒋大水发烧了?”

收到消息后不得不早点下班。

“蒋经理,你第一天上班早退对你不利吗?”经过一整天的不安之后,蒋怡君终于发现蒋晨晨遇到了麻烦。

“没关系,扣好我的薪水!”

当蒋晨晨匆匆赶回时,蒋大水已经在凌宇锋的车里了。“我要带他去打针。”

他也去蒋大水家吗?

“不,我不要”小脸灼热,蒋大水拒绝去医院。

“你五岁了,你害怕打针吗?”蒋晨晨剃了擦鼻子,无奈地问。

“……”转过头,蒋大水悄悄垂下了睫毛,整个人都枯萎了。

“蒋大水,你为什么不和妈妈说话?”一阵痛苦,蒋晨晨想代替儿子生病!

“当然,哥哥装作很穷,因为注射很痛!”举起皱纹的脸,蒋小水做鬼脸。

“蒋大水,告诉爸爸,除了发烧和头晕之外,你还会生病吗?”凌宇锋用手指拍拍蒋大水的后背,耐心地哄他。然后他伸出手抚摸儿子的额头。凌宇锋注意到他有多热,皱着眉头皱了皱眉。

“没有。”聪明地摇了摇头,蒋大水也是一个意外,面对他反复无常,爸爸竟然如此温柔。

他真的是爸爸吗?我以为他会生气的!

“既然生病了,亲爱的是否应该打针,这样的能力好快一点。”凌宇锋在额头上亲吻儿子后,耐心地问:“蒋大水,你要我们担心吗?”

“不”蒋大水脸色苍白。他只是不喜欢打针,吃药或去医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