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皇朝陨落,落翠丹青(1 / 2)

黑夜压城,皓月当空,月华犹如一江春水一样,洋洋洒洒地铺满了路面,照亮了马儿前进的方向。

内城里随处可见战争留下的痕迹,断壁残垣,满目疮痍。虽然死尸已经被清走了许多,但是鼻子里还是嗅到浓浓的血腥味。连马儿都忍不住嘶鸣了几声,好像在为它那些死去的同伴哀嚎。

三人把马车驶到宫门口就换做了步行。相比于大街上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这里的情况稍微好些,除了战火的烟味也没有什么特别刺鼻的味道。

重檐上的琉璃瓦许多都已被砸的粉碎,人经过时要格外的小心,稍不注意就会被掉下来的砂石给砸到,所以大家都是赶着步子走的。

脚上的帛屐好像都有风在掠过一样,一道道红墙转眼之间就被落在了身后。

心无杂念,因为再多的感叹和伤感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突然“咯吱!”一声,从男子头顶传来,听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一样。

身后的金酉率先看到了情况,大喊一声“公子,小心!”然后一把将男子护到了自己身后。

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了,长舒一口气,静了静神,抬眼望去,只见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的黑色金丝楠木匾额此刻已经摇摇欲坠,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落翠宫?”看着已经倾斜的三个大字,男子带着疑问缓缓地念了出来。

“是前朝安和公主的寝殿。”金酉回道。

“前朝”多么讽刺的两个字。几个时辰前,她还自称当今圣上嫡女,安和公主。现在竟然已经是前朝往事了。

此情无计可消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一路走来,都没见到熟悉的人,心下还挺纳闷的。但是看见此刻的场景男子顿时明白了,原来人都聚集在大殿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见一堵堵人墙挡在面前,没有丝毫的缝隙,密不透风,就连大殿里的声音好像都被隔绝了。

涂辰急的上蹿下跳的,但是眼睛里除了数不清的背影还是背影,什么也看不到。这不能怪任何人,谁让他年龄小,个子矮呢!“公子,咱们怎么进去,连条缝都没有。”

男子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竟然轻松了下来。因为他不想弄出什么大动静,受到万人瞩目。而且对于这个皇宫他也是十分不想来的,现下也就不那么着急了,安心等着吧!等着里面的人发现他们,或者等着里面散场。

“各位,”看自己公子,也无计可施只能干等着。涂辰就准备用最直接了当的办法,可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屁股上就狠狠地吃了一脚。他赶紧把舌头一缩,伸手将口掩住。

……

就这样等了半晌过后,人墙的角落里突然开始松动了起来,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只见左边的往左挪了一些,右边的往右跨了一步,中间留出一条可供人行走的路出来。

盈盈烛光中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走了出来,神色疲惫的脸上刻满了忧虑的皱纹,在黑夜和烛光的交替下显得更加的深刻。紧绷的眉眼在见到男子的那一刻有了些微的缓和,“你怎么才来?”

男子赶紧走到跟前,躬身行礼,毕恭毕敬地叫道:“父亲。”

“老爷……”

男人看着男子,又警惕地朝大殿里看了看,环顾四周,确保无人再出来。赶紧扶着男子的肩膀把他引到了黑暗的角落里。涂辰和金酉也会心一视,随机朝两边散开,将二人守在其中。“现下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里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父亲。”男子好奇地问道。

男人长叹一声,心里好像有千千结一样,“死了,都死了。”

“死了,谁死了?”

“皇上,皇后还有皇子妃嫔们,无一例外,全都死了。”知道是这样的答案,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高高在上的皇,此刻竟然匍匐在了数万人脚下,世事真是难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