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竹篮打水,皇子成空(1 / 2)

就在涂辰脚步越来越重,快要接近柜子的时候,突然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后面闪了出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匕首直接朝着涂辰的方向刺了过来,俨然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涂辰虽然年幼,还没有长开,但他天生神力,又自幼习武,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他虚晃一招,直接绕到了那人左侧。那人虽然扑了个空,但眼疾手快,又一个回转直接将匕首生生地从涂辰头顶掠过。而涂辰本来就比那人矮小几分,瞅准时机,直攻下盘,一掌击在了那人膝盖处,重心瞬间转移,那人不受控制地向后直直仰去,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见那人倒地之后似有反弹的迹象,涂辰赶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一个箭步就跨到了那人跟前,将匕首抵到那人的脸庞上,厉声逼问道。“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躲在柜子后面?”

刚才还势如破竹的匕首,此刻在那人的脸上只觉得微微作响,好像是颤抖的声音。可即如此,那人还是一脸的倔强,双唇紧闭,不说一句话。只是两眼发直,死死地盯着涂辰身后的男子。

男子似乎也看出了端倪,上前询问道:“你有话和我说?”

不见动静……

能在这里的人应该也是和她有关系的吧!想到此男子紧接着又问道:“是关于范傅承的?”

发直的眼睛里此时终于因为范傅承三个字有了微微的弧度,但还是闭口不言。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那我就没办法帮你。”

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走吧!”听见自己公子要放那人走,涂辰第一个先不答应,“公子,不能放。他可是要杀我们的!”

那人见男子眼神坚定,语气温和,而随从又一脸的不可置信,知道两人不是提前串通好的,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放自己走。而自己也确实是需要他的帮忙,心里的防线也就开始松动了。颤颤巍巍地问道:“你,你认识公主?”

不出所料,果然是她的人。看他的样子也就是一般的宫人,将军并不斩杀宫人,他为什么还要藏匿在此处。“认识。”男子眼神闪烁,手也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好像这句话的可信度一点都不高。

“那请公子,救小皇子一命。”那人别过涂辰的匕首坐起身来,双膝触地直接跪倒在了男子面前。

“小皇子?在哪里?”男子一直以为范家除了病榻上的范傅承已经没有人了,现在听到还有个小皇子活着,他内心既惊又喜。

既然已经在赌了,索性就一赌到底,那人暗下决心。起身走到刚才藏身的衣柜旁边,推过衣柜从一个紧容下一人的暗格里抱出了一个四五岁的孩童。

孩子小脸粉扑扑的睡的正是香甜,丝毫没有被外面的动静给打扰到。

“这小皇子心真大,都亡国了还睡这么香。”涂辰这话其实也就是一时兴起,张口就来。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况现在是什么情况。

男子斜睨了他一眼,涂辰也意识到自己一时嘴快说错了话,立马伸手捂住自己嘴巴,向后退去。

“小皇子,不是睡着了。而是被灌了迷药。”

“迷药,谁这么坏,给这么小的孩子灌迷药。”涂辰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话多,而且说话还快,快则乱,乱则生事。

那人无奈地说道,皇上。”

男子和涂辰此刻简直是被惊掉了下巴,心想皇上怎么会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他才那么大点。是不是准备拿这迷药药死,结果这小皇子福大命大,躲过了一劫。

那人看着两人目瞪口呆,一脸惊恐的样子,知道两人会错了意,赶紧解释道:“不是皇上心狠,相反恰恰是为了能让小皇子活下去。”但此话一出让两人更加的云里雾里,给一个人下迷药竟然是为了他好。

“皇上临终之前将小皇子托付给我,让我趁着夜色把他带出去。可是四五岁的孩童,哪里会那么听话,安安静静的待在一个地方,而且还要几个时辰都不出声。这无疑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如此看来,他虽然不是一个好皇帝,但却不得不说是个好父亲。

夜幕降临已经这么久了,他还在这待着,显然计划不是很顺利。战争过后,宫里到处都有士兵在打扫战场,要不是熟悉的面孔真的很难走出去。

沉思了半晌,男子转身告诉涂辰,“你带他们出去吧!记得一定要小心,别被人发现了。出去后也不用急着来找我,给他们找个隐秘的地方,暂时落脚。”

“是,公子。”

涂辰领命,带着那人和小皇子趁着夜色,悄悄的摸出了宫门。

他们走后没多久,男子也就离开了。只是这次怀里多了一份画轴。

现下已是中夜时分,月亮正挂在正南方向,越发的皎洁明亮,放眼望去竟然能看见一里之外的人影。

看着人影朝自己这边走来,男子以为是打扫战场的士兵,也就没有多想。只觉得身上的凉意有些重了,将手拢到自己肥硕的袖口中,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目视前方,依然朝着宫门口走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