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花季的谢幕?(1 / 2)

“报!!!”只见驿使手拿令旗,火急火燎地从弥漫硝烟中跑来,飞入大殿,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十分的惊恐慌张地跪倒在大殿之中,颤抖着声音说道:“启禀皇上,赵家父子已经兵临城下了。”

国将不国,家已不家。

九龙金漆宝座的扶手上,一节节惨白的颜色在青筋的作用下逐渐蔓延开来。百年的基业,几代人的奋斗努力,毁在自己一人之手,死也死的问心有愧。一腔的悲愤、痛苦、无奈最后都化作一句无声的叹息,亡亦无所畏,而亡国……“朕终究还是成了罪人。”

本已是喧闹的人群,此刻更加的沸腾了起来。穿红着绿的妃嫔贵妇早已没有了昔日争奇斗艳的傲气,只是止不住的啼哭,星星点点的泪水在晶莹剔透地肌肤上肆意横掠,咸苦皆有,好像还有血腥味道,想来应该是她们也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父皇,事已至此您就不要再自责难过了。天下之事本就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顺天而为。”金漆宝坐台上,少女一直屹立在皇上身侧,千百种影像尽收眼底。

皇上侧过身去看着眼前这个坚毅沉稳的女儿,脸上没有一丝的畏惧,相反此时此刻还有心情来安慰自己,他欣慰地笑了,但笑容是苦涩的,是无奈的,更多的是亏欠。

十八岁的人生就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才悄悄露头,如何抵得住风霜无情地摧残。花开之际却要让她承受这凛冽噬骨之痛,自己又怎能心安。“皇儿,父皇对不起你。”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人又何必要强求。“父皇,您没有对不起儿臣,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儿臣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自知平庸,无英华可以自见,无名誉可以震俗,但只求有人看到自己的努力,千古的骂名我背又如何!“皇儿……”

“父皇,有你和母后陪在身边,死,儿臣是不怕的。”

原来自己疏忽的不止是她的独到的眼光更有她迫人的胆量,“父皇能有你这样的女儿,是父皇此生最大的骄傲。”

听见父皇如此夸奖自己,少女终于笑了,纯真而又恬静,就像四月的风一样,温暖和煦,让人看了就着迷其中,再也移不开来。

可是短暂的温馨过后,是不得不面对的残忍。落寞,伤感的情绪再次爬上了少女的脸庞。看见此时还在母后怀中酣睡的孩童,她的心又开始痛了起来。“父皇,对于死,儿臣是无所畏惧,可是弟弟毕竟年幼,可不可以给他一条生路?”四五岁的孩童脑海里最壮观的画面应该就是玩具被抢的那一刻,死,对于他们来说应该还没有这来的恐惧。

面对少女的提议,皇上陷入了沉思。其实他何尝不想,如果可以他希望在场的人都能够活着。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活着容易,难的是怎么活下去。一旦被俘,他们就是阶下囚,亡国奴,生不如死,还不如现在死的有尊严些。“皇儿,你要知道,其实有时候死比活着容易。就让他跟着我们吧!”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一直抱着小皇子未开口的皇后此刻再也按耐不住了,她抱着小皇子扑通一声跪倒在皇上脚下,声泪俱下地哀求道:“皇上,您就当为范家留下最后一点血脉,把承儿留下吧!”

“母后”少女也跪在旁边,哭的梨花带雨。

此情此景,最是感染人心。其余众人看见皇后和公主都在为小皇子求情,而皇上也似有动容之色。大家不约而同整齐划一地跪倒在地,也开始恳求皇上。“我等祈求皇上开恩,给小皇子一条生路。”

一遍不行就来第二遍。“请皇上(父皇)留下小皇子,我等甘愿赴死。”

刚才还熙熙攘攘地大殿,此刻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跪倒在天子脚下。屏气凝神,等待着皇上的答案。

而皇上又有什么办法,留下就能活下去嘛?他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平时吃饭都要有人喂,更何况生存。少女好像看出了皇上的难处,开口说道:“父皇,承儿年幼,身形娇小。我宫中有一处暗格可以暂且将他安置其中,再找一可靠之人,等战火了结将他偷偷带出宫去。您看可好?”

“皇儿这个方法好,皇上您就答应吧!”皇后赶紧说道。

少女的办法是好,但是难在找谁带他出去。“此计是可行,可找谁带他出宫呢?我们这些人肯定不行,目标太明显,那赵贼都识得你们,需要找个陌生面孔才行。”众人又为这个问题犯起了难,他们现在是将要亡国之人,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所以找谁都存在着危险。

“报!!!”驿使的声音再次响彻在大殿之上。“启禀皇上,赵家父子要求投降。说若不降他们便要攻城了。”

投降,攻城,这些词就像溃堤上的雨水一样,顿时点燃了皇上心中压抑许久的怒火,他怒斥道:“赵家这对父子,简直是狼子野心,衣冠禽兽。没有半点廉耻之心,忘恩负义之徒。朕一心待他们,他们竟然觊觎朕的皇位,现在还兵临城下,逼朕投降。实在让人所不齿,你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朕是绝不会投降的。”

“且慢!”驿使领命转身就要走,但是被少女给叫住了。

喊停了驿使之后,少女又走到皇上身边,耐心地解释道:“父皇,息怒。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他们如此忘恩负义,以怨报德,注定会有报应的。咱们现在当务之急,应该先处理好承儿的事情。”

见此皇后也赶紧上前规劝皇上,说道:“皇上,皇儿说的极是。咱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救承儿。可现在那奸贼已经说了,我们若不降,就要攻城了,咱们还有时间商量承儿的事吗?”皇后后面的话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对于这个孩子她应该比任何人都要心痛。中年得子,差点要了她的命,可是还来不及长大就要夭折,心简直就像千刀万剐一样的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