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繁花入梦(1 / 2)

千魂帝君 vip天命 1927 字 2020-10-15

酒足饭饱之后,千魂再次走到床边。

抬手在身前对空勾画,作了一道符,符名“引魂符”,口中念叨:“小妞,今日我便将你这心结也解了,也算是两不相欠了。”

只见千魂将符引入床上之人的眉间。

引魂符施以造梦术,可以引导别人的灵魂营造出一个梦境,前提是被施术的人不反抗。

他自己也在床边坐了下来,抓起她的手说道:“你叫季如霜对吧,便以一场梦解了你的心结。

缘寻万世,符引今生,尽真仙之力施造梦之术,纳万千星辰饰繁花梦境,梦境缘仇皆过往,是非爱恨不入心,繁花梦境起。”

季如霜做了一个梦。

一个比真实还真的梦。

从她自己在温泉中被他看光开始,伤心欲绝的她百般不愿的和他走到了婚礼之日,这一天她红绸盖顶坐上了花轿,袖子中却藏着半尺寒兵。

想的是,新婚之夜杀了他然后再自杀。

“到了,下轿吧。”

轿子外熟悉的声音响起,就是她今晚准备杀的人,也是她要嫁的人,那个在水潭毁了自己清白的人。

她袖中的半尺剑无鞘,随时准备饮人血。

轿子门被掀起,她被一只手牵着下了轿,然后这只手松开了她的手,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

直到清风掀去了她的盖头。

看清了四周的环境,这里不是拜堂成亲的地方,而是万丈悬崖的崖顶。

四周一片荒凉。

前方他穿着红色的新郎装,同样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离悬崖不过两三步,在她迷茫时他转过了身。

“你一定非常恨我吧?”

两行眼泪从她的美目中滑落而出,紧紧抓着袖中深藏的短剑,良久才控制住了激动的情绪,抹了一把眼泪。

看着他只吐出了一个字:“恨。”

“那你要如何才能解恨?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能不能消除你的恨意?”

千魂说着又朝崖边走了两步,悬在了万丈悬崖边上,季如霜惊的下意识向前移动的半步,袖中的短剑掉落在地。

看着那半尺短剑千魂微微一怔。

这个小妞还真是恨自己了,连做梦都想杀了自己,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看来你是真的非常恨我啊,今天这里一个人也不会来,你要杀我就动手吧,只希望你能将恨放下。”

“放下?你让我怎么放下。”她撕心累肺的吼着。

“是你毁了我的清白,只恨今日带的剑太短,就是将你千刀万剐,也难以消除我的心头只恨,这一切全都是你的错,凭什么让我放下?说啊你凭什么?”

她脸上满是泪珠,眼中是难以遮掩的绝望。

这一刻千魂真的愣住了,虽然温泉是个意外,但是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平生第一次生出了愧疚感。

或许自己真的错了,低着头说出了三个字。

“对不起!”

“对不起?你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呜呜呜,我毁掉的一生,你用一句对不就能弥补吗?”

她伤心的样子千魂都有些动容,想着还是早点结束算了,便朝她走去。

见千魂接近季如霜退后了一步。

想去捡地上的剑,却被千魂拉着,连忙奋力挣脱喊叫:“放开我,我要杀了你,将你千刀万剐。”

听到她的话千魂松开了手。

没料到他会松手的季如霜愣住了,连地上的剑都忘记了去捡,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在她发呆的眼中,千魂手暗自往身后一伸,变出三尺长剑递了过去:“用这个!”

“你?”缓缓接过了长剑,她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和你想的一样,这剑我们出门时我就带上了,只是没想到你也带了。

你带的剑不够长这个刚好,至于你想将我千刀万剐,还是挫骨扬灰都可以,希望我死后忘掉那对我的恨。你…还是以前的季如霜。”

“你就是个混蛋,去死。”季如霜举起剑就是狠狠一剑劈了过去,恨的有多深,这一剑劈的有多狠。

千魂不躲不闪的挨了这一剑。

瞬间脸色煞白,灵魂被砍一剑还是很疼的,配合的吐出一大口血,胸前被长剑带出一道一尺多长的伤口,那红色的新郎装也被鲜血染湿了大半。

“你为什么不躲?”

此时摇摇欲坠的千魂,那凄惨的样子季如霜呆住了,她以为他会躲,所以近乎用尽全力砍的这一剑。

泪水更加涌出忽然而下。

只见千魂失血过多的样子,脚下一软踉踉跄跄摔到了地上,她连忙将人扶着靠在了自己怀里,满面梨花的的说道:“你为什么不躲?”

千魂惨淡一笑:“还恨我吗?”

季如霜不停的掉着眼泪,感觉喉咙就像被东西卡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千魂轻声说出了抱歉,下一秒身体一软闭上了眼睛。

失魂落魄的季如霜,不停摇晃着他那已经没有了气息的身体:“你怎么了?真开眼睛啊,你为什么不躲?不要死好不好,我们回去成亲好不好?你醒来啊。”

这一幕被空中的千魂完全看在眼里。

叹息的摇了摇头,她的心结已经解开了,以后不会影响到修炼,至于情绪,等她醒了知道这是个梦,就不会这么伤心了,又叹了叹气退出了她的梦。

这一梦不知有多久。

坐在床边的千魂睁开眼睛时,已经天色发白,天亮了。

松开了抓了一晚上的手,起身朝窗户走去。

本想直接神魂出窍带着身躯飞走,但是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又走了回去,从邪月神珠的空间中取出了一本功法,季如霜修炼的功法很差元神很弱,也算是道歉的物品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