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谁(1 / 2)

女孩儿似乎是被银白小皇冠控制了,如提线木偶般四肢僵硬,坐到餐桌前。

离得最近的白瓷杯里,红茶冒着热气,她捏起银勺柄,动作轻缓地搅拌,颜色光润的茶水一圈圈泛开波痕,宛若鲜花绽放。

“好姑娘!”疯帽匠灼热的目光从她细细的眉梢跳动到下压的眼角,“试一试疯帽匠亲手调试的红茶?我相信你会爱上它的!”

红茶是真的红茶,那茶色清淡,隐隐透露着些许金色光圈,抿进嘴里,涩香在口腔中徐徐流动,暖烘烘的热气仿佛要使骨血消溶。

——疯帽匠可不会允许自己送给“爱丽丝”的茶话会不完美,红茶是上好的红茶,蛋糕是上好的蛋糕。

血腥玛丽毫不客气地享受了茶话会的美食和饮品,头顶不停跳出【愉悦+1】的字符,只有玩家能够看到。

“多谢款待。”她用餐巾拭了拭嘴角,眼皮子缓慢地抬起,血红的眼眸在日炽灯之下,仿若透明。

“你的眼睛真漂亮,亲爱的。”疯帽匠痴迷地触摸她的眼睑,指下眼球微凸,就连触感也是寒凉的,没有人类该有的体温。“它不像人间的东西。”

并不圆润的指甲刺得人眼皮生疼。

——他想要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我好看吗?”女孩儿问话的语速如同老牛拉车。

疯帽匠哈哈大笑:“好看,我的爱丽丝是最好看的。”

“可是,还不够好看。”

“哦?”疯帽匠的手掌下滑到她耳侧,捧起那张脸,突然间绷了表情,一张冷脸也不见笑容了。“怎么样才能更好看——爱丽丝,我的爱丽丝,是想要口红和粉饼吗。”

血腥玛丽:“我要你的指甲。”

女孩儿的嘴巴一张一合:“给我你的指甲。”

她说:“玛丽想要你的指甲。”

耳洞里全是回音。

疯帽匠双眼逐渐驱向呆滞,“指甲……”他重复着,拿出钳子,拔自己的指甲。圈养的猴子尖声吱叫,从他脚边跳上柜顶,惊疑不定地打量疯帽匠。

疼痛没法唤醒疯帽匠,直到十根手指的指甲全被拔下来,僵直的瞳孔才开始聚焦。他极其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方才低头去看自己血肉模糊的十指。

血腥玛丽凝望他:“你想知道什么呢?”

疯帽匠貌似认真地思索:“你是什么东西?”

哥谭……什么时候又多了个疯子?还是个小女孩?

哦,当然,他并不意外。这该死的地方逼疯的人还少吗?整个阿卡姆疯人院,都是疯子,一群破坏力强悍,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疯子。

血腥玛丽没有回答,瞳色似乎暗了一瞬。“嘻嘻嘻——”小熊布偶捂着嘴笑,眼睛弯成月牙,“玛丽,他冒犯我们,杀了他!”

——规则:不可询问鬼魂本身。

女孩儿轻轻点了点头,得到允许的布偶眼睛霎时掠过紫红色的暗光,从她腰间跃出,圆圆的手掌弹出五根黑爪勾子。

【警告!义警蝙蝠侠巡视到附近,目标:疯帽匠。距离:50米。】

…现在的等级,最好不要那么快和义警对上。

血腥玛丽闪电般抬手,捏住小熊布偶的后颈,及时止住小伙伴的攻击,黑爪勾子堪堪划过疯帽匠的眼睑,血痕如细蛇伏行。

疯帽匠后退的半步还没有退完,眼球猛地一抖,受不住面前震撼场景——

刚才还凶残地要挖他眼睛的女孩,神态变得木然,手腕抬起的动作很是死板。而精致的容颜在木然的神态表现下,透着陶瓷的死气,好像轻轻敲击她的皮肤,就能敲出珍珠落玉盘的清脆。

她把手指放到领口,动作并不流畅地往外拉,露出大片雪白。

疯帽匠正在茫然之际,身后传来呼啸风声,210磅的重量压到他背上,一个手掌按着他后脑,将他的脸重重往地面砸。“你这个无耻败类!”蝙蝠侠怒吼。

疯帽匠:“???”

下一秒,身上一轻,疯帽匠带着满腹疑惑地抬起那张被砸得全是血的脸,就看到蝙蝠侠用他不知道锤过多少罪犯的手,小心翼翼地拉好女孩儿的衣领,又拿下她头顶皇冠。“没事了。”蝙蝠侠的声线不再是面对罪犯的冷厉,“不会有人控制你去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了。”

女孩儿怔怔望着蝙蝠侠——好一个凄惨的无辜受害者形象。

疯帽匠:“fuck!”这他妈是在暗示蝙蝠侠,他想要强迫她——一个未成年,和他发生性关系啊!

怪不得刚才蝙蝠侠对他出手那么重!

疯帽匠:“蝙蝠侠,我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