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阳放下手机,抿了一口杯中醇香的酒液,心满意足的眯起了双眸。

最开始他的确只是被许若焉那绝美的容貌所吸引,想要品尝一下她的滋味儿而已,毕竟他向来喜新厌旧,从来没有长时间包养过谁,一桩交易便是一桩交易。

因着他出手阔绰又不拖泥带水,在金主圈里便成了颇为有名的香饽饽,哪怕不刻意去找,都有人接二连三的想要往他身边爬,所以当他提出的交易条件第一次遭到拒绝,还是那样丝毫不留后路的拒绝后,他心头除却愤怒外,还有着难以忽略的浓烈兴趣与新鲜感。

第一次,他不再是只想尝个鲜,而是真的想要折了那幽兰的傲骨,将其变成只能攀附自己的菟丝花。所以他故意让许若焉来这里找自己,故意给她难堪,为的就是让她好好体会那种被人轻贱的感觉,从而打压她身上那股傲气。

想着那正在房间里等待着自己的娇美人儿,周青阳恨不得现在就抛下这酒局离开,但好在他还保留着理智,清楚这次宴会最重要的是什么。

他虽然是颇有名气的一名导演,但说白了也就是嘉宁传媒公司中的一个高级打工仔罢了。而这所华国娱乐圈的龙头企业,则是齐家家产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当初在齐悦宁决定要走演艺这条道路后,齐家大小姐齐薇宁便直接把绝大部分的股份全部转接到了齐悦宁手中,也就是说齐悦宁是周青阳绝对的顶头上司,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缘由也是因为齐悦宁曾经参演了一步他所导的影视剧,周青阳趁机抱得了几分大腿。

他现在手头上一部新剧就要开拍了,如果能从齐悦宁那里讨得几分欢心,那他便有大笔的油水可从中捞取。

然而很可惜的是,今晚齐悦宁兴致明显不高,对于周遭人的阿谀奉承态度十分冷淡,从台上下来后便一个人默默在角落里独自斟酒饮酒,看上去颇有几分落寞之感。

是因为今年生辰其父母与长姐没能亲自前来的缘故吗?周遭人暗自揣摩,但都很识相的没再上前找不痛快,微微有些遗憾的两三成群开始交谈起商务贸易来。

独自一个人落得清闲后齐悦宁十分满意,她其实是有一点点社恐的,对于这种交际场合一点儿也不喜欢,更何况此刻还有着让她十分恶心厌恶的人出现在这里。

“宿主,在您六点钟方向,那个身穿银灰色西装,带着金丝框眼镜的人便是周青阳。”系统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齐悦宁装作漫不经心的向那里瞥了一眼,立刻便发现了那个自己笔下的败类。

可能是由于心理原因,齐悦宁怎么看周青阳怎么觉得他贼眉鼠眼,冷哼了一声后在心中暗自回道:“吾观此人项生反骨,不若速速诛之。”

“……”系统无语了一阵,顺着齐悦宁的话语诚恳回答道:“此人乃辅佐吾主之大才,还望主公能暂且忍其一二,待大计已成之后再杀也不迟。”

“我就是不想完成那大计,所以才想趁早弄死这人。”齐悦宁郁闷的灌了一口酒,她知道许若焉今晚会经历什么,她想让自己醉到断片,彻底记不得这些事才好。

“不想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往往是同一件事。”系统叹了一口气,道:“您现在已经有些醉了,再喝下去不光伤身。明天早上起来恐怕还会头疼的厉害,您最好还是少喝点。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您光喝酒……”

“好了好了好了。”齐悦宁赶忙连胜打断系统的喋喋不休,从一旁拿起一个精致小巧的草莓慕斯,一边舀着吃,一边道:“有这功夫和我说说这里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人吧。”

“好的。”系统立刻收回了那副老妈子的姿态,恭敬回复道:“在您的八点钟方向,那个穿着海蓝色西装,正在与一名黑色纱裙女子交谈的男人,就是魏延宸。”

在听到这个名字后,齐悦宁的手不由一抖,险些把盛着慕斯的小碟怼到地上去。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后,齐悦宁微微偏移目光看向了那个人,轻轻磨了磨牙。

周青阳那玩意儿已经够令人作呕的了,而这魏延宸的恶心程度起码是二点五个周青阳。

他是延疆影视公司的总裁,也是魏家的独子。外表上文质彬彬的他在原书中曾把许若焉自周青阳的控制中解救了出来,并将许若焉签入自己的影视公司,一度以许若焉的绯闻男友身份登上新闻头条,而在私下生活中他也确实对许若焉展开追求,让当时一众读者都以为他便是本书救女主脱离苦海的霸道总裁,纷纷快乐的磕起糖来。

然而没过了多久,原书中的齐悦宁却喜欢上了魏延宸,便直接去问魏延宸,是否同许若焉真为男女朋友。

魏延宸自然是立马否定,毫不犹豫的甩了许若焉,转身搭上了齐家这条大船。并且为了让当初那些营销出来的cp粉不回踩自己,维持自己那完美的人设,魏延宸还买了许多通告来抹黑许若焉,甚至爆出了许若焉曾经与周青阳的那段关系。

于是,在这三分真七分假的黑料中,比以往名气大了许多的许若焉经历了一场令全网沸腾的抹黑行动,每个人都化作了正义的卫士,不遗余力的狠狠辱骂着许若焉,将其批判的一文不值。

而许若焉却并未就此消沉,经历这事后她自然不再相信魏延宸那伪装出来的痴情模样,她开始悄悄调查,终于凭借着曾与魏延宸相处时留有的一些蛛丝马迹,揭开了其光辉表面下渣滓的一面。

他根本不是什么专情好男人,相反,他很喜欢玩弄女人,只是因为手段十分高明,所以一直都未尝被发现。

许若焉将自己找寻到的证据转手交给了齐悦宁,齐悦宁在看到那些污秽不堪的东西后,盛怒之下直接将其尽数曝光,一夜之间她得以,而魏延宸的名声则彻底落入了万丈深渊。

说起来,那时有些读者还因为这样一番操作,纷纷磕起了许若焉与齐悦宁的cp。

自己和许若焉吗……齐悦宁不由微微畅想了一下,随后便连忙摇摇头,将这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脑海,同时在心中对自己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胡思乱想什么呢,不管是原书中的齐悦宁,还是现在的自己,都完全不可能与许若焉有那种关系好不好?

狠狠叉了一勺慕斯送入口中,甜腻丝滑刺激着她的味蕾,齐悦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那么一丢丢,但一个担忧却仍旧徘徊在脑海中,她旋即便阴测测的暗自在心中问道:“系统,你说这个世界会按照早已设定好的剧情发展,那么我不会在之后真要和那魏王八来一段恋情吧?”

齐悦宁舔了舔唇,微眯着眸等待着系统的回答。她暗暗发誓,只要系统敢说出一个“是”,那么她立马便想办法让那魏王八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宿主您放心,这个世界的对于命运的强大约束力仅会在女主的身上表现出来,您身为穿书进来的主世界灵魂体,并不会受到子世界意识的干扰。至于您需要完成的任务,也只会涉及许若焉的部分,不会让您去与那些人发展什么关系的。”好在安排这任务的那劳什子委员会还算稍微有那么点儿人性,没有真的将齐悦宁彻底往死里坑。

要真让她去以身饲猪,那她还不如呢。

齐悦宁微微放松了口气,但旋即便又回想起来,自己虽然不至于去以身饲猪,但许若焉却仍旧会在命运的操纵下去承担那一切。

还没彻底松下的气堵死在了胸口处,齐悦宁只觉得心头又疼又闷,恨不得立马抄起个酒瓶去爆了那魏龟儿子的头。

心头这么想着,齐悦宁手也自发的抄起一瓶包装精美的酒,系统在读取她的心声后立马惊恐的出声制止。

先不说魏延宸作为女主道路上的一枚重要棋子,真在这里折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齐悦宁真这样上去给他开个瓢,那恐怕接下来挺长一段时间齐悦宁都只能在铁门铁窗中度过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