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苍穹承泽 议事大殿(1 / 2)

古录劫缘 独孤曰曰 1029 字 11个月前

“就是女娲娘娘降临,给大哥一块映錾石,反正我也说不清楚,大哥让你俩速速回大殿”

“那快点收拾东西啊,你们快点过来装吃食,赶紧把下面的烤肉扒出来”蛟武听闻此事已是不知所措,也不管鱼烫不烫手,火堆热不热,徒手就去扒那刚熄不久的柴火堆。

只听“啪”的一声,未燃尽的柴火经这一翻更是“啪啪”作响,“啊呀,娘的,烫死老子了”囫囵弄得一手的黑灰,烫的蛟武是直甩手叫娘。

“你这是弄甚呢,卫离、小乙,你二人且在此把吃食安收好了带回大殿,我二人自当先返。”瞿如边说边抓起蛟武那双大黑手,细细看来并无大碍,这才放心。

“嘿嘿……对对,还是你这张鸭子嘴会安排,会呱呱哎呦”蛟武只觉手心一痛,被瞿如狠捏了一把。

“还不快走,我看你是高兴的昏了头”瞿如催促着,于是这三人便连走带颠的,大步流星的奔向苍穹承泽殿。

且说这苍穹承泽殿依山傍水,殿内伏龙云顶檀木为梁,六根雕龙黑檀为柱,气势浑然,三级木阶而上一长椅大座,两侧各立一簋形青铜灯,满面的浮雕龙头壁古朴而伸张,厚重的地面打磨的更是锃锃发亮。

侧以长窗,木桌可席地而坐,开窗小觑可观山水,虽不及那凌霄宝殿的宏伟壮观,也甚是简洁干练,不失威严!

“斟满,斟满再添两个杯子过来”一小侍端着酒壶正在给墨苍虬和白文昊斟酒。

“大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切不可鲁莽草率,毕竟这数万年间天庭那玉帝并不十分待见我们。”

“嗯”墨苍虬压了一口酒,低着头深思锁眉,不禁想起四万年前曾因一桩往事与天庭发生过争执,“唉”手中酒盏随思绪而置放桌上。

是的,当放则放,虚怀量无极,胸纳百川流!若说气度这块,墨苍虬那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九重天上的命是命,你我众兄弟的命同样也是命,我若连自家兄弟都保护不得,白白的断送了众身家,又怎对得起兄弟们认我、拥我,喊我一声大哥?”墨苍虬铿锵有挫地道来。

“大哥待兄弟们自是不必说的,只是日后恐少不了调停重重,异界本就与人神不同,不可一概而论,若非难办,那天庭老儿早就快刀斩乱麻,逐一了事算了。”白文昊说罢端起酒盏,并未急饮,酒香徐徐地游离在鼻吸之间,不错,正是“千里醉”瞿如的佳酿之一。

“也不知天界派谁来议此事,这数万年间本就混乱,如今也是该有个章法可行,杀、伐、果、断,自是极简洁的手法,可偏也违背了苍生皆有灵命一说,还是要寻个更好的途径方才稳妥。”

这墨苍虬看似膘膀大汉,且时常说话办事鲁莽冲动,谈及正事之时,还是极为细腻斟酌再三的。

说罢他又举起了酒盏,将盏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这方小侍,那可说是眼急手快的,赶紧端着小酒壶过来,滋溜溜地把酒续满。

“如今异界之大患当以太山之蜚族,那裘言斐可绝非等闲之辈。”白文昊面色忡忡的说。

“哐”的一声,墨苍虬一个拳头砸在桌上,“裘—言—斐”他牙根紧咬,字字铿锵的念出这三个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