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尾章·小镇事了(1 / 2)

灰之地带 蜉蝣僧 2081 字 1个月前

少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的阴影中。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远去,躺在地上的妖魔喘着大气,消失的身体在缓缓恢复,伤口处逐渐长出粉红色的肉芽和淡绿色的鳞甲。

纤弱的少女从寺庙中走出来。

她的眼睛在闪烁着暗红色的微光。

这种红色不是非常明显,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般,这使这双眼睛看起来更加深邃了几分。饶是如此,这双眼睛依旧显得十分明亮。

当然,闪电消失,这种颜色此时也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血晶渐渐蒸发,化作一团雾,少女抬起手,将血雾收回体内,苍白的脸色红润了几分。

暴雨下了一阵已经停了,也没有了电闪和雷鸣。

少女走到妖魔身前,蹲下来,伸出手摸摸它光秃秃的头,仿佛在抚摸的是一条被她眷养的摩洛哥蜥蜴。

风已经远了。

妖魔坐在地上,它被砍下来的肉体已经长了出来,在火焰的照射下,明显看出新生部分的肉体与原来的部分有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线,两侧的鳞甲颜色也有着深浅的差异。

它喉咙滚动,发出模糊难懂的音节。

华法琳笑了起来。

“它在说什么?”

“大概是感谢的意思吧。”

妖魔用哑黄色的眼睛看着虫师,露出祈求的神色。

“是吗,你这么想……”

虫师沉默一阵,叹了口气。

“大叔,它说了什么?”

“它说,想跟着你。”

“跟着我?”

华法琳愣了愣,伸出手摸摸妖魔的头。

“好啊,跟着我。”

“那就当礼物送给你了……华法琳。”

“好呀,谢谢大叔。欸,大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桐叶告诉我的。”

二人自说自话的时候,桐叶从后面走上来,拍拍少女的头。

“喂,你们别这样擅自做决定。华法琳,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可是圆都,你带着它,迟早被那里的猎杀者当作猎物处理掉。”

华法琳眼里露出一丝失落,但很快又恢复了神采。

“大叔,你帮我养着小黑好不好?然后你也和我们去圆都,这样我就可以经常看到小黑了。”

虫师走上前,摸了摸少女的头。

“大叔不能去圆都,但大叔会在离圆都很近的地方,你要是有空就来找大叔玩,好不好。”

“这样吗,那,好吧。可是,大叔为什么不能去圆都?”

“因为……那里有坏人,想要伤害大叔。”

虫师声音略微低沉地说道,他把目光抬起看向桐叶。

“我今晚就会离开这里……”他把目光转向桐叶。“……我可不想那个大小姐杀回来,即便如此你还是打算不让我现在兑现诺言吗?。”

“嗯,来日方长。”

“至少让我先告诉你部分吧,反正现在也晚了。”

“……你不怕陆玲现在就找回来?”

“华法琳用血铸造了一个分身,陆玲此时应该还在和那个分身捉迷藏。而且,我觉得我有必要在你去圆都前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桐叶看了眼华法琳,发现少女骄傲地抬起头。

这是桐叶第一次感受到血魔种的神奇之处。

“长话短说吧。”

虫师环顾四周后,缓缓开口。

“首先,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十三位被称为「恶魔」的通缉犯,这个想必你是知道的。”

“嗯。”

“「红莲鬼」是三年前最新通缉的第十三位恶魔,那时候原来的一位恶魔刚好去世了一个。”

“为什么去世了?”

“所有人都终会死在岁月之下,无一幸免。”

虫师的声音略微低了一些。

“……”

“我把母体安放在北桥下,希望用它生产出较为有用的肉体。”

“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为了这孩子。”

虫师将目光看向一旁和妖魔嬉戏的华法琳。

桐叶愣了愣,想到了什么。

“你原本打算用那种方法孵化华法琳?”

所谓那种方法,就是陆玲说的,用气血旺盛的妖魔作为祭品。

“看来你已经知道血魔种所有的孵化方式了。”

他揣着口袋,淡淡地说着,那样子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话,倒像是抽烟的人吐出烟雾。

“……所以你才说它是退路?”

“如果可以,我自然希望她以最自然的方式成长。但那也只是希望而已。我们说回正题。”

“好。”

“「红莲鬼」和那五个追缉者在北桥相遇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我本想等他落入下风的时候,卖他一个人情,这样顺理成章地让他帮助我孵化华法琳。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开始被压制得如此狼狈的「红莲鬼」,在最后,爆发出了让我至今难忘的力量……逼走那五个人后,他已经也受了不轻的伤,坠落时因为警署里的人已经过来了,我没有继续去找他。”

“后来呢?”

“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小镇,但很快发现,你身上也拥有类似的火焰,只是论火焰运用的纯熟度,你和他简直是天壤之别。”

虫师戏谑的口吻令桐叶脸上泛红。

“所以你当时就以为我就是「红莲鬼」,对吗?”

“不只是当时。”

“什么?”

“没什么。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你最关注的问题,这个火焰的来历。”

“火焰的来历……”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但是知道的人也不多,红莲色火焰象征着一个家族。”

“哪个家族?”

“你去圆都后,在陆家应该经常会听到‘业都’这两个字,指的是南方业都的某个猎魔家族,姓氏微生,他们和陆家是世交。”

“那个家族很厉害吗?”

“这么说吧,在这个国度,不,或者说世界上也很少有哪个炎术士或者炎术家族敢站出来挑战这个家族在炎术上的权威,世界上有名的炎术士多多少少都与他们有关系。我总觉得,桐叶这个两个字实在不像一个完整的名字。至少,桐这个姓氏太过少见了——我觉得,你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一员。”

“那个家族的一员,微生……”

“你可能会感到陌生,但我要说的是,不要急于去探寻自己的归根,那个家族太过神秘,我难以想象如果你贸然暴露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谢谢你的建议。”

“不用客气,以后华法琳就拜托了,请你将她当作人类看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