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柳州疑云(十三)(1 / 2)

颐景传 炎晓月如知 1514 字 10个月前

从言家出来,案情基本明了,荆子言几乎可以确定,薛祥就是十年前的许翔。

荆子言与张涛从言家出来:“张铺头,麻烦你安排几个兄弟,去这个地址周围埋伏。”说完,荆子言递给他一张纸条。

安排完毕,荆子言返回小田村的家中。他把幼惜唤到书房:“姑姑,你这两天带夫人和静颐去宅子里转转,看看有没有需要修葺的地方,就好好修葺一番。务必要让人知道,这个宅子已经被买下,并且即将有人入住。”

随后,柳静颐来到书房:“公子,咱们为什么要搬家啊?”

荆子言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柳静颐解释。他微微皱了皱眉,沉沉的说道:“如今,我在衙门任职,来回往返不方便,不如搬到城里去。新买的宅子里,有一个很精致的小院,你可以和紫苏住在那里,现在紫苏自己伺候你,人手太少了,我让幼惜再给你找一个丫鬟,还有以后你采药放药材都比现在方便。”

“可是。。。”柳静颐眉头紧蹙,“颐儿这儿有紫苏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人了。只是,”柳静颐顿了顿,“公子,您一定要去衙门做事么?”

“对。”荆子言肯定的说。“以后,我就是衙门的人了。你这两天就好好收拾一下,我们择日就搬家了。”

柳静颐知道,公子做的决定,不会更改,她轻轻向荆子言行了个礼:“是,颐儿知道了,颐儿这就去收拾。”

第二日,柳静颐带着紫苏,随着柴若雪和幼惜来到宅子中,柳静颐来到荆子言说的东跨院,的确如荆子言所说,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小院,景色宜人,小院里还有一条小溪,潺潺流水,一个小桥横跨在小溪上,旁边还有一个小假山。

柳静颐轻轻走上小桥,在小桥上站定,欣赏着院子的景色。她背对着紫苏心有感叹的说道:“紫苏,以后,我们就有自己的小院子了。”

“是啊,姑娘,奴婢是跟着您一路走来的,这一路,您不容易。奴婢知道,您心里一直藏着心事,虽然您不说,可奴婢看的出来。”紫苏看着自家姑娘,心疼的说道:“有时候,您会对着窗子自己流泪,奴婢看了,很是心疼。”

“姑娘,您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儿,不能告诉奴婢呢?”紫苏不解的看着柳静颐。

“还不到时候,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如果现在告诉了你,只能平白让你跟着我担忧。”柳静颐蹙眉,轻轻的说道。“走吧,我们去房间里看看。”

东跨院的正房,进门就是待客的花厅,幼惜早就按照荆子言的吩咐,将这里布置的焕然一新。花厅里的上首位置,摆放着待客用的矮床,矮床上放置着一个小茶几,平时柳静颐可以在这儿待客,也可以在这儿给他人诊脉。稍微往里,矮床右手边放置着对倚和矮几,主要用于品茶和熬药。对倚后面立着一排屏风,从屏风后面穿过去,就是柳静颐的卧房,卧房还有一个小暖阁,是给值守的丫鬟准备的。柳静颐只有紫苏一个丫鬟,所以一般晚上也就由紫苏为柳静颐值夜,西偏厅则是专门给柳静颐准备的药房。

两侧的厢房,可以用来做下人的房间和药材库。

看着这房间里的摆设,柳静颐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幼时,自己也是有这么一个小院,那个院子比这个精致许多,也大的多,院子里有许多丫鬟老妈子,母亲经常在这个小院子里教自己认各种各样的药材。

两行眼泪潸然泪下。“姑娘。”紫苏轻轻的呼唤着,将柳静颐从回忆中拉回来。“姑娘对这个院子可还满意?幼惜姑姑说,如果姑娘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她来安排人修整。”

“满意,特别满意,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整的了。”柳静颐淡淡的说道。“只是,紫苏,你不觉着奇怪么?现在案子正进行到紧要关头,公子怎么还有心思安排考虑搬家的事情,还让我们这么急切的过来看宅子?”

“大概公子是觉着现在住在小田村,来回不方便吧。”紫苏并未多想。

柳静颐摇了摇头。“不,如果说因为不方便的话,公子大可在案件结束之后再想搬家事宜,可公子却在案件最关键的时候考虑搬家的事情,这有点太奇怪了,这不仅劳心费神,还占用大量的力量,不利于破案呀。”

柳静颐突然想到了什么,“走,我们去西跨院看看。”

走出东跨院,柳静颐觉着在院子里闪过一道黑影,转瞬即逝,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紫苏,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