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九)(1 / 2)

李初夏见到陈静和刘美霞心中总是怀着内疚和尴尬。

之前,陈静总是教导她跟她举过类似谈恋爱后果的行为是多么可笑。

她也曾是不喜欢青春里因为谈恋爱闹哭闹死耽误前程的女孩子,她不理解为什么要早恋,她曾经是多么抵制因为谈恋爱而耽误学业,有的人高中时代谈的恋爱直至到婚姻殿堂,那样的女生是幸运的,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份幸运,那些人堵赢了,她赌输了。

她赔上了她的高考。

杨明澈是让她目前最讨厌憎恨的人。

他总是说她你恨我吧。

她回答的是,我不恨,你不配。

她的家教是带有传统一些的,她家的家长从小就灌输她不要早恋,早恋多么多么不好,早恋是不乖的小孩,是传出去让邻里邻居的人议论的话题和笑柄。

所以,陈静和刘美霞来她和顾北居住的地方时,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该怎么面对呢?

只能说,她错了,错的彻彻底底。

她不应该渴望爱情,冲破了她原本的底线,像疯了一样,去喜欢一个人,疯了不顾高考,疯了不顾所有劝她的人,疯了心迷了生活。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姜叶、王诗韵、尹冰颜因为劝她和杨明澈不要在一起而吵过架,她也为维护杨明澈在宿舍的形象而说了一些重话。

她是很用心了。

来的路上,刘美霞告诫陈静不要和初夏争吵,事已至此,不要再去追究谁的错了。

年少轻狂,少年少女们都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难免不会心生爱恋。

刘美霞当时还给顾北打电话,有些开着玩笑的试探性问顾北就没在学校里谈过恋爱吗?

那一头的顾北有些脸红。

因为他没有谈过恋爱。

喜欢的人呢?刘美霞换了种问法。

顾北沉默不语,他推辞着还要照顾初夏,就默默挂了电话。

顾北单肩背着书包插着兜走在前面,沈琤走在后面。

今天沈琤请了一中午假出学校去顾北家吃饭。

顾北嘴里叼根棒棒糖,习惯性插兜,感觉像是街头混混的校霸。

沈琤看起来则是酷酷的学习很不错的阳光学长。

刚刚,顾北买了两根棒棒糖,一个荔枝味一个葡萄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