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六)(1 / 2)

杨明澈两手插在兜里,弓着腰。李初夏一看就知道他在走神,以她对杨明澈的了解:他也耿耿于怀着这件事。

李初夏越想越生气,交往十四天天天吵架,吵架的原因就让人感到很离谱。就是小说里的那种病娇该死男三号,因为自己的掌控欲望太强,李初夏多和别人说一句话,眼睛里的余光看到有男生的地方他就会冷暴力他,虽然不会打她,但他那种脾气就像家暴一样。

“你为什么总要去看邝子桐?他就那么好看吗?明明我长得比他帅那么多,身材比他好。你为什么就是老去看别的男生呢?”杨明澈眼睛里是腥风血雨,是大雪纷飞中冰封千里的冰雪。眸子里没有一丝感情可言,像是头随时发怒的鳄鱼。他的眼中就像鳄鱼眼球那样尖锐,像发了什么疯一样的看着李初夏。

他像个神经病院刚出来的疯子,让李初夏很害怕,好像随时他就会打她。

他重复最多的话就是:“好看吗?”他每每说这句话时,他所指都是邝子桐,眼中标配的就是不光是冷暴力还有就是像疯子一样的质问你。

李初夏最多解释的就是:“我没有看他,如果我喜欢他为什么要和你谈对象。我直接就跟他说,我没有必要脚踩两只船。如果不是你跟班主任说咱俩的事,我有必要这样天天心惊胆战的扭头看后门的窗户上她有没有在那里站着。”

“你可以告诉我,让我帮你看啊!你为什么总要扭着头偷看!”

“你不觉得那样很不方便吗?人长着脸不就是给人看的吗?”李初夏快疯了,李初夏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她明明没有做错。她真的很担心班主任会不会通知她的妈妈,让她的妈妈担心她在学校里的事情。

“你说的那些是人话吗!”杨明澈瞪着眼睛的冲李初夏嚷嚷。

她害怕班主任像其他的被她逼走的学生一样跟她的家长联系,用尽所有手段逼着许多人退学或者转校。

班主任要是讨厌一个人就会处处找那个人的茬儿,最后被逼走。

班里的摄像头就是最好监控人的东西,李初夏记得之前她的师姐就是被班主任录下视频放在班里的电脑上放给同学们看,各位在座的人心里的想法各不一,她知道没有几个人不是当笑话一样的在看。

李初夏想到这些她就会颤栗,只要她上课和杨明澈传小纸条或者是说话,她就会往后看一眼摄像头,顺便再看一眼后门的小窗户。

由此,杨明澈就一口笃定她喜欢邝子桐,每天疑心疑鬼的觉得李初夏喜欢邝子桐不敢去追邝子桐而日复一日的与李初夏争吵。

她记得有一次她和杨明澈一起去厕所上厕所,一同回来的时候,邝子桐在班门外与要去厕所的顾北说话,李初夏因为杨明澈老觉得她看邝子桐的事与她吵架,后来被吓得不敢与异性对视,甚至只要有异性,就让她低着头走路。

她记得陈静和她说过,做人一定要大大方方的抬头挺胸的走路,不要低头含胸,一看就没有精气神儿还容易受欺负。

回到座位,杨明澈就开始他的表演了,又开始发着冷暴力的脾气,有一刻让李初夏觉得她不是一个被人呵护的女孩子,而是一个需要呵护杨明澈的男孩。

她不像个女朋友,反而像个男孩子。

“你刚才是不是又看邝子桐呢?你不知道因为他咱俩老吵架吗,你就不会改改吗?”

她不知道怎么了,她真的没有做过,从什么地方让她改呢。“我没有做错,我改什么!”李初夏真的很无语,她没有做过,你让她改什么?

他一遍又一遍着重复:你就不能改改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