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八)(1 / 2)

“阿北,咱们两家这么熟了,阿姨当然相信你。你和初夏还有小琤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作为家长我们是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够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功成名就和望子成龙的。”

陈静在电话的那头已经潸然泪下,她的女儿是夏日清晨出生,活泼爱动,性格开朗又讨喜。从小就是被李然和陈静宠在手掌心上的宝贝,如今却郁郁寡欢。

李初夏并不是因为分手而伤心,她是觉得自己没有早一点看透杨明澈。她知道他疑心重、内心人格不健全,受过的情伤多,她即将单招走的好朋友“张会说”曾告诉她说,没有什么事是一下子能成功的。

给予她了不少信心,所以当时她就决定了,她要治愈他,她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

李初夏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那里伸手不见五指,空气稀少不透气,只有那样仿佛才能给予她安全感,她将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即使头酸的脖子感觉快要掉了,但她仍然不想出来。

她发呆,待着待着就陷入了回忆:她想起他伤她最深的一次,她只记得一些零星碎片的话语,下课的时候她、刘梦还有姜叶欢声笑语的时候,他站起身来冷冷淡淡的将手指间上的纸条扔在她的桌前,眼中没有感情,是以前他生气时那样瞧着她的样子,他发着疯在纸条上骂她水性杨花,不纯洁,说如果李初夏不冰清玉洁要她有什么用。姜叶说,这哪是找对象,还是在甄选大型青春玉女的比赛,感觉他就像个有病的人。

甚至姜叶害怕有一天因为杨明澈暴怒将李初夏一刀捅死而吓得一夜未眠。

王诗韵气的差一点要打杨明澈,王诗韵将自己所有的怒气压制下与杨明澈说,不要再怀疑她了,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好到你根本不配和她在一起。

姜叶发着毒誓跟杨明澈说,李初夏若是喜欢别的男生,我出门就撞死!杨明澈后来就后悔了,他拼命着挽留李初夏,那个时候杨明澈每天每日每时每秒的跟她吵架,她的脑子里全是这些东西,日复一日,她真的有些受不了。

试想:若是有一你喜欢的男子与他因为他所谓的怀疑天天怀疑、总觉得你出轨,给他戴绿帽子,他就是觉得你看别人了,你只要看别人了,你的余光扫到男生那了,不行!不行!他要将你的生活全部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只要尝试着一点摆脱,他就更要的捆紧你。感觉每天都是负能量,感觉你的生活没有了精彩,全是一个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