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中(1 / 2)

今日事今日毕。

是北齐皇室的传世座右铭。

萧无陵陪秦休意买完那些莫名其妙的香软脂膏,回到秦国宿宫。目送太子进了寝殿,他才转身走进别院。

钥匙一转,小木门咯吱一开,萧无陵走进自己的伴读寝室。

室内极简,一张小木床,白被褥豆腐似的叠在上边,一两件青灰色的布衣挂在树枝作的衣架上,可供替换。桌上整整齐齐摞着灵书院的古籍,一支书签被风吹落,歪斜地躺在桌角。萧无陵拾起来,雪锦纸签上,银钩铁画的六个墨字:

今日事今日毕。

萧无陵将书签夹回去,他坐在书案前,沉声道:

“出来吧。”

白墙里流出一抹黑影,流到地上,立成一抹人影,只不过肩上的头却有两个。

“三殿下。”

萧无陵看了一眼,来者是双头鬼妖,脖子上顶着左右两个头,一个头只会说好话,另一个头只会说坏话。双头四目两张口,又唱`红脸又唱白脸,叨叨逼人烦死掉。

“你来作什么。”

双头鬼右边那个头转过来,讨好地笑着:“听闻秦国太子身边有一只松鼠妖仆,三殿下身边却无人相助,皇后娘娘特派我来为您分忧解难。”

萧无陵翻了一页手中书,淡淡道:“你们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

双头鬼左边的头也转过来,板着张脸:“三殿下何出此言。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两个脑袋,再加上殿下您,定能成大事!”

“……”萧无陵转过脸:“你觉得我是个臭皮匠?”

右头啐了左头一口:“你净胡说八道!咱们殿下天资聪颖,算无遗策,岂是你我能够媲美的?”

左头抬起左手擦了擦脸,冷冷道:“上次马车计划失败,三殿下决意何时再动手?”

萧无陵:“你也知道马车计划刚失败?再要动手,还需从长计议。”

右头不停点头:“殿下所言极是!只是……小树林一事已经传开了,众人皆知秦国太子钟情于你,陛下和娘娘的意思是,此乃大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建议殿下及早下手,除之而后快。”

手指一紧,书页被捏出一小角的褶皱,萧无陵道:“我不是说了吗,从长计议。”

左头往前一伸,紧紧盯着萧无陵:“三殿下,我有话直说了。陛下和娘娘已接到消息,秦国太子将随院主去后山追捕鬼麒麟,我们已在山上布下陷阱,三殿下只需将此人引入我们的包围圈中,便可一举击杀!”

萧无陵冷笑一声:“你们这是来通知我了?”

双头鬼齐声道:“三殿下,以大局为重。”

“大局?”萧无陵把书一合,“你们也知道秦国太子是跟众院主出去猎妖,当着灵书院各大长老的面直接截杀,真是一条顾全大局的妙计。”

双头鬼双膝跪地,俯首再拜,谏言道:“三殿下!陛下和娘娘已下了旨意,人马都在后山上备好了,事已至此,无可回转,还望殿下配合!若一举成功,秦王六十高寿,恸失独子,秦国后继无人,必当重创。殿下也可早回北齐作皇子,何需在这书院里给敌国太子当伴读,平白被人折`辱践踏。”

萧无陵沉默着,说来也奇怪,当个伴读比皇子身份低贱多了,可跟着秦休意一起上学放学,他却没有感觉到半分不适,甚至,比他待在北齐皇族时,还要好过的多。

“我知道了。”

萧无陵不想再多说,挥手赶人。过了半晌,这双头鬼却还赖着不走。

“还有何事?”

双头鬼屈膝一跪,双手奉上一只小白瓷瓶。

萧无陵冷了脸:“何意。”

右头磕头道:“三殿下,那秦国太子脾性暴戾,酷好美色,这是……以防万一。”

左头仰头道:“殿下,若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断不能屈居人下、委身敌国、辱没了北齐皇室的清白!到时…还请殿下自行裁断。”

萧无陵无言地拎起那瓶毒药,在手心里转了转,突然一松手,白瓷瓶猛地摔在地上,当啷一声,摔了个粉身碎骨:

“滚。”

双头鬼影面面相觑,人形化成一滩黑水,从墙缝里溜走,水过无痕。

次日清晨。

“五零五零!啊——”

白雾叆叆,山野幽绿,崎岖攀上,不足双脚宽的窄石阶铺了一层青苔绒,踩几步便打滑。

“殿下,小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