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选谁(1 / 2)

铛——

剑鸣如龙吟,秦休意睁开眼,骤然看见一把雪亮的剑隔空飞来,直直插`入洞壁,那力道大的惊人,剑身直接没入石峭中,拔都拔不出来。

这样非凡的身手……一定是仙君来了!

“无陵——!”

秦休意惊喜地转过头,一眼便看见萧无陵立在山洞外的林中,立在风雨惊雷之下,衣襟染血,漆黑的眼瞳也染着血光:

“别碰他。”

萧无陵看着那个黑翼妖族人压在秦休意身上,觉得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失控过,如同坚硬的冰石包裹着岩浆的火,恨不得将那只妖千刀万剐了。

皎皎明珠如月,映得山洞里华光遍彩。

“别碰他?”

压在秦休意身上的玄麟呵地笑了一声,他像是恢复了神志,又像是坠入更疯狂的深渊。他从记事开始,就是跟休意在一起,小时候他们一起在魔界蹦蹦跳跳,长大了他们一起去天学阁学习玩闹,几百年的岁月,一直相伴至今。

如今,一个外人跳出来,指着他鼻子骂:别碰他?!

玄麟翻身而起,唰地张开硕大的黑色羽翼,倨傲地立在山洞口,盯着林中身影,嗤笑道: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又算什么东西?”

黑翼一扇,妖风骤起,迅猛危急,措措啊地一声被刮倒在地,皇雪厄一手把自己身上的佩刀抛给萧无陵,一手捏起毛绒松鼠,躲进林中看戏。

雷声千嶂落,雨色万峰来。暴雨如瀑,冲在萧无陵身上,蛊毒发作、浑身发冷、逆行经脉,以凡人之躯,屹立在邪腥妖风中。

坐在干草堆上的秦休意坐不住了,按书中设定,玄麟是大妖鬼麒麟,这妖力绝非他们这些刚入灵书院的小辈可以解决的!他抬头看着玄麟在夜空巨大的黑色羽翼,那翼展不知几米,仿佛张开便可遮天,高高在上,睥睨整座山林,彰显着妖族与人族不可逾越的悬殊。

萧无陵以人族凡体站在林木之中,在这种极具悬殊的力量面前,任何一个理智尚存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一个人是绝对没有任何胜算的。但萧无陵却仍是立在那,立在黑色巨翼之前,连眼都不眨一下,眉眼沉沉如水,他伸手,拔刀出鞘,嗞啦一声清脆的金属音,雪亮刀光照夜色。

秦休意惊得跳起来,这两人的气氛怎么这么不对劲啊?不会真的要打起来了吧!仙君是失忆穿书,按书中设定,人族憎恶妖族,此时拔刀尚可理解,但玄麟他是带着记忆穿书,看到仙君本尊,好歹大家都是三界的名流人物,讲点面子的,下手应该会有点分寸吧……

就在这时,只听风声呼啸,一声鬼麒麟的怒吼穿山而过!玄黑羽翼如离弦般俯冲而下,锐利如钩子的妖爪直取萧无陵的心脏。

铛——!

刀刃与钩爪相交锋,迸溅出几星子火花。

草!还真打!秦休意急了,这不行啊,萧无陵的身体又中蛊毒,又在淋雨,现在还要打他,这怎么顶得住!玄麟那大妖皮糙肉厚的,打打无妨,他的小媳妇可千万不能有事!秦休意登时也顾不得会不会被误伤,猛地就冲出来,:

“别打了!你们两个!别打……”

“殿下,别过来!”

“休意,回去!”

秦休意一句话还没说完,忽得一阵妖风刮过,将他咻地被刮回山洞里,又摔在干草垛上。

行啊,玄麟,能耐了,还敢摔本座!

秦休意气得捡起山洞里一块石头,砸了两下,特别恨当时没找笔仙讨要点武力值,他想要他的小圆满修为了。若有灵力在手,现在他就一手摁一个脑袋,把这俩打架的都摁在地上!

喔,不对,仙君是大圆满修为,他可能摁不动。

外面狂风暴雨,山摇地动。玄麟锋利的妖爪招招毙命,速度快到吓人,萧无陵依靠精湛的刀法,堪堪避开要害,但他只有双手双脚,不如玄麟如虎添翼,那黑色双翼一扇,狂风骤起,萧无陵蛊毒发作,更兼疲惫,一时被吹得连退数步,还未站稳,又听鬼麒麟一声怒吼——

萧无陵立刻蹲下,巨大的声波震得耳膜发疼,林子里的措措都被殃及,啊了一声倒在地上,四爪朝天地挣扎想要翻身:

“老院主他们怎么还没来啊!”

皇雪厄伏在地上听:“就快了。”

玄麟没工夫管他们俩,赤红的血目死死盯着萧无陵,红情粉吞吃了他的理智,让他满心充斥着滔天的嫉火与愤懑。玄麟弓起背,双翼一拍,飞出去,朝萧无陵发起致命一击。

雨幕之中,这一切在秦休意眼中仿佛放慢了一样,他看见玄麟起伏的背脊线如虎似豹,那极漂亮的流线,能使得奔跑时达到最极致的速度。妖族每一寸骨肉都是为战斗而生,人族想要取胜,靠得是机巧法宝、玄妙阵法,而无陵……

萧无陵此刻,在拿血肉之躯去堵火`枪炮口。

须臾间,秦休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

他手中握着石头,没有说一句话,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似乎跑得很慢,能看见暴雨一滴一滴地悬浮在空中,脚下踩出的水花一朵一朵盛开在黑夜里。他又似乎跑得很快,兜头而下的暴雨将他全身都浇湿透了,他如一阵风,穿过雨幕而来,突然出现在萧无陵的刀锋与玄麟的妖爪之间……

“殿下!”

“休意…!”

生死交战,攻势猛烈,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却谁也收不住那致命的一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