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3.这蠢货属金鱼的吧(1 / 2)

“我这一年一直住在雪山上,应该不会吧。”

妖哩认真回想着,这一年她虽然下山次数不少,不过除了那个教给她用春药赚钱的老道士,真没见过几个人了。

说完,又像似刚想起什么:“要说得罪人的话,唔……那个于小姐好像看我很不友好。”

炎司御听到她这话,想到刚才宴会上那群老狐狸得知她是元家的人时,盯着她的眼神,都是看猎物的神情。

元家得罪了太多人,影响了那些人的利益,岂止是于雅,那群人都不想放过她。

看来,是自己给她找麻烦了。

“嘶~”

妖哩可没想那么多,回过神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倒吸一口凉气。

“叔,我是不是毁容了哇,好疼!”小丫头疼得眼里含着泪,说着就要去摸脸上的伤。

“嗯破了,别乱碰,我带你去上药。”男人见她伸手要碰伤口,把她手抓在了半空,用纸巾简单止了血。

炎司御身上伤口结疤的地方多了去了,这种小伤本来他是看不在眼里。

不过毕竟是在女孩子脸上,留疤就不好了。

驱车开往炎家老宅。

“叔,我们去哪?不住酒店了么。”妖哩看着他又不把自己扔酒店,疑惑的问道。

“你先住我家,等我把今天这事查清楚,再给你找住处。”

炎司御虽然对这妮子没什么好感,不过毕竟她处在这种险境是因为自己。

经过这么一闹,再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也不放心了。

“呐,住宿费。”妖哩听到是要带她回家,一时忘了脸上的疼痛,乐呵着把刚才那沓儿钞票又给放回他的钱包。

“这本来就是我的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