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禛心既来之则适之(1 / 2)

最禛心 东篱菊隐 1374 字 3个月前

百合撑着站了起来,满脸哀戚地站在罗紫颜面前,“主子,您不知道当今圣上是谁?”看到罗紫颜肯定地、真诚地点头,“那主子,您知道‘府里’吗?”看到罗紫颜肯定地、真诚地、谦虚地摇头,百合抚了抚额头,“主子,您记得奴婢吗?”她已经不指望她点头了,果然,罗紫颜肯定地、真诚地还有些心虚地摇了摇头。

看着百合绝望的表情,罗紫颜心又不忍,可是她初来乍到清朝,不知道也说得过去呀,只是不知道百合知道她真正的主子已经不知魂游何处会不会再上演高难度动作?基于同情,她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所以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我是谁?”既然安营扎寨了,还是搞清楚周边状况再说吧!

百合拼命忍住晕死过去的冲动,在罗紫颜的示意和坚持下,半侧着身子在椅子上坐下,开始说:“您是四爷的格格,两年前进府”

等到百合给她讲完这个女人故事的时候,罗紫颜拍了拍额头,郁闷啊,这究竟要算好事还是坏事?四爷,不是戏说乾隆中那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弘历,而是那个穿越文中被亲切地称为“四四”的胤禛,好像说他是个比空调制冷功能还强的智能空调,好像还很阴险,杀了自己的老子才当上的皇帝,好像还残害手足,好像好像都没什么好评价。不过最后他既然当了皇帝,那她——这个格格的妈是不是也会跟着升回天、得个道、狐假虎威什么的?可是雍正到底有没有一个姓颜的妃子?脑袋大

“主子,您?”

“没事了,你去睡吧。让我自个想想。”罗紫颜无精打采地说到。

“主子,您也早些歇着,要不身子受不了。奴婢就在外面,您好生歇着吧。”安置好了罗紫颜,百合到外间合衣躺下,翻来覆去。

里间罗紫颜瞪着红通通的幔帐,慢慢消化百合告诉她的事实。

颜紫萝?那不就是她名字倒过来吗?不过她到现在才发现她名字倒过来这么有诗意。跑题了小妾?鄙视三妻四妾!不过好像他老子的小妾更多,儿子、女儿生了一箩筐跑题了现在颜紫萝住的不是四贝勒府,而是四阿哥在西郊的别园,听说还是他老爹赏给的。想到这里,罗紫颜总算暗暗松了口气,颜紫萝要求搬到这里安胎实在是明智之举啊,要不在四贝勒府里估计早被那个聪明的阿哥给发现怪异之处了,说不定就直接给拖出去“咔嚓”了,摸摸自己的脖子,好险!又跑题哎,为什么不是寄生到皇五子的老婆身上?“据说”他很仁慈善良的,应该不会随便拖老婆出去“咔嚓”,要不老七也成啊,虽然有点残疾,但是,“据说”最后人家可是亲王呢。再不老八她也认了,“据说”他可是温柔到不行了,又温文有礼,就算最后命不咋好,可是也许能谈个温馨的小恋爱呢?哦,还忘了,老十三,嘿嘿,“据说”是个“侠王”呢,跟老四一伙,最后吃香喝辣的,嗯,这个好。还有呢,嗯,老十四?勉强凑合了,“据说”里可都把他形容成猴子了,长不大。最后还被亲哥哥扔去给老爹守陵,郁闷其余的,“据说”里没有,算了。

在骑着跑题的野马狂奔了八百里之后,罗紫颜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她以后要怎么办?阿哥的老婆,估计重获自由之身的希望等于负数了。而且现在还有个小猴子,那就等于是负数的奇数次方了,果然是冤孽啊!那么颜紫萝?连镜子都不敢照的女人,估计得宠的几率比恐龙重生的几率还小。那就剩下等着老死了

捶了捶床板,罗紫颜“呼”地坐了起来,老死?曾经多让她悸动的词,可是现在,她还没有谈过恋爱、没有报效祖国、没有报答父母、没有去过巴黎、罗马、没有吃过各地的美食、没有生这个小猴子不算啦,她只是在最后的关头帮了忙而已,前期制作可没有她的份,还没有买过很多漂亮衣服、还没有还有个屁用啊她忿忿地想到。不过嘿嘿,现在是古代,有很多古董哦,也许她可以积攒一些藏起来,等哪天自己回去了,那不成了她眼前飘满了“¥”符号可是,什么时候回去?也许要老死这里呢?罗紫颜终于知道飞机失事的心情了

振作一下,她可是研究生,应该想得出办法的。思来想去,好像只有两条路,回去和留下,回去?如果回去跟人家的大小老婆斗,估计得被连骨头带肉地吃到不剩。凶险无比,算了。如果偷跑?切!死路一条!留下?苟且偷生。呸呸呸,什么苟且偷生,那是能屈能伸。顺便还能为下辈子攒点私房钱好吧,就这么决定了。至于小猴子嘛,既然是颜紫萝的女儿,她又侵占了人家的身体,只好负责到底喽。也许可以把她培养成一个新型、自立、自强的大清格格,好像蛮有成就感的样子。好吧,就这么办。然后罗紫颜“扑通”倒了下去准备找周公喝喝茶,却忘了这不是自己家的席梦思,结果轻度脑震荡

第二天,百合端着洗脸水进来的时候,发现昨天还愁眉不展、愁肠百结的主子此刻正抱着棉被睡得香甜从她嘴边挂着的傻笑和枕头上的口水推断。百合走到床边轻轻撩起帐子,用玉钩挂好,然后轻声叫到:“主子,该起了。”没想到,睡觉的正主儿根本没反应。想想主子昨儿确实累,所以百合轻轻退了出去。

作为一个好奴才的标准就是要体贴主子,处处为主子着想,所以叫主子起床虽然有点不太善良,但是打算睡到日上三竿或者直接睡到下一个晚上的人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罗紫颜,现在开始应该称为颜紫萝了,非常不爽地拍了拍那只试图打扰她美梦的手,嘟囔到:“今天没有课,拜托啊,姐姐,午饭再叫我。我要吃麻辣烫。”然后裹了裹被子又美美地睡过去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