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禛心小猴子(1 / 2)

最禛心 东篱菊隐 1152 字 3个月前

疼痛一波一波袭来,罗紫颜在心里把老天爷咒骂了千八百遍,虽然看过电视剧里演过生孩子,可是谁知道这么疼啊。。。。果然哪,看过猪跑也不如吃口猪肉才知道味道。

“主子,用力啊!用力!”丫鬟紧紧攥着她的手,给她打气,她是很感激没错啦,可是能不能不要握住被咬的牙齿印?忽然她想起个笑话,生孩子是九十九级的痛,被蚊子咬是一级的痛,那一百级的痛是什么?生孩子时被蚊子咬。只是不知道被人咬了是几级痛,不然她就可以知道自己忍受疼痛的极限了。想到这她咧嘴笑了一下,把丫鬟和稳婆又吓了一跳。

罗紫颜努力地用力用力,可是她早上没有吃早饭啊,哪来的力气?她好恨哪,恨老天爷,干吗把她扔到这个地方来也恨自己,没事跑去大草原骑什么马,明明就是一点运动细胞都没有。她还该恨谁呢?想了想,她最恨孩子的爹,于是不自觉地,罗紫颜狠狠地说到:“天杀的臭男人,再让我生孩子,我就阉了他。”

她闭着眼,没看到丫鬟刷地吓白了的脸。

就在罗紫颜觉得自己的力气快要用完的时候,她听到了婴儿的哭声,55555555555~~~~终于生完了!罗紫颜第三次晕了过去,不过这次姿势跟优美就搭不上边了,她的头发已经在她用力的时候摇晃的时候散开了,脸上是湿乎乎的汗水,胶水一样地把几绺头发沾在脸上~~~~

“生了,生了!”丫鬟摇着她的手,发现她又晕过去之后,马上跳到稳婆那,“是阿哥还是格格?”

“是位格格。”稳婆声音平稳。看来这位主子的命真是不怎么好啊,好不容易生出来了,还是个丫头片子,于是不自觉地转头看了看昏睡中的少妇,眼睛里充满了同情。

丫鬟叫过早等在外面的奶娘和嬷嬷,又亲自拿了婴儿的脐带到外面的树下埋了,埋完了,她合起双手,默默念道:“愿小格格一生平安。”

京城四贝勒府

书房里依然亮着灯,管家拿着刚从园子里送回来的喜帖,在门口磨了好一会才轻轻敲了门,在听到一声清冷的“进来”之后,他立马躬着身子推门入内,书桌旁后的人只看了他一眼,他恭敬地双手递了喜帖过去。“恭喜爷,颜主子刚添了位小格格。”

那人连喜帖都没有扫一眼,就接着低下头看折子了。没得到命令,管家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只得垂了手低眉顺目地站着。过了一会,书桌后的人才想起了什么似的,“按规矩办吧!”依旧没有抬头。管家得了赦令,逃也似的飞奔了出去。屋内的人以手支着额头,颜主子?她什么样子来着?

骑马的感觉真好,可是这不都秋天了吗,怎么还这么热?按理说,骑马应该是马热,怎么她出了这么些汗啊?完了,好像忘了涂防晒霜了,会不会晒成非洲黑人啊?得赶紧找找~~~~~~~

“主子?主子?主子您怎么了?”轻柔的疑问句。

“防晒霜。”模糊的陈述句。

~~~~~~~~~~~丫鬟奇怪的表情。

罗紫颜睁开眼睛,一大片红又充斥了她的眼睛,她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不到五秒钟,她的眼睛猛然睁开,像极了电视剧的诈尸情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