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禛心大老婆驾到(1 / 2)

最禛心 东篱菊隐 1455 字 3个月前

乌拉纳喇氏和一众女子正坐在厅里,小弘晖斜挂在她身上,“额娘,饿。”乌拉纳喇氏轻轻拍拍他的小脸:“阿玛马上就回来了,再等一下,乖。”弘晖垮下了脸:“可是额娘,都等了两刻钟了,再等,儿子可要饿死了。”

“是吗?看来阿玛真的错了,让弘晖饿坏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带着笑意传进来。纳喇氏身上的小鬼早已一步蹿下去冲向门口:“阿玛,您可回来了。”胤禛一把抱起儿子,“真有那么饿?巴鲁说你吃了不少糕点了。”

“嘿嘿,”被发现啦,“阿玛,弘晖正长身体容易饿嘛!阿玛现在可以吃了吗?”

“可以。”胤禛坐在首位,纳喇氏和侧福晋李氏分别在左右坐下,格格林氏、张佳氏,妾章佳氏、温氏也分别坐好,眼看着还空了一个位子,胤禛看了看纳喇氏,纳喇氏忙到:“怪我糊涂了,刚才丫环来说颜妹妹不小心落水着了凉,染了风寒,怕过给咱们,所以就不来了,请爷见谅。”此话说完,几位格格和妾的脸上都不可掩饰地露出了嘲笑的神色。

“哦,传太医看了没?”胤禛的脸上平静无波,落水?刚刚不就有个落水的?

“太医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大碍,喝几副药就好了。”纳喇氏答到。这个格格也是个没福气的,赶上爷来掉水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爷对她上心。

“那就吃饭吧,孩子都饿了。”胤禛说到。于是一屋子各怀心思开始了全家福的聚餐。

看着不断打着喷嚏,此刻正紧紧裹在棉被里的颜紫萝,百合第一百次摇了摇头,本以为主子今儿能见见爷,好让爷想起她们娘俩来,谁知道一个没照顾到,居然~~~~居然掉水里了。喷嚏打得山响,看来爷走之前是没啥希望好了。

终于不用见雍正大人了,可是怎么会这样呢?本来是要加装落个水然后装风寒的,现在可好了,根本不用装,瞧瞧鼻涕流得这个欢,鼻子都拧红了,眼泪也不停地淌,涕泪横流~~~~痛苦啊!可是更痛苦的是~~~

“主子,药熬好了,太医说喝几副就好了,您哪,快点好起来吧!”百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发发汗就好了,不用喝那东西,死苦的。”颜紫萝小声说到。“哈秋”

“看看您的样子,不吃药怎么行?”百合把药端到她面前。

好得快?她才不要好得快呢,拖到雍正大人走才好,可是百合这丫头~~~

“药那么苦,你去替我找点蜜饯来。”颜紫萝说到。

“那您快点把药喝了!”百合说到。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快去好不好,难道你想我被苦死?那你可没这么好的主子了?”颜紫萝打着喷嚏说到。

“奴婢这就给您拿去,您一定要把药喝了哦!”百合转身出去拿蜜饯了。

看到百合出了门,颜紫萝顾不上穿鞋,光着脚丫子拿起碗就往外跑,倒在了游廊下的花下,然后飞奔回去继续坐好,把空碗放在托盘里。等着百合一踏进门,她夸张地喊道:“哎唷,你怎么这么慢啊,苦死我了!快点拿过来呀!”

还是甜的东西好吃,把那一小碟蜜饯悉数吞到肚子里,颜紫萝往被窝里缩了缩,“我头疼,先睡了。把宝宝抱到别的房间去,免得传染给她。”

“是,主子,您先歇着。”百合给她掖了掖被角,放下帘子。“格格,夜里您不舒服就喊奴婢。”然后抱着小格格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勉强喝了些粥,百合就端着药进来了,托盘里还放着一碟蜜饯,“主子,该吃药了。”

“哦~~~”这丫头看穿她的把戏了?不能吧。可是她还不想吃药呢~~~转转眼珠,“百合,你去再给我拿点糕点好不好,我都没有吃饱。”装可怜。

“主子?刚吃完您就饿了?奴婢服侍您吃了药就给您拿去。”百合说到。生病的人胃口还这么好?

“现在就去吧,要不我吃完药还得等你去拿,一来一回的多浪费时间啊,我可是病人哪~~~~”斜眼偷看,动摇了,再装下可怜:“百合,求求你啦,你最好啦!”

“好吧,那您乖乖喝药。”百合无奈地出去了。

故技重施,颜紫萝趿拉着鞋飞奔到门口,把药倒在了花下,顺便把碗放在游廊扶手上,另一手拿了一颗蜜饯,甜哪!太阳也不错,抻了个懒腰,她走下台阶,来到水池边的竹椅旁,刚要坐下,看到一位长相清秀的年轻妇人正站在影壁边看她,她吓了一跳,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又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正愣着,百合来到她身后,“奴婢见过福晋。”颜紫萝马上也福了福身:“见过福晋。”纳喇氏轻轻笑了笑,“妹妹刚染了风寒怎么就一大早地跑出来吹风?”看了看百合:“主子生着病,不能什么都由着她,注意些。”声音依旧平稳,百合却已经“扑通”跪地上了,嘴里说着:“福晋教训的是,奴婢知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