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归宿(1 / 2)

“你们去哪了!为什么不带上我!”景子墨站在门口指责着刚刚从外边玩回来的两人,脸上愉悦的神情都还没消散,身后大包小包的好不快活。

接连好几日闷在房间内治疗,上次聊着聊着人都不见了,说是等他们回来,结果呢?!

毛都不见一根!

他残着身躯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到他们所居住的区域,一个告诉他公主最近不面客,一个告诉他殿下有事不在。

所以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等会就回来?!

气的他回去的路上感觉身体的机能都恢复完全。

他的伤春悲秋无法施展,皆被抛下的怨气填满,瞬间又回到从前那个情绪外露的他。

聊个天聊到消失能消失将近一个星期的人。

如果不是殿下毅然决然地把他从那个地方带出来。他都要以为是不是因为听了他说的秘密决定放弃他把他抛下不想惹上麻烦!

若不是今日大夫过来说漏了嘴,两人出去游玩了!他倒是不知道该去哪里寻人!

好啊!这会可总算逮到人了吧!

景子墨眼神幽怨,就这么生气地看着这两人,“消失好几天,结果背着我去玩!你们不厚道!”

他如今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敢跟殿下这般说话。

可能是借傻持凶。

无所畏惧。

晚桐在幽阑的搀扶下一蹦一跳地下车,落地便见到神情激动的景子墨,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虚心地不敢与他对视。

这几日她居然把子墨忘了!大意!

她急忙用手肘碰了碰幽阑的手臂,示意他赶紧做些什么。

幽阑此刻也是有些茫然。

以为是他正在为那日他的突然离席而不满,如今节日没叫他一同而生气。

“我……忘了。”他看着景子墨幽怨的眼神,无辜地向坦诚道。

晚桐紧接着跟上,“子墨对不起,我也忘了。”

一个实诚,一个真诚。

景子墨:“……”合着我存在感这么低的吗?

他看着极为真挚的两人,眼神清澈纯净地没有一丝尘埃,可见他们就是真的忘了!丝毫不愿意撒撒小谎,硬是还要说出如此扎心的话。

他心碎了!

景子墨立马扁了扁嘴,委屈巴巴的,“你们把我带回来根本就不在乎我。”

这……

站在施害方,他们当然是要哄着他的。

“没有。”晚桐立马否定,又庄重地承诺道:“最近确实发生了些事情,没顾得上子墨,我们真的很抱歉,往后我们一定、一定不会再忘记子墨了!”

“嗯。”幽阑简单的应了一声,附和晚桐道。

景子墨眼里的幽怨淡了,但仍未完全消散,仍旧幽幽地挡在门口,无情地看着他们。

“我们带了很多好吃的回来,子墨不要尝尝吗?”晚桐抛出诱饵。

他眼底一下子亮了,顾不得计较,几步走上前,头不断地往他们身后的东西瞧,“真的吗?有多好吃?”

“你试一试就知道啦!”她涟起笑意,得意和幽阑相对一笑。

还是得她出马!

幽阑无奈地笑笑,也就在这方面,这两人能完美地契合谈上三天三夜。

他吩咐下去,把带回来的吃食都安置在大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