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食言的阿楚(1 / 2)

德州扑克风云 原梓番 1076 字 10个月前

第1章阿楚

“今天如果再输,我明天就去深圳做鸭!”出发去打牌前,阿楚信誓旦旦的说。

“可是上个礼拜你还说你再也不去打牌了。说再打牌你就是一条狗。”我还记得的阿楚上周五输了回来,也站在相同的位置——就是门口,用同样信誓旦旦的口气说的。

“诶——”阿楚摆了摆手指:“我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的原话是‘如果我这个礼拜再去打牌,我就是条狗’。现在,上个礼拜已经过去了。”然后阿楚得意的看着我:“陈来,你做人做事,听人说话什么的,都要认真点儿……”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变得有些语重心长:“总这样一知半解,你怎么面对以后的人生?你爹我不放心啊。”

“滚你妈的,输了你别回来哭。”我到现在也不喜欢阿楚的这一点,总是把什么爹呀祖宗啊挂在嘴边。

“不可能回来哭,我在那儿就哭了,哭完我直接去深圳。”阿楚说着提上鞋,跟我做了个手势:“走吧。”

我和阿楚一起出了房门,下了电梯,很快走到了外面。

我不知道一百年前这附近是什么地方,但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和阿楚正穿行在这颗星球最大的人类社区之中。官方公布的数据,这里的人口高于挪威、克罗地亚、爱尔兰等21个欧洲国家;如果用这里人自己认为的数据,那么这里的人口高于瑞士等26个欧洲国家;而如果用网上盛传的数据,这里的人口等同于一个白俄罗斯。

这里是天通苑,北京的大型人类聚集区之一。

曾有天通苑民众发表观点称天通苑是宇宙中心,但那只是一种自我膨胀。公认的宇宙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五道口。而五道口,也是我和阿楚即将要去的地方。

我和阿楚半年前在北京重新认识,说是‘重新认识’是因为我们已经有好久没见了。我跟这个家伙是小学同学,在张家口一个小镇上一起长大。小学毕业后,我们曾经在一个初中生活过很短的时间,后来阿楚举家搬迁。学校里流传的信息是,他的老爹要去深圳盖机场,还有的版本是说他老爹在海南造飞机。总之是跟飞机有什么奇特的关系,阿楚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从此杳无音讯,不过我倒是一直没忘掉阿楚,因为这个家伙从小就骨骼清奇,做过一件轰动全校的大事:我记得那年是世界杯,在中国对巴西的比赛前后。在小学生的讨论中,中国有可能打赢巴西——不过那都是题外话,这场比赛只是一个时间节点。在这场比赛前后,学校有个五年级的女孩据说是被什么红衣女鬼给附体了,魂不守舍,休息了一个多礼拜没来上学。上学后显得很是虚弱,像是得了一场大病。

对于这件事,学校里传了各种版本,这些版本中,对红衣女鬼的描述各有不同,但大体上跟电影里的女鬼差不多。因为整个镇上的孩子都在那所小学上学,所以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了。

而就在这之后几天,忽然有一天阿楚下午没来——虽说阿楚逃课并不新鲜,但是那天下午是班主任的课。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