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钓美人鱼(1 / 2)

盛世春光 桩桩 1323 字 10个月前

山庄位于小香山上,依山傍水,环境十分优美。正值红枫季节,层林尽染。雾气缭绕的雨天,整座小香山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只是微微有些湿冷。

坐在观景平台上用餐,火红的枫林如同水彩一般在水雾中晕染开来,景致美不胜收。

享用着午餐,看似在赏景。不经意间,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掠过平台最靠边的餐桌。上午拍走所有壶品的男女二人正坐在那里。

苏念竹啜着咖啡,迎面接受着众人的瞩目礼,皮笑肉不笑地讥讽:“章总的安排让我在沙城一朝就成了名人。”

两次,拍卖大厅中章霄宇将自己藏在阴影中。吃饭时又选了最偏远的角落,背对着众人。苏念竹却直接暴露在众人眼前。她认定章霄宇是故意为之。

章霄宇慢条斯理切着牛排:“在我眼中,念竹一直都是熠熠生辉。没有我的安排,你也不会是蒙尘的明珠。”

苏念竹不为所动:“章总在提醒我收敛锋芒?”

章霄宇笑着摇头,认真地看着她:“第一次见你时,我就觉得你像一柄剑。我非常欣赏你身上这种锐气。”

他认真看她的时侯,眼瞳里仿佛噙着两枚星子。明亮得让苏念竹心颤。她避开了他的目光:“哦?章总想用我这把剑去劈谁?”

章霄宇忍不住笑了起来,“念竹。我只是在夸你。你像一只刺猬,为什么?是受过伤害?”

“我也很好奇。”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苏念竹很擅长这招。她马上反问:“章总比我还小两岁吧?行事说话滴水不漏,除了八岁时出过一次意外,被车撞断了腿,想必平时连油皮都不曾擦破过。是受过什么创伤吗?”

“不,不是车祸。”章霄宇的声音柔柔地响起,“我八岁被人拐走,那人怕我逃了,用石头故意砸断的。”

被拐卖,被人用石头砸断腿?太恐怖了!鸡皮疙瘩瞬间爬上了她的胳膊。苏念竹打了个寒战。

章霄宇笑得身体直抖:“吓着了?”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想起他假装坐轮椅的模样,现在又骗她!他多大了?快三十岁的人像个小孩子似的。苏念竹俏脸微红,气得想端起咖啡泼他一脸。这时,她看到迎面走来的唐缈,一个念头从苏念竹心中闪过。直觉告诉她,或许这次拍卖会章霄宇故作神秘还有另一层意思:“章总想钓的美人鱼来了。”

看到章霄宇眼中闪过的惊诧,苏念竹的火气全消,笑盈盈地走了。

章霄宇放下刀叉,手轻轻摩挲着大腿,笑容渐隐:“看来是瞒不住她……”

高跟鞋踩在木质地板上清脆而有节奏。章霄宇没有回头,认真切着餐盘里的牛排。

看到苏念竹离开,只留下那位神秘男子。唐缈迟疑了地停了下来。她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表弟白星正一手捂脸作痛苦状。众人的目光充满了兴奋。都在等着看戏呢这是?看就看呗,反正她就是好奇。唐缈心一横,转身快步走到了章霄宇对面:“先生,我可以坐这里吗?”

“不行。”章霄宇头也不抬地拒绝。

不是吧?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唐缈愣住了。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让所有人看见她被人赶走?太丢人了!

她咬了咬嘴唇,一赌气将餐盘放下,直接坐坐下了。

章霄宇抬起了脸。

唐缈的脸被他的目光看得发烫,只得厚厚着脸皮开始找借口:是这样的。有点事……比较急,需要和您当面沟通一下。”

章霄宇放下了刀叉,平静看着她。

很好,他没有再赶她走!唐缈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方。

唐缈是学艺术的,她的目光第一时间被章霄宇放在桌上的手吸引住。手细长均匀,极其漂亮。

目光掠过他腕间的手表。唐缈在心里浮起一个价格。拥有这样名表的人,应该不会和苏念竹一样,只是云霄公司的员工吧?难道他是老板?这么年轻,就算是学工艺美术的,也才从学校毕业几年而己。他真的懂紫砂壶?还是因为家里有钱,玩收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