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拍卖会上的冰美人(1 / 2)

盛世春光 桩桩 1385 字 10个月前

火红的枫叶沿着山道盘旋。远远望去,像燃烧起来的一条火龙。一道黄影闪过,伴随着年轻男人变调的尖叫声。

“慢一点——啊!啊啊!”

白星大吼着,感觉脚趾头变成了老鹰爪子。但是把车地板抠出个洞也无法给他带来更多的安全感。他死死吊住车窗把手,直瞪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恐惧在他眼里弥漫,他甚至听不到自己变调的嚎叫声有多么惊人。

跑车骤然停下。白星一把推开门,踉跄着下了车不停地干呕。

背心被大力拍打着,他抢过唐缈递过来的水漱了口,白着脸怒吼出声:“你要不是我亲姐……”

“你早就揍得我妈都认不出我了。”唐缈接口帮他说完,急冲冲地望向落枫山庄,“拍卖会开始了。你去停车,我先进去了。乖啊!”

将车钥匙塞进表弟手里,唐缈一溜小跑上了台阶。

白星无力地朝表姐挥了挥拳头,认命地停车去了。

建在小香山的落枫山庄是唐氏的产业。今天举行的是制壶大师李玉的壶品拍卖。

紫砂壶与茶道传承千年,爱壶嗜茶之人众多。随着紫砂矿的稀缺。越有名望的大师,其壶品的价格日渐攀升。不久前某位制壶大师一套禅意莲瓣壶就拍出了四百多万的价格。

李玉,1966年生人,原名李玉北。别称:南北居士。自号壶痴、老壶匠。12岁拜名师学艺。被誉为“壶界泰斗”。他制的壶被海内外各大博物馆、文物馆收藏。民间收藏家趋之若鹜。

沙城紫砂制壶的历史能追溯到原始社会制陶。兴于北宋年间,在明清达到了顶峰。是紫砂制壶的重点文化传承之地,也是李玉的故乡。他因个人原因不愿张扬,因而这次拍卖走的是小众尖端路线。除了沙城紫砂协会近水楼台得了数张邀请函,前来赴会的人都是玩壶多年的老玩家,且身家不菲。

唐缈急步走进大厅时,眼间灯光一暗,拍卖会开始了。她适应了几秒钟光源,跟着侍者在后面的一处空位上坐了。

司仪在聚光灯前声情并茂介绍李玉大师的生平与此次委托壶品时,唐缈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了沙城紫砂协会的李会长韩理事还有别的几位老会员。这样的拍卖会是每一个制壶爱好者观摩学习交流的好机会。如果拍卖地不是定在唐氏的落枫山庄,她也不见得能弄到一张邀请函。

唐缈还看到了几位脸熟的本城收藏爱好者。右前方沙发上那位肚子比孕妇还大做沙石生意的王总,旁边那位在本城开了五十家美容连锁店的柳女士。她对这两位没什么好感。

别以为她不晓得,那位王总连铁观音和乌龙茶都喝不出区别。人前摆出大师制的紫砂壶优雅待客,人后最爱捧着搪瓷缸狂饮。她真不乐意李大师的珍品壶又沦为王总的炫耀品。

目光在厅堂里溜了一圈。靠窗角落坐着的短发女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灯光全聚焦前面的拍卖台上。厅堂中光线幽暗。纵是如此,也难掩短发女人的美貌与清冷气质。她与柳女士正对唐淼坐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唐缈觉得这两个并排而坐的女人一个是机器制壶,一个是手工制壶。哪怕线条同样优美,也能让人一眼看出差别。

柳女士浑身上下都透露出被美容改造的痕迹。妩媚的长发搭下来的每一缕都放在恰好的位置。滑落的名牌丝巾露出一点精致香肩,弧度如同严谨数学家计算过的轨迹。

短发女人一袭干练的西服套裙,淡妆红唇。戴着一对黑珍珠耳饰。优雅恰到好处。

她身边还坐着个背影挺拔的男人。唐缈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到他放在茶几上的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玻璃酒杯底座上轻轻划着。灯光下手指细长,手形优美。属于外科医生,钢琴家与雕塑家的手。一双富有艺术感的手。

注意到唐缈的视线,短发女人冲她礼貌地笑了笑。呀,被发现了。唐缈笑咪咪地收回视线,将心思转到了前方的拍卖台。

主持拍卖司仪正在介绍情况:“……九组一十三把关门作品中有大气磅礴的岁寒三友壶、充满意趣的楚汉风韵壶,堪称四美的龙蛋组壶,美轮美奂的追月壶……”

唐缈只是看着手中的拍卖画册,就血液沸腾,恨不得把所有壶全部抱回家。

白星蹑手蹑脚进来,在唐缈身边坐下,小声地问她:“姐,你真要买啊?”

唐缈瞪他一眼:“不然我来干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