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枪毙敌(1 / 2)

王牌特卫1 梅雨情歌 2947 字 11个月前

1

“砰!砰!砰!”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

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龙阳市的中国银行发生持枪抢劫案。

武警总队的依维柯,在最快的时间之内,稳稳地停在银行百米开外的十字路口。

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举着手枪,把整个银行围得风雨不透。

武警总队长张军,一步跨下依维柯,后面的金牌狙击手李建,手里拎着狙击步枪枪袋,敏捷地跳下,一双冷静坚毅的大眼睛一闪,一个绝好的制高狙击点,出现在他的眼里。

数位武警狙击手,快速地打着神秘的手势,闪电一般地占领四周的制高点,随时准备一枪毙敌。

公安局长郑建国,两眼死死地盯住电脑上的卫星定位图和这家银行的建筑结构图,脑海里快速地思考着拯救人质的方案。

身材高大魁梧的刑警队长周雄快速地介绍银行里面的情况。

“杀人在逃犯吴晓波、孙三和王小凡,三人手持五四式手枪两把,劫持了银行之内的一名职员,十三名客户,其中里面有三位儿童,罪犯在枪杀了三名银行职员之后,抢劫了银行的全部现款,刚要冲出银行大厅大门,就被快速赶到的警察堵了回去。”

说话间,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三名罪犯的照片档案。

吴晓波,男,32岁,身高182米,做过警察,因涉黑被开除出警察队伍,憎恨社会,憎恨一切,曾多次抢劫杀人,心狠手毒,精通搏斗,枪法一流。

孙三,男,30岁,身高165米,身材矮小瘦弱,为人阴险狡诈,是三人之中的“智多星”。

王小凡,男,29岁,身高179米,曾在私人爆破公司做爆破手,精通炸药装置,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李建盯了一眼电脑屏幕之上三人的照片,身形快速地消失在对面的楼道里。

距离银行大厅一百六十米。

李建目测一下距离,双手平稳快速地组装好88狙击步枪,快速地调整光学瞄准镜,银行大厅被渐渐拉近。

满脸狰狞的吴晓波,暴戾的血红双目之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气,手中的五四式手枪透出冷森森的幽蓝死光。

这次抢劫这家银行,三人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每一个环节都经过反复地精确计算和测试。

他们打算抢劫最后一次,就洗手不干,隐姓埋名,各奔东西,永不往来。

没想到准备这么充分,还是出了差错。

在他们化妆进入银行大厅之后,吴晓波在三秒之内,开了三枪,铁栏杆后面的三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

枪声一响,大厅之内的客户都一下子惊呆了。

孙三挥舞着手枪,一枪打倒一位冲向大厅大门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如同布袋一般,一头栽倒在地。

“砰砰!”

所有的监控探头都被孙三用枪打碎。

“所有人都蹲在地上,不许乱动,否则,格杀勿论。”

看着地上还在抽搐的尸体,人们吓得连忙蹲在地上,不敢乱动,三个跟随大人来取款的儿童,吓得咧开大嘴就哭,年轻的母亲连忙捂住孩子的嘴巴。

随着一声闷响,王小凡的爆炸装置,瞬间就炸开铁栏杆。

王小凡把窗口后面的几大合金箱的人民币,全部倒进一个帆布口袋里,背在身上。

三人刚要冲出银行大厅的大门,三个拎着手枪的警察,快速地冲来。

这三个带枪的警察,正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刚巧走到银行大门旁,被银行里面的枪声吓了一跳,连忙握着手枪冲了过来。

这意想不到的差错,让三个抢劫犯措手不及。

三人闪电一般地退进大厅,寻求机会逃跑。

李建呼吸平稳,头脑冷静,戴好耳麦。

“一号到位。”李建作为武警支队的金牌狙击手,代号为一号。

“二号到位。”

“三号到位。”

另外两个狙击手,也已经做好准备,光学瞄准镜死死地锁定银行大厅。

银行大厅里的吴晓波,双目闪烁着暴戾血红的寒芒,内心狂暴到极点,警察怎么会来得这么快?难道是巧合?只有两分钟呀。

现在外面至少有十几把狙击步枪,死死地锁定自己。

吴晓波透过大厅门缝,看着一百多米之外的一辆奔驰,他知道,能救他命的,就是接应他的吴麻子。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挟持人质,越过这一百米的死亡距离,三人跳上那辆奔驰。

时间紧迫,越拖延时间,自己离死神的距离就越近。

吴晓波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早已够枪毙十次的,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吴晓波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狰狞可怕,和孙三、王晓凡一对眼色,一把抓住一个瘫软在地上,身材高大的壮汉,冰冷的枪管顶在壮汉的太阳穴。

“啊!”

壮汉一声惨叫,吓得全身瘫软,腿肚子转筋。

“呸,脓包!”

力气特大的吴晓波推着壮汉,慢慢地挪到银行大门后,让壮汉的身形露在外面警察的视线之中。

壮汉的身形刚一出现,李建的瞄准镜就死死地锁定那人的眉心,但这壮汉显然是人质,不是罪犯。

壮汉被推出大厅,数十支恐怖的黑洞洞的枪口,全部瞄准这人身上。他吓得一声惨叫,一股异味混合着液体,流了一地。

吴晓波推着壮汉的身子,恶狠狠地喊道:“外面的警察听着,限你们一分钟内,所有的警察都退出二百米开外,否则,我开始杀人。”

话音未落,面色阴冷的孙三,已直接把原来枪杀的那具中年人的尸体,扔了出去。

中年人的尸体,滚落在台阶之下,一双无神空洞的眼睛,没有任何焦距地看着天空。

2

外面的警察、围观群众、记者看着那具还在冒血的尸体,个个都倒吸了口冷气。

这绝对是一伙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刑警队长周雄见里面扔出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不由得恼怒之极,这犯罪分子太嚣张了,在杀害了三名银行职员之后,竟然还敢再次杀人,胆大包天。

周雄看着身后的公安局长郑建国,在等待他的指示。

郑建国看着那具还在冒着血沫的尸体,眉头紧皱。

“八、七、六……”

吴晓波一见外面的警察一直一动没动,不由得暴怒,恶狠狠地咆哮道:“还有五秒,老子就要杀人了。”

公安局长郑建国看了看周雄,又看着张军,轻声道:“就看狙击手的了,你们能行吗?”

张军坚定地点点头道:“郑局长,您放心,今天执行任务的是我们的金牌狙击手李建。”

“李建?省散打冠军和射击总冠军?”

张军点点头。

一丝惊喜在郑建国的眼里闪出。

这小子在武警支队当兵,太屈才了,有机会一定把他弄到刑警队。

“四、三、二、……”

吴晓波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已经开始用力。

“撤!”

郑建国向所有的警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传来,众人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

吴晓波揪住的壮汉,一头栽倒在地,后脑勺上多出了一个鲜血淋淋的弹孔。

所有的人没有想到,罪犯吴晓波在看到警察撤退的最后一秒,还是开了枪。

郑建国看着躺在血泊之中,还在抽动着的尸体,不由得双目喷火。

这三个罪犯,真是穷凶极恶。

“哼,郑建国局长,这就是你们这些官僚主义拖拉的下场,老子让你们一分钟之内撤退,竟然在最后的一秒才开始撤退,这就是一点惩罚,下次再这样拖拉,老子要干掉两个人质。”

吴晓波藏在门后,恶狠狠地叫道。

这种近乎变态的疯狂杀人,让所有的人心里一颤。

张军皱着眉头,罪犯为什么不要逃跑的工具呢?而是让警察撤退?难道他们有退路?

“所有的狙击手注意,罪犯就快出来了,争取配合好点,一枪毙命。”

“一号明白。”

“二号明白。”

“三号明白。”

孙三看着警车退到二百米开外,阴冷的双眼,寒芒一闪,冷冷地道:“我们三个人,每人押着一位抱小孩的妇女,奔向吴麻子的那辆奔驰,只要警察轻举妄动,直接开枪打死小孩,不要犹豫。”

孙三知道,警察们最怕伤到妇女儿童,而且抱着孩子的妇女身体很宽,可以挡住狙击步枪的子弹。

孙三不愧为三个人之中的“军师”。

吴晓波一把拉起一个年轻的少妇,手枪顶在少妇怀里一个还在吃奶的七八个月大的婴儿脑袋上。

3

婴儿清澈透明的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面目狰狞的吴晓波,咧开红润的小嘴,咯咯地笑个不停,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把抓住以为是什么玩具的枪管。

吴晓波看着那毫无一点杂质的清澈双眼,猛然想起自己没见过面的儿子,心里不禁一颤。

吴晓波没见过自己的儿子,一直亡命天涯。

看着那清澈透底,漆黑得没有一丝杂念的婴儿眼睛,吴晓波的情绪瞬间变得极其的暴戾烦躁,自己一天的好日子没过,更没有享受过家庭的天伦之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