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神奇医术(1 / 2)

“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每次见到你都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原来你是遭遇了重大变故”楚运欢对着孙秀珍说。此时他压在心头的困惑一下就解开了。

“楚运欢,听你的话意思是你早就认识孙秀珍啊,我怎么不知道?”陈洁茹一下听出楚运欢话里有话。她马上就反问楚运欢了一句。

“奥,洁茹,是这样,之前偶尔相遇过,不过不认识啊,也没说过话。是吧,你说呢秀珍”楚运欢看着陈洁茹,轻轻的说。他不想多作解释,毕竟这种事情越描越黑。

“洁茹,我们以前只是见过,没有交流过,要不是在电影院遇上了,还真不知道你们也认识。比我早多了。”孙秀珍应和着。她轻轻拽了拽陈洁茹的手。她不想过多的去说和楚运欢见面的事情。

“是这样啊,以前认识也挺好,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刘成刚,快快端起酒杯,一起干一个”陈洁茹听完他们的话后,便端起了身边的酒杯,向刘成刚面前晃了晃。

“好来,走一个,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刘成刚积极响应。

“秀珍,我还想问你个问题啊,你是不很喜欢读书学习啊”楚运欢对着孙秀珍说。他自从孙秀珍和他撞伞之后,他就格外留心孙秀珍在做什么。

“你问的是什么?关于学习的事情吗?。我一直认为生命的意义在于学习。学习使我进步,也是我不断成长的阶梯。它就像人生的过程,不断长大,不断变强,活到老,学到老,这何尝不是一种人生处事态度。我认为,我相信,学习也是一种情感。它如同手足。人的一生不也是一直在学习吗?它是我最好的朋友,拥有这位朋友,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和满足呢。再就是学习能让心沉静下来,远离尘世的喧嚣和浮躁,还能增长见识,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孙秀珍听完楚运欢的问话,便发表了自己的感慨。其实,真正热爱读书的人又有几个,要守得住内心的那份宁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洁茹,你也爱读书吗?是不是也在学《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万病回春》什么的经典名著啊”楚运欢接着问了一下陈洁茹。

“没看多少呢,我一拿起书来,瞌睡虫就不断地爬了上来。没看五分钟,头就大了,那些中草药,配伍和病症都接二连三排着队来找我,我都搞混了。”陈洁茹回答道。自从她在门诊实习后,她除了打针,量体温和拿药之外,基本上不愿多动手。

“你喜欢中医吗?现在的中医似乎不太受欢迎,你看啊,一伸手脉诊,让人感觉很神秘,它不像西医,有专门的仪器检测,有数据可以参考,……”楚运欢看着陈洁茹,继续问着,似乎想从她身上找到某个答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