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邂逅(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2918 字 3个月前

秋高气爽,连天空看起来隔外的高远。

一辆简朴的小马车笃笃地驶过雨后的山道,驾车的是个浓眉大眼的少年,看起来神气活现的,他注意到前面的山道上长着一棵结满了果子的野枣树,顿时口舌生津,眼睛一亮,开口便道:“将……”

“咳。”马车里有人清了清喉咙,听着是个女子的声音。

“小姐……”少年立时改了口。

“南秋,我们这都出来多久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口。”马车的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娇娇弱弱的美人脸来,娇声娇气地嗔他。

秋情不自禁地抖了抖,扭头看了马车里的美人一眼,仿佛怕伤了眼睛一般立刻回过了头,“小姐,你好好说话!”

美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支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这是到哪儿了啊?”

“过了这座山应该就是百里镇了。”秋有些吃不消她这副娇滴滴的美人样,浑身不自在地回答。

美人眨巴了一下眼睛,忽地坐直了身子,“南秋,停车。”

秋闻言立刻勒住了马缰,同时一脸警惕地四下环顾,“将军,何事?”

“去摘点枣子来吃呀。”美人一指路边那棵馋人的野枣树,复而又叹气,“还有,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将军,要叫小姐啊。”话音刚落,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单手撑着车辕跳下了马车,长长的裙摆随风扬起,动作利落潇洒,却是半点没有闺中小姐该有的模样。

秋瞪着眼睛噎了半晌,到底也馋那野枣,赶紧跟了上去。

野枣又脆又甜,俩人站在树下一个摘一个吃,咔嚓咔嚓吃得不亦乐乎。

“这野枣真甜,我们摘一点带着路上吃吧。”秋一边摘一边往嘴里塞,腮帮子吃得鼓囊囊的,吃着吃着便觉得十分辛酸,“要搁以前这种野枣姑奶奶我才不放在眼里……”一身靛青色短打作少年打扮的秋一口一个姑奶奶毫无违和感。

美人咬了一口嘎嘣脆的枣子,哈哈一笑,毫不留情地拆穿她,“以前寨子里那棵柿子树可没见你少吃,小九还哭着找老寨主告过状,说还没等柿子熟呢,就被你摘完了。”

“柿子不都是半熟就摘了慢慢捂熟的嘛,等熟透不都便宜山里那些鸟儿了。”秋振振有词,复又撇了撇嘴,“要不是天骑阁那位阁主跟个鬣狗似的一路追着我们不放,我们也不至于狼狈成这样。”

说起那位天骑阁阁主周温然,秋就恨得牙痒痒,她家将军战功彪炳又深得人心,谁不知道夏景国赫赫有名的女将军赵重衣?就算她家将军抗旨逃婚,朝中本也无人肯冒着被诟病的风险来捉拿功臣,偏那恶名在外的周温然不惧这些,一路咬得死紧。

“人家也是奉命行事。”赵重衣啃着枣子说了句公道话,见秋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她轻咳一声,“唔,听闻那位周阁主长得极其俊美,有潘安之貌。”

秋撇嘴,“长得再好也架不住他是个行事狠辣、不讲情面、不通情理的狗东西。”

“这么讲就有点过分了啊……”

“你都打扮成这副德性了,那位阁主大人还跟能闻着味儿似的一路追过来,他不是狗谁是狗。”秋泄愤一般恶狠狠地嚼嚼嚼。

“我打扮成这样……不好看吗?”赵重衣诧异。

秋摇头,一脸的痛心疾首。

赵重衣闻言,有点不自信地摸摸脑袋上的珠花,又扯了扯飘逸的裙摆,“我是照着孙家小娘子的模样打扮的啊,我瞧着那孙小姐这样打扮挺好看。”

孙小姐名叫孙宜微,是同僚孙将军的小女儿,虽然孙将军长得五大三粗的,但这孙小姐却是生得玲珑可爱,还会弹琴绣花,端的是精致漂亮,前不久榜下捉婿又与探花郎喜结良缘,当真是羡煞人也。

别人羡不羡的赵重衣不知道,反正她自己是挺羡的。

“这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吗?!”秋悲愤。

“不是吗?我很认真地打扮了。”赵重衣一脸的认真。

秋自然看不得自家将军这副“自甘堕落”的模样,赵重衣可是威名赫赫、战无不胜,在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啊!怎么能做这等矫揉造作的打扮!正在秋欲与她家将军好好分说一番的时候,她忽地一顿,侧耳细听了一下,一下子绷紧了脸,“将军,有人来了,快走!”说着,拉了赵重衣便要跑。

见秋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赵重衣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莫慌,没有马蹄声,且脚步声散碎,不是天骑阁那些人。”话虽如此,她还是抬手戴上了面纱,虽然目前陛下还没有张贴她的画像悬赏,但万一呢……

一听不是一路上咬着她们不放的天骑阁那群鬣狗,秋一下子淡定了,转身继续上树摘枣子,她还惦记着要摘些枣子带着路上吃呢。

不多时,便见山道的尽头走过来一行人,粗粗一看约有二十余人,其中有五六个衙役,领头的却是一个穿着月白色襕衫作读书人打扮的年轻男子。

“家妹的脚印从这里就消失了……”那个读书人打扮的年轻男子面上带着浓浓的忧虑。

“舒姑娘向来谨慎,即便进山采药也从来不会进这深山……只怕当真是遇到了山里的那些山匪。”其中一名衙役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色凝重了起来。

“等等,我眼花了吗?那里怎么站了个姑娘?”有人突然指着前面嚷嚷了起来。

众人一看,可不是么,前方不远处一颗野枣树下站了一个穿着胭脂色长裙的姑娘……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看那身段应该是个美人无疑。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个姑娘?

那个读书人打扮的男子迟疑了一下,走上前拱了拱手,“这位姑娘,冒昧问一下,你可曾见过一个姑娘,身量……同你差不多,也穿着胭脂色的裙子……”

听到这里,正在树上摘枣子的秋忍不住了,竟然有人敢调戏她家将军!她捧着满满一兜枣子从树上跳了下来,横眉怒目道:“哪里来的登徒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还不快快离我家……我家小姐远点!”

赵重衣闻言,颇为欣慰地看了秋一眼,关键时刻到底是记住了没有说漏嘴。

“登……登徒子?”那读书人打扮的男子愣了一下。

“见着我家小姐就来搭讪,你不是登徒子谁是?”秋白了他一眼,嗤道。

那读书人打扮的男子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刚刚自己说的话确实惹人误会,忙解释道:“二位误会了,在下舒泽兰,就住在山下的东篱镇,因家中妹妹进山采药一直未归,这才进山寻人,实在无意冒犯……只是家妹进山时穿着胭脂色的裙子,身量又与姑娘相仿,这才有此一问。”

赵重衣很是和气地摆摆手,“无妨,不过我们一路进山,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舒泽兰闻言有些失望,但还是拱手道:“多谢姑娘,此地不宜久留,姑娘还是尽早下山吧。”

“为何?”赵重衣疑惑地问。

“这山里有个匪窝,不大安全。”舒泽兰放低了声音道,说完,便转身走回了在一旁等着他的人群之中。

“舒兄,那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的?”有衙役问。

“许是路过,我已经劝告她早些下山了……”舒泽兰说着,不知道为何,下意识回头望了那位姑娘一眼。

她还站在野枣树下,似乎也在望着他,但再看,她却已经侧过头在和那脾气火爆的小厮说话了,舒泽兰在心里摇摇头,大概是看错了,他方才为什么竟然会觉得那位姑娘的眼睛和小满长得一模一样……大约是他太担心小满了吧。

“将军,你在想什么?”秋见赵重衣望着那行人发呆,拉了拉她的衣袖。

“方才那人说,这山里有山匪。”赵重衣看着那行人走远,轻声道。

“什么?这地方居然有匪窝?陛下不是已经下令清剿过了吗?”秋一愣,乱世人命如草芥,落草为寇占山为王的也不在少数,当今陛下登基之后便下令清剿,能赦免招安的便招安收编,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便直接剿了,这地方怎么还会有匪患?她看着沉默不语的将军,忽地警惕地道:“将军,别管闲事。”

“你看到刚刚那些人了吗,二十余人,只有几名衙役,剩下的都是些拿着农具的庄稼人,领头的……还是个书生,若这山里真有山匪,他们此去……”

“可是我们好不容易甩开了天骑阁的人,要是你一个冲动去剿匪,简直就是自投罗网!”秋不待她说完,便打断了她,气呼呼地道。

“你说得对。”赵重衣若有所思地点头,“走吧。”

“走去哪?”秋警惕。

“下山啊。”

“当真?”秋狐疑地看着她,不大相信赵重衣竟然这么听话。

“我们好不容易甩开了天骑阁的人,当然不能自投罗网。”赵重衣笑着捏了捏秋的脸颊,“前面就是百里镇,我们说好的,你把我送到百里镇就回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