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骑阁来人(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714 字 1个月前

舒泽兰带着赵重衣来到衙门的时候,衙门里正忙碌着。

舒泽兰和这里的捕头李简是好友,他叮嘱赵重衣不要乱走,便和李简走到一旁去说话。

“小满姑娘不是伤着吗,怎么出来了?”李简道。

“小姑娘娇气,一直躺着嫌闷,闹着要出来透透气。”舒泽兰有些无奈地笑道,他当然不会说都是因为你送来的那个伤患长了一张太好看的脸,把小姑娘的心给勾走了,那他妹妹的清誉还要不要了!

李简家中也有妹妹,且也是个顽皮的主儿,倒是很能理解他,闻言抬手拍了拍舒泽兰的肩膀以示安慰,暗道那位小满姑娘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样子,原来也是个娇气的啊……想着,下意识便看了那位小满姑娘一眼,却没想到小满姑娘也正看着他,对上他的视线,冷不丁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李简被她笑得一颗心扑通乱跳,到了嘴边的安慰顿时变了味,“小姑娘就是要娇养的嘛!”

赵重衣自打进了衙门就一直在注意那些衙役的表情,尤其是那个同舒泽兰说话的捕头李简,见李简看过来,她冲他笑了一下,见李简也下意识回了她一个笑,她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昨天夜里他们入山清理那个匪窝,定然是没有发现舒小满,否则这位捕头大哥看到她便不会这么淡定了。

这种时候,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舒小满活着的概率变大了。

得到了自己想到的答案,赵重衣转头去看那些衙役们正在清理的东西,注意到堆放在角落里的一捆箭,她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

这厢,舒泽兰没注意到好友的神色变化,闻言颇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上次酒后跟我说小姑娘不能太娇生惯养。”

李简轻咳一声,那不是他家中妹妹太过娇纵,害得他一直找不着媳妇,才有感而发的嘛,“小满姑娘这一回受了大委屈,娇气些也是应该的。”说着,神色认真了些,“那些山匪跑了一个,难保不会回来报复,最近让小满姑娘不要自己单独出门。”

舒泽兰郑重地应下了,又道,“昨天你送来的那个伤患已经醒了,但他似乎是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你这里还有什么线索吗?”

“失忆?”李简有些头疼,“山里的猎户发现他的时候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应该也是遇到山匪了,其他线索倒是没有,哦对了……他身上有块玉佩,玉佩上有字,我当时怕弄丢了,就先摘了下来,他既然醒了你就带给他吧,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来。”

李简说着,叫来一个衙役,让他去取玉佩。

舒泽兰看着衙门里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的,问:“你们这是在忙什么?”

“大人吩咐我们昨天夜里清理了一下山里的那个匪窝,白天怕引起恐慌。”李简放低了声音道。

舒泽兰点头表示理解,正说着,他一回头便看到原本乖乖待在一旁的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那些衙役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支沾了血的箭在摩挲着,当即脸色一变,见李简也看了过去,忙有些抱歉地道,“家妹不懂事。”说完,赶紧走到赵重衣身边,面色严肃地道,“你拿这个做什么?这是重要证物,不能随便乱拿。”……而且血糊拉碴的,她一个小姑娘拿了不害怕吗!

赵重衣已经看过好几支箭了,这些箭大多有些陈旧,应该都是从匪窝里收缴来的,不过都是普通的箭,无法拆分,但……她手上这支见了血的箭,却不一样,和她当时随手捡来的那只可以拆分的箭一模一样,这种箭应该只是少数,正思索着,便见舒泽兰一脸严肃地走过来,要拿下她手里的箭,她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箭没松手……

舒泽兰一拿,没拿动,再拿一下,还是没拿出来,不由得瞪向舒小满,又满腹疑惑……小满的力气这么大的吗?

“不打紧,搜罗了好些这样的箭,不是什么重要的证物,不要吓着小满姑娘了。”一旁,李简忙打圆场。

一听这捕头说这箭“不是什么重要的证物”,赵重衣便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这箭上的端倪,她手上轻轻一扣,那箭身和箭头“咔哒”一声轻响,便分离了开来。

舒泽兰没想到箭会突然断开,一时没收住力,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再抬头看那始作俑者,却站得稳稳的……他顿时有些头痛,虽然李简说不是什么重要证物,可就这么被他和妹妹弄断了……也不好交待。

他只当是他和妹妹的拉扯弄断了这支箭,正欲向李简致歉,却见妹妹低头看了看还攥在手里的那只箭头,一脸惊讶地道,“哎呀,这箭上还有机关呢。”

“什么?”李简果然好奇,上前一步,准备去拿她手上的箭头,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顿时面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

赵重衣却是完全没有介意,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将手上的箭头递给了他,“你看,这箭头并不是被扯断了,这里有个暗扣。”说着,抬头看向舒泽兰,“大哥,你把那截箭给我看看。”

舒泽兰眉头一皱,“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瞎掺合什么。”

李简却不同意了,当下很不赞同地看了好友一眼,“舒兄你这么说就狭隘了,咱夏景国大名鼎鼎的赵将军可是个女将军呢,战场上丝毫不输男儿。”

舒泽兰一噎,忽觉李简今日这态度有点不对劲啊……仿佛殷勤得过了头,还有你脸红什么?

赵重衣却是深以为然,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样子,连连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

舒泽兰忍不住瞪了妹妹一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