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冬瓜糖(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266 字 1个月前

赵重衣从厨房拿了个竹笼子,将胖鸽子丢了进去,然后在胖鸽子黑豆眼的瞪视下,冷酷无情地关上了笼子,拎着笼子回去了,临走前顺了一把粟米用来喂鸽子,冯婆婆还热情地塞了她一小兜冬瓜糖。

赵重衣谢过冯婆婆,拎着笼子,揣着粟米和冬瓜糖,满载而归。

她先前猜测舒小满若被南襄国的人掳走也许是因为将舒小满误认成了她,如此,掳走舒小满的人要么是打算带她去南襄,要么就是打算带她去京城,她打算托小九的人帮她留意一下往京城去的路线以及南襄边境有没有舒小满的踪迹,正愁着给小九的信要怎么送出去呢,这可不是巧了么!

一般驯养信鸽都是利用其归巢的本能,但小九喜欢捣鼓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她研究出了一种鸽舍,可以令信鸽迷路,不认家只认她……只需要在送信的小竹筒里装一块小铁片就能办到。

赵重衣笑眯眯地给胖鸽子喂了食,然后打算去前院探望一下那位失忆的公子,说起来她差点都忘记了这一茬,还好舒泽兰提醒了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回头拿上了冯婆婆送的冬瓜糖,这才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舒泽兰是看着赵重衣去了厨房,又拎着笼子回房的,因此放心休息去了,完全没想到妹妹杀了个回马枪。

于是赵重衣一路畅通无阻,且堂而皇之地进了前院。

赵重衣推门进来的时候,周温然正有些口渴,起身倒了杯茶水喝,听到脚步声,他警觉地回过头,猝不及防地看到了那张念叨了一天的脸,周温然几乎是悚然一惊,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掉在了桌上,摔成了几瓣。

“哎呀,你小心些。”赵重衣见状,忙快步上前扶他坐下。

周温然略有些僵硬地坐了下来,掌中藏了一块尖锐的碎瓷片。

赵重衣回头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又倒了杯水给他。

周温然沉默地接过杯子,低头喝水,事实上水杯也只是沾了沾唇,半滴也没入喉……这是职业病带来的警惕感,万一有毒呢?

“今日感觉好些了吗?”赵重衣关心地询问。

周温然看了她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劳姑娘挂心。”

赵重衣顿时有点心虚,她其实并没有太挂心来着……小九总说她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万事都不大上心的,一心虚,她赶紧把冯婆婆给的冬瓜糖都掏了出来。

“你要尝尝吗?”她打开小布兜。

这是……带给他的?

周温然看了一眼那小布兜里的东西,没有动。

他不动,赵重衣却有些馋了,那冬瓜糖晶莹剔透,表面结着一层白霜,看着十分诱人,于是忍不住先吃为敬了。

入口又软又韧,又香又甜,吃得她眼睛都眯起来了。

周温然看着她吃下去,这才伸手拿了一条,慢慢放进了嘴里。

“是不是很好吃!”赵重衣忍不住寻求认同感。

周温然慢慢咀嚼着口中的冬瓜糖,那口感有点奇怪,甜腻腻的,又带着一点奇异的清香,但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又真的仿佛很美味。

于是他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这是冯婆婆做的,冯婆婆厨艺很好,她做的糖栗子也好吃,下次再有我带给你尝尝。”赵重衣笑眯眯地道,她可是很乐于分享的,尤其对方还是个美人。

周温然静静地注视着她,忽地开口,“方才舒公子来过了,给我带回来了一块玉佩。”

赵重衣点点头,一边往嘴里又塞了一条冬瓜糖,一边道:“我知道啊,我今日跟大哥一起去的衙门,是衙门的李捕头托大哥带给你的,说原是你身上戴着的,见你昏迷不醒怕弄丢先摘了下来,今日听说你醒了,便物归原主。”说着,她看了他一眼,“你看到那玉佩,有想起什么吗?”

周温然摇了摇头,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他决定如果赵重衣翻脸,他就咬死失忆不松口……就不信她能对一个前尘尽忘的人下手,他知道赵重衣有个重情重义的毛病,喜欢管些闲事,也不屑欺负弱小,要不然他也不会吃准了她会上山剿匪,成功守株待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