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红薯干(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533 字 1个月前

舒家闹的这一场,自然不可能避得过周温然的耳目,更何况他本就盯着舒小满的院子呢,察觉到有人夜闯舒小满的院子,他便悄悄跟了上去……原以为终于捉到赵重衣的马脚,猜想着可能是一路跟着赵重衣出来的那个副将赵南秋寻来了,结果后续发展让周阁主看得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最后竟然还闹得报了官……

周温然躲在暗处眼睁睁看着他们把那个哭得涕泗横流的小胖子送了官,有一瞬间的迷茫,他拖着毒还未拔干净的身体强撑着跟过来,就给他看这个?

站在寒凉的夜风中稍微迷茫了一会儿,周阁主默默回房休息去了。

因为晚上这一出,虚弱的周阁主身体着实有些扛不住,第二天起得便稍稍晚了些,还是小学徒常喜敲门来送药把他吵醒了。

皱着眉头喝完药,正塞了一条昨日剩下的冬瓜糖在嘴里嚼着,忽听得外头有响动传来,周温然起身走到门边,便看到舒家一家子回来了。他的视线落在被舒母半搂在怀中的赵重衣身上,她低垂着眉眼,看起来恹恹的,和往日里不大一样。

一直盯着她进了院子,周温然才收回视线,眉头不自觉蹙了蹙,总感觉那样的表情……不该出现在她的脸上才是。

正思索着这股平白而起的怪异念头,常喜又来敲门了。

“今日太阳挺好的,你喝过药出来晒晒太阳吧。”

周温然谢过他的提醒,遵医嘱到院子里晒太阳。

头顶阳光暖洋洋的,晒得人昏昏欲睡,院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小学徒常喜在忙来忙去,一会儿搬药材一会儿切药,周温然坐在院子里,视线总是不自觉地往院子门口瞧,然而昨日在院子里帮忙炮制药材的舒二小姐一直没再出来。

“你是在等二小姐吗?”一旁,常喜忽然道。

“当然不是。”周温然否认。

“不是吗?我看你一直盯着院子门口瞧,还当你是在等二小姐呢。”常喜憨憨地笑了一下,“不过今日二小姐应该不会来了。”

“为什么?”周温然问。

“……你不是说你没有在等二小姐吗?”常喜迷惑了。

周温然轻咳一声,“只是有些好奇。”

“哦。”常喜挠了挠后脑勺,“昨天夜里有小贼闯进了后院,二小姐没休息好,应该不会来前院帮忙了。”

周温然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常喜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位长得过分好看的公子奇奇怪怪的,明明一副在等二小姐的样子,还不肯承认,真是想不明白……他摇摇头转身去忙了。

奇奇怪怪的周温然又晒了一会儿太阳,眯眼看了看日头,转身去了厨房。

厨房里冯婆子正忙着,灶头的一个瓦罐正咕嘟咕嘟地炖着什么,有浓郁的药味传来。冯婆子看到周温然有些惊讶,还以为他是饿了,转身从蒸笼里拿了一个馒头给他,“午饭还没好,这是早上剩的,还热乎呢,你先垫一垫吧。”

周温然笑得很是腼腆,“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冯婆子有些惊讶,“不用不用,你这不是身上还有伤么,好好歇着吧。”

周温然接过她手里的馒头,很是诚恳地道:“我整日闲着也很不自在,便让我帮帮忙吧。”

这样一张脸,说着这样诚恳的话,实在很难令人拒绝,等冯婆子回过神的时候,周温然已经坐在灶间在帮忙看火了。

冯婆子看着这后生实在讨喜得很,转身拿了个大红薯塞进灶头,“等会儿烤好了拿出来吃,保管又香又甜。”

周温然笑着谢过她,又仿佛不经意地问,“这灶上怎么炖着药?”

他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冯婆子脸色便有些不大好看了,“还不是西街那个冯家造的孽,我们二小姐身子还没好呢,程家那个小巴结半夜窜进二小姐的院子里找什么见鬼的鸽子,把二小姐吓病了。”

“二小姐……病了?”周温然有些惊讶。

“可不是么,从衙门回来就一直恹恹的,中途夫人去房里看了她一眼,正发着烧呢……”冯婆子越说越气愤。

周温然心里头,在舒小满是不是赵重衣这一条上又打了个问号。

赵重衣是什么人?那是阵前斩敌眼都不眨的人物,面对千军万马都能面色不改,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半夜闯进来的小胖子吓得病倒?所以……这舒家二小姐当真不是赵重衣?

正说着,冯婆子忽然一拍手,“哎呀瞧我这记性,夫人说二小姐要吃炖鸽子来着,我得出去一趟。”说完,又想起来灶上还在煎着药,不由得回头看了那正咕嘟咕嘟的瓦罐一眼,有些为难的样子。

“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看着火候的。”周温然看着,很是主动地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