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只鸽子引发的身世之谜(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348 字 1个月前

赵重衣懒得再猜,转身拿起一盏烛火走了出去。

一直到赵重衣站在他面前,那白胖的少年也只顾着低头龇牙咧嘴地揉屁股,一点没察觉自己不但被发现了,还被抓了个现行。

“喂。”赵重衣忍无可忍地踢了他一下。

这一下,一下子吓着他了,他惊恐地捂住脑袋趴在了地上,嘴里念念有词,“不……不……不要打我……”

“……”赵重衣无语了半晌,觉得这场面有点辣眼睛,仿佛她在欺凌弱小一般,若非这是晚上,还四下无人,她几乎要以为这是在故意败坏她的名声了。

那白胖少年好半天没听到动静,战战兢兢地抬头,壮着胆子看了一眼,在看清站在他面前的人时,眼睛亮了一下,“舒……舒姑娘!”

赵重衣挑眉,感情这还是认识的,她的视线落在了他左边嘴角处,那里长着一粒小痣。

“你这大半夜的,爬墙进我的院子,有什么事吗?”她问。

“我我我……我来找……坤……坤星。”白胖的少年稍稍壮了壮胆子,他白天在舒家门口转悠了好久没敢敲门,后来又被舒半夏吓走了,他回家之后只得期盼着坤星会自己回来,因为他的坤星最聪明了,往日都能自己回家的,可是这一回显然没有,于是他壮着胆子趁着夜色翻进了舒家二姑娘的院子。

虽然舒母和舒半夏都是个爆脾气,但舒二姑娘不同,她性格温柔,也不会嘲笑他结巴,因此程小福才敢这么说话。

“坤星是什么?”赵重衣好脾气地问。

她的好脾气让程小福忐忑的心稍稍定了定,心道这舒二姑娘果然是个好脾气的,于是他壮着胆子道:“我……我昨天夜里让……让它来送……送信,后……后来它就再也没……回……回来了。”他结结巴巴地说着,想起他的坤星,想起他现在的处境,不禁悲从中来,声音都带了些哭腔。

送信?

赵重衣一下子想起了那封狗屁不通的情书。

“你是郑子昂?”她问。

程小福愣了一下,“舒……舒姑娘,你……你不认识我了?我我……我是程……程小福啊。”

听到这个名字,赵重衣的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视线再一次落在了他左边嘴角处的那粒小痣上。

她曾经有个弟弟,叫程小福,左边嘴角有一粒小痣。

“你娘叫什么?”赵重衣看着他,问。

不知为何,程小福忽然觉得好脾气的舒二小姐忽然变得可怕了起来,他下意识抖了一下,回答:“潘……潘素琴。”说着,又怯怯地问,“你问……问我娘的名字做……做什么呀?”

赵重衣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白胖的少年,一时之间觉得有点荒谬,她还没有腾开手脚去查呢,这就自己找上门来了啊……

程小福见她非但不回答,还一直定定地盯着自己,不由得被盯得有些发毛,恨不得转身就跑,但想到自己下落不明的宝贝坤星,到底还是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问道:“舒……舒姑娘,我……我的坤星呢?”

“炖汤吃掉了。”赵重衣面无表情地道。

程小福一下子呆住了。

好半晌,他才“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声音还不小。

程小福的哭声一下子惊动了舒家的其他人。

一家子不知发生了何事,急匆匆地赶了来,待看清舒小满院子里那个坐在地上哭得涕泪横流的人是程小福之后,舒母一下子暴跳如雷,冲上去就要上手。

舒父忙拉住她。

舒半夏正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坐在地上哭得直打嗝的程小福,“这大半夜的……他怎么在这里?”

舒天冬也想知道……

舒小满的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报官。”好半晌,被舒父紧紧抱住动弹不得的舒母咬牙切齿地开了口。

舒半夏抖了抖,对着舒天冬使了个眼色,“我中午说什么来着?”

她就知道她娘一对上程家的事情,就特别的心狠手辣。

舒家娘子和程家寡妇再一次闹上了公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