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见钟情(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420 字 1个月前

就在周阁主憋了一股气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是舒母回来了。

舒母本来是一直在房里陪着女儿的,结果隔壁成衣铺子的老板娘钱氏来找她借灯油,当然借灯油不过是个由头,钱氏这是找她打听昨天晚上的事呢,舒母心知肚明得很,这钱氏就是个大嘴巴,什么事到了她嘴里,那差不多就半个东篱镇都知道了。

赵重衣从衙门回来就病倒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倒头就睡,舒父过来把了脉开了药,钱氏来的时候,舒母正在房间里陪着她,看着女儿虚弱的样子,心里真是越想越气,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恨不得冲去程家打砸一番才能泄了心头之恨!正生着气呢,听闻钱氏来了,便拉着钱氏好好说道了一通,把钱氏也说得义愤填膺了起来。

钱氏听得连连摇头,“可真看不出来那程小福竟也是个内里藏奸的,看着倒是长了一张憨里憨气的脸。”

“能和郑子昂那个混混臭味相投的,能是个什么好东西!”舒母忿忿地道。

“可不是么……”钱氏深以为然。

“那程氏就不是个好东西,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子的贼!”

钱氏连连附和,然后又问出一个困扰了整个东篱镇好久的问题,“……不过你到底和那程氏有什么仇啊?”

舒氏冷冷一笑,“她就是个缺了大德的。”

却没有细说。

钱氏也知道再问不出什么,换了个舒氏感兴趣的话题,陪她一起骂起了程氏。

这一骂,就一直骂到快午膳时间,钱氏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舒氏意犹未尽之后,才想起来得去看小满了,忙不迭地回了后院。

结果……她看到了什么?

女儿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

“你是谁?”舒母瞪着眼睛问。

周温然拱了拱手,如玉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腼腆,解释道:“舒夫人,您唤我如玉便是,冯婆婆出门买鸽子去了,托我照看灶上煎的药,我看着这药煎好了,放久了怕失了药性,便擅自送了来……是我唐突了。”

“原来是这样。”舒母点点头,面色一下子和蔼了起来,“倒是劳烦你了,你便是李捕头之前送来的那个后生吧?”

“正是,该是我说劳烦才是,一直受舒大夫照顾。”周温然面露羞赧之色。

舒母面上的表情越发地和蔼了,毕竟如此俊俏又懂事的后生,真是谁也讨厌不起来啊,“听说你记不起之前的事了,现在想起来一些了吗?”

赵重衣听到这个问题,也看向了周温然,似是在等他的回答。

周温然垂眸,略显黯然地摇了摇头。

“也不必着急,就先安心住着吧,再让舒大夫帮你调理调理。”舒母见不得他露出那样的表情,忙安抚道,全然不见了先时大骂李捕头什么人都往医馆送的凶悍。

周温然一脸感激地拱手谢过,然后又道:“舒二姑娘似乎有些发热,我便不在这里打扰了。”

舒母一听宝贝女儿发着热,也顾不上他,忙回头去看赵重衣,见她脸颊果然红扑扑的,赶紧上前去探了探她的额头。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舒母一脸担心地问。

赵重衣感觉到她的手温柔地轻抚自己的额头,虽不是头一回了,但还是微微怔了一下,才摇摇头,道:“已经吃过药了,感觉好多了。”

那厢,周温然看了赵重衣一眼,在心底轻哼一声,药才下的肚这么快就能见效,是什么神丹妙药吗?撒娇也不会,也不知道怎么就得了舒氏的偏爱。

周温然腹诽着,看她们母女正说着话,乖觉地退了出去,结果刚走出院子没多远,便听到前头不远处有人在说话。

是舒家那对龙凤胎,舒半夏和舒天冬。

“我刚刚好像看到冯婆子拎了一笼子鸽子回来,这是要天天吃炖鸽子吗,娘也真的是什么都依着二姐……”舒半夏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那你去跟娘说啊。”舒天冬很不上心地道。

舒半夏果断转了话题,“那程小福也真是个不怕死的,我都警告过他了,还敢半夜来爬墙,如今害得二姐又卧床不起,估计我娘恨得能生嚼了他……你说我娘这个人平时也算与人为善,怎么就和程家不共戴天了呢,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啊。”说着说着,舒半夏忍不住又好奇了起来。

大概整个东篱镇没人不好奇这件事,但至今也没人知道。

舒天冬瞥了她一眼,没有答话,反正再怎么好奇,她也是没那个胆子去问娘的,他也没有。

于是这便成了一个困扰所有人的秘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