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狠手辣的天骑阁主(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469 字 1个月前

周温然是在舒家附近被孙修成追上的。

“老大!”孙修成心情难耐激动地跑了上来。

周温然回头看了他一眼。

孙修成感觉膝盖一软,很是干脆利落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周温然垂眸看了这个兔崽子一眼,似乎在考虑要怎么才能活剥了这兔崽子的皮似的。

孙修成抖了抖,感觉到了一阵熟悉的寒意,求生欲瞬间冒了出来,他抹了一把眼睛,很是情真意切地嚎了一声,“大人……属下终于找到你了!”

“长得好看的男人?”周温然完全没有被感动到,只幽幽地道。

“……”

“肤白胜雪,模样十分俊俏?”

“……都是那个混混一派胡言!”孙修成这下是真的快哭了,“大人,属于无意冒犯,但这么多天,您一点消息没有,属下们难免乱了分寸啊!”

周温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完全不为所动。

见动之以情不行,孙修成决定绕开这个危险的话题,换一个安全点的,于是他换了一个认真严肃的表情,“大人,那天夜里你失踪之后,我和木头带人清剿了那个匪窝,发现了一些不大寻常的东西……”

周温然眉头一动,忽地注意到不远处舒家大门开了,舒二姑娘走了出来,正四下张望着,眼见着她就要看过来,周温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跪在地上的孙修成扯了起来,孙修成冷不丁被扯了起来,正茫然着,便听到阁主低声道:“有人来了,今夜亥时,到舒家医馆前院来找我。”

赵重衣已经看到如玉了,见一个穿着天骑阁官服的人拦住了他,犹豫了一下。

“她看过来了,把剑架在我脖子上,盘问我。”周温然低声道。

孙修成听到这么高难度的要求,冷汗一下子下来了,他对上阁主黑漆漆的眼睛,倏地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抽出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大声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匪窝附近,你和那群山匪有什么关系?”

赵重衣本来还有顾虑,担心天骑阁的人看破她的身份,因此踌躇着该不该上前,这会儿看到这一幕,立时冲了过去,一把将如玉拉到了自己身后,“这位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孙修成听到这个称呼,狐疑地看着那个突然冲将上前,还胆大包天地扯着阁主的少女,“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他虽然穿着官服,但普通百姓认识天骑阁官服的人并不多。

“我在衙门见过你。”赵重衣解释,“那日你和另一个大人一起回衙门的时候,我恰好去衙门询问关于这位公子的事情,他是衙门李捕头送到我家医馆的,来时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如今已经失忆了,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你问他也是白问,不过他和山匪没什么关系,若非要说,他应该是和我一样,不小心遇到山匪被打劫了。”

孙修成看了被她护在身后的阁主,抖着手收剑回鞘,故作高深地点点头,面上还带了些不耐烦的表情,“知道了,我不过是例行盘查,行了,你们可以走了。”

赵重衣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关了,松了口气,赶紧拉着如玉走了。

孙修成呆呆地看着自家阁主被那姑娘乖乖地牵着手走远……另一只手里还拎着一条鲜活的鱼,等等,鱼?

阁主为什么会拎着那种东西?和他一点不搭啊!

…刚刚好像还说鱼不新鲜了让那个混混赔了一条?

阁主好像变得有点奇怪了起来呢。

不可能……阁主肯定是有什么深意,难道说刚刚那姑娘有什么问题吗?可是她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够让阁主在她手里这般委曲求全,对她虚与委蛇呢?

正思索着,便见阁主忽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怎么地,孙修成又扑通一声跪下了。

“……你跪在地上干什么?老大呢?”殷木接到探子的消息,赶过来的时候,便看到孙修成一个人呆呆地跪在地上,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孙修成仰起头,一脸严肃地看向自己的同僚,“我腿软站不起来,你扶我一把。”

一副怂也怂得很有骨气的样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