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分明是因为倾慕他啊(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839 字 1个月前

赵重衣送走了她,回到房间里稍稍发了一会儿呆。

原来如玉喜欢她吗?

他从来没有见过舒小满,他从一开始见到的就是赵重衣,这么说的话,所以他喜欢的是……赵重衣?

赵重衣看了一眼镜子里那个笑得满脸桃花开的姑娘,说不高兴那是假的,毕竟长这么大,头一回有人喜欢她啊!

比起那个吃了她的聘礼,还偷了她藏在山洞里的果干,还逃婚的未婚夫,如玉真的太有眼光了啊!

而且如玉的厨艺还这么好!

嫁给他的话,岂不是日日都可以享用美食?

等等……嫁给他?

赵重衣顿了一下,大概是被刚刚那姑娘给带歪了,开始认真思索这个事情的可能性以及可行度,只是……她尚是待罪之身,身世飘零之人,仗着人家喜欢她就骗婚似乎不大厚道啊。

想着想着,情绪便有些低落了。

正这时,舒母来了。

舒母一进门便看到正坐在镜子前面捧着脸发呆的女儿,看着情绪十分低落的样子,不由得忧心忡忡地走上前,“小满,你没事吧?”

赵重衣回过神来,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没事啊,怎么了?”

“吴小莲刚才是不是来过了?”舒母啐了一口,“那丫头心眼子多得跟筛子似的,把王屠家那个儿子当个宝贝,当谁稀罕不成。”

原来那姑娘叫吴小莲啊,赵重衣正想着,便注意到舒母一边说一边拿眼睛偷瞄她,不由得暗忖看来舒小满中意这“王大哥”的事情,舒母也是知道的。

“王屠夫那个儿子长得歪瓜裂枣的,一家子靠着那个猪肉铺子过活,王屠夫那婆娘还是个远近闻名的泼辣货,绝不是那种好相处的婆婆,那种人家没什么好的……”舒母滔滔不绝。

赵重衣见她一边诋毁人家,一边时不时偷瞄自己一眼,不由得有些无奈,想着那王大哥成亲已是定局,便是舒小满回来也奈何不了,便果断叫停,“别担心,我没事,也不难过,我不喜欢他。”

舒母立时止住话头,小心翼翼地瞧了女儿一眼,“那便好,听娘的,那王家不是什么好去处,没什么可羡慕的啊。”

赵重衣乖巧地点头。

女儿这样乖巧,看得舒母心中又酸楚不平了起来,她女儿这样好,什么时候轮到旁人来挑挑捡捡了,真是马不知脸长!

舒母心中一股气吞不下,回房之后真是越想越气。

舒父回房的时候,便看到舒母拿着个掸子上上下下的打扫,举手投足都仿佛带着杀气,不由得头皮一紧,“这是又怎么了?”

舒母心情不舒爽的时候便尤其喜欢打扫卫生。

“吴家那小丫头方才来找小满了。”舒母咬着牙道,“得了王家那门亲事,仿佛得了什么大便宜似的,轻狂得很。”

“吴家那小丫头不是和小满关系不错吗?她得了好亲事,小满也只有为她高兴的,你这是做什么。”舒父一脸不解。

舒母“咣”地一声将手里的掸子扔在了桌子上,“你屁都不懂!”

小满的心事家里也只有她这个做娘的知道一二,她知道小满其实挺中意王屠夫家那个儿子的,王屠夫家那个儿子一直也表现得对小满挺上心,她原想着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人,又算是邻居,小满嫁得近些也方便她照看,万一受了委屈她也能及时知道,便思索着若是王家上门提亲,她允了便是。

结果……王家的媒人竟然去了吴家提亲!

简直欺人太甚。

更气人的是,吴小莲那丫头也算是小满的手帕交了,她能不知道小满的心思?结果就和王家订了亲,还上门来炫耀,这口气舒母便十分咽不下。

舒父自然是不知道舒母的这些心思的,自从那桩事发生之后,她莫名其妙发脾气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舒父便没有细想,他在琢磨另一桩事,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得跟孩子她娘通个气,便轻咳一声,开口道,“你操心别人家的亲事干什么,最近多多注意一些小满。”

舒母闺名叫李素娘,私下里舒父都这么叫她。

舒母一听和小满有关,忙问,“小满怎么了?”

舒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启齿。

舒母等了一阵,见他不开口,忍不住拿掸子敲了敲桌子,有些着恼,“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

“前院李捕头送来的那个后生,和小满走得有些过于近了。”舒父见舒母不耐烦,轻咳一声,十分委婉地道。

舒母一愣,“你是说如玉那孩子?”

舒父有些吃味,“你倒是叫得亲热,别是招了个白眼狼回来,把你闺女骗走了。”

“怎么就白眼狼了,那孩子不知道多乖巧。”舒母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琢磨开了,如玉那孩子长得讨人喜欢,性子也好,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舒父一看,顿觉不对,“你该不是当真相中他了吧?他如今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万一人家家中早已经有了妻儿呢?”

舒母一想也是,这失忆了身世不明是个问题,颇有些讪讪地道,“急什么,谁说我相中他了。”

虽如此,舒母心里却是活泛开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