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九来信(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345 字 1个月前

赵重衣回到房间,果然便看到了一只灰白相间的鸽子正在啄食她特意放在窗口的粟米,她转身关上了房门,这才走上前,取下了鸽子腿上系着的小竹筒。

竹筒里塞着一卷银票,赵重衣取出银票放在一旁,又从竹筒里倒出了一粒蜡丸,上面雕着一个“九”字。

赵重衣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些茶水进去,然后将蜡丸丢进了杯子里。

蜡丸遇水则化,里面一小团布帛样的纸张却是遇水膨胀开来,赵重衣伸手将那胀大的纸张捞了出来,便见沾了茶水的纸上出现了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是小九传信惯用的手段,以防信件被盗取。

刚看了一行,赵重衣眼角便忍不住抽了抽,然后跳过那一大段诸如“赵重衣你个乌龟王八蛋临阵脱逃不告而别的懦夫”之类没用的废话,直接去看后面的重点部分,然后稍稍愣了一下,小九用了将近小半的篇幅将她痛骂一顿……原来是有原因的。

小九和南秋以为她坠崖死了。

在收到她的信之前,小九先收到了南秋的信。

原来那日南秋又回百里镇去找她了,然后南秋便发现自己被骗了,连夜上山,最后却在崖底捡到了她的大刀昆吾……

赵重衣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再往后看,神情却是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信中说……有人看到南襄国二皇子纪承锦带着“赵重衣”返京,但不知何故,半途又折返,如今正往百里镇方向而来。

赵重衣将信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将信纸团了团,又放回了杯子里,看着信纸慢慢融掉不留痕迹之后,随手将杯中的水倒在了窗外。至于小九叮嘱让她回信说清楚现在的落脚之处,赵重衣则是选择性地无视了,她是抗旨逃婚出来的,怎么好随便泄露行藏呢?那多不安全。

不过小九只知百里镇,却不知她如今在东篱镇,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二皇子带着舒小满应该是回东篱镇来的。想起那个二皇子,赵重衣便有点头疼,舒母先前形容那吴小莲姑娘心眼比筛子还多,赵重衣觉得心眼比筛子还多用来形容这位二皇子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至于吴小莲,最多是个有点小心思的小姑娘罢了,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看来舒小满被掳走,应该是那二皇子误将舒小满当成是她了,结果半道发现不对劲,这才又折返了回来。

不管那二皇子做何打算,舒小满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只不过她暂时是不能离开东篱镇了,那二皇子是冲着她来的,若她走了,难保他不会恼羞成怒,对舒家下手。

看来,她还得再当一段时日的舒小满才行。

赵重衣思索着,垂眸看了一眼吃完了粟米正来回走动的鸽子,她伸手摸了摸它的羽毛,又想起了那天夜里闯进来的程小福,他好像叫这只鸽子……坤星?

想起程小福听她说把鸽子炖了之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赵重衣伸手取走了小九绑在它另一条腿上的铁片,那铁片是小九的手笔,看着可比她之前随意放的那枚铁片要精致多了。

“辛苦你了,回去吧。”赵重衣将它放回了窗台。

坤星站在窗台上迷茫了一会儿,才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赵重衣看着它飞走,随手拿起方才搁置在一旁的那卷银票,打开一看,不由得失笑,俱是大额银票。小九心思向来细密,她嘴毒心软,虽然方才信里半点没提,但这是担心她一个人流落在外手头紧呢。

…不过她当初掉下悬崖的时候把身上的包袱盘缠都丢了,如今也确实囊中羞涩。

说到底舒小满也算因为她遭了无妄之灾,她还借了舒小满的身份躲避天骑阁的追捕,这些银钱便当作是她对舒小满的补偿吧。

赵重衣想着,把银票都放进了妆盒的底层。

待舒小满回来,这屋子物归原主之后自然会发现。

程小福在舒家门口迟迟不肯走,就在郑子昂不耐烦准备将他强行拖走的时候,忽地听到了鸽哨的声音,程小福眼睛一亮,抬头便看到一只鸽子从舒家飞了出来……

“坤……坤星!”他急忙吹了声口哨。

这一次,坤星笔直地朝着他飞了过来,乖巧地落在了他颤抖的手上。

“呜呜呜坤……坤星……”程小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又哭又笑,“呜呜呜你……你瘦了……”

郑子昂抽了抽嘴角,看得叹为观止。

还真让他等到了吗?

这算什么?

只要不轻易放弃,就一定会获得成功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