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程氏(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856 字 1个月前

辞别了胡先生,赵重衣走出学堂。

此时正是巳时,清晨的薄雾早已散去,阳光正好,街市上正是热闹的时候,赵重衣也不急着回舒家,只沿着街道慢慢溜达。

赶集的行人,摆摊的小贩,沿街叫卖的货郎,开门迎客的商铺,不大的街市一片欣欣向荣,和记忆里那灰扑扑的街景大相径庭。

正走着,身后似乎忽然有人叫了一声,“舒……舒姑娘!”

赵重衣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一个白胖的少年冲着她跑了过来。

是程小福。

赵重衣转身站定,看着程小福一路小跑到她面前。

“何事?”她问。

程小福一时冲动叫住她,此时却有点紧张地捏了捏衣角,才道,“多……多谢舒姑娘。”

“谢我什么?”赵重衣问。

程小福对上她的视线,越发的紧张了,嗫嚅道:“多……多谢你放……放了坤星。”

赵重衣想起那只帮了她大忙的肥鸽子,略一点头,便转身走了。

程小福站在原地,没敢再追上去,总觉得现在的舒姑娘……变得有点可怕的样子,以前分明性格温柔,脾气很好的呀。

正疑惑着,身后突然有人一拍他的肩膀。

他一回头,便看到了老大郑子昂。

“一转头就不见你人影了,跟个呆头鹅似的看什么呢?”郑子昂抱着手臂,懒洋洋地问。

“刚……刚刚看到舒……舒……”

“舒?舒什么?”郑子昂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舒……”

“你看到小满了?”郑子昂迫不及待地问。

程小福点头。

“在哪?在哪?”郑子昂四下环顾,却没有看到期待中的倩影。

“走……走远啦。”

郑子昂目露失望,抬手捶了他一下,“下次看到小满要先告诉我!”

“哦……”程小福忙点头。

郑子昂又不死心地抬头四下张望了一下,没找着想找的身影,便双手揣在袖子里,踢踢踏踏地走了。

“老……老大,等……等等我!”程小福忙追了上去。

赵重衣不知道身后的那一出,她只是心情略有些复杂,他们都没有认出她,娘也好,弟弟也好,都没有认出她。

她就好像是多余出来的那个人,本该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竟然无一人记得她。

“舒二姑娘,今儿个怎么自己来买菜啦。”冷不丁地,她听到有人热情地招呼。

赵重衣抬头,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卖菜的街口。

“舒二姑娘,今天有新到的肉鸽,要不要来一笼?”有人热情地问。

一……一笼?

赵重衣想起那鸽子种种吃法,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老吃鸽子有什么趣味,来看看我这新鲜的菜蔬,刚从地头摘下来的,水灵得很……”有人推销。

赵重衣笑着摆摆手,正准备走的时候,又有人叫住了她。

“舒二姑娘!”

叫声有些急促,透着些不寻常。

赵重衣回头看了一眼,是卖肉的档口。

叫住他的是个年轻的男人,长得浓眉大眼的,就是嘴唇厚实了些,衬得人有些憨厚……看着有些面熟。

赵重衣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那日她拜托舒泽兰带她去衙门,临出门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穿着驼色短打的男人,似乎就是他。她会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他看她的眼神很奇怪,神色复杂,透着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就如同此时一样。

“有事吗?”赵重衣见他就摆着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等了一会不见他开口,便主动开口询问了。

毕竟……你这一直欲言又止的,是干嘛呢?男子汉大丈夫,有话便直说啊。

那年轻男子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倏地红了脸,“你要肉吗?给……给你一刀肉。”说着,他手脚利索地切了一刀肉下来,肥瘦相间,很是丰腴,而且块头不小。

赵重衣觉得这话奇奇怪怪的,便摆摆手,礼貌地道:“我不买肉。”

也不是她不想帮衬人家的生意,主要她身上没有带银钱,小九虽给她飞鸽传钱了,但那钱她不是打算留下赔偿给舒家的么,也不能乱花。

“不……不用钱,送你。”那年轻男子拎起那刀肉,便要上前塞给她。

肉这东西,可不便宜。

哪有白送的。

赵重衣注意到这男子说了这话之后,周围的视线一下子变得奇怪了起来,那些视线或许不含恶意,但满是粘稠,密密麻麻地粘了过来,仿佛在看一出好戏似的,令人浑身不自在。

“无功不受禄,多谢,但是不必。”赵重衣皱了皱眉,拒绝。

那男子愣了一下,表情一下子难过了起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