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深不可测的老大(1 / 2)

将军待嫁 梦三生 1162 字 1个月前

一路将程氏送到西街的杂货铺门口,便见刚刚抓着程氏打的那妇人正坐在杂货铺对面一家铺面门口磕瓜子,瓜子皮吐了一地都是。

“哟,回来啦。”那妇人讥笑。

赵重衣皱了皱眉。

“舒二姑娘倒是一副好心肠,这还特意送回来啦。”那妇人掀起眼皮看了赵重衣一眼,“你娘知道你这么好心肠吗?”

程氏眉头一皱,没有搭理那妇人,只扭头对赵重衣道:“舒姑娘,多谢你送我回来,进来喝杯茶吧。”

赵重衣犹豫了一下,到底点了点头,正要随程氏进门,身后那妇人又笑开了。

“舒二姑娘,知道你小姑娘家家的好心肠,今天婶子教你一个乖,这凡事都不能看表面,有些人看着可怜,可那心肠可是黑着呢,这俗话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赵重衣听她话中有话,扭头看了那妇人一眼。

那妇人笑眯眯地看着她,“这里头的事儿啊,你娘估计是没跟你说过,这镇上知道的人也不多,恰巧我偏就知道。”

程氏的脸青了,拉了赵重衣就要进屋。

“别急呀,你虚什么。”那妇人见状愈发得意了,“呸”地一声吐了嘴里的瓜子皮,上前一步,便拉住了赵重衣。

程氏和那妇人一左一右拉扯着赵重衣,赵重衣不知为何,忽然有种很奇怪的直觉,这妇人说的话,很重要。

她一个巧劲脱开了程氏的手,看向那妇人,道:“婶子你说,我听着。”

那妇人便笑了,得意地看了程氏一眼,尔后对赵重衣道:“舒二姑娘应当不知道,你还有个姐姐,和你一胎生的。”

赵重衣愣住,电光火石之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追问,“那……我的姐姐呢?”

那妇人叹了一口气,“要搁现在谁家生个双胞胎那都是个大喜事,可搁那年月,家里多了两张嗷嗷待哺的嘴,可就艰难了,所以就把你姐姐送给这程家养了。”

“是卖。”一旁,程氏冷不丁幽幽地说了一句,“卖了二十两银子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入秋天凉的原因,赵重衣打了个颤。

“就算是卖又怎么样?买了人家的孩子你就可以不把人家孩子当人看了?你程家缺了大德生不出孩子,那是买人家小姑娘去’带子’的!结果人家小姑娘给你们带来个儿子,你反手就把人家小姑娘给丢了,可不该你儿子成了个结巴吗!这就是报应!”

程氏旁的都可以忍,说到她儿子程小福,她整个人便疯了似的,“嗷”地一声扑上前便和那妇人厮打起来。

赵重衣后退一步,看着程氏面目狰狞地和那高壮的妇人厮打,连战斗力都比方才在街上高出不止一倍。

她木然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程氏不是她亲娘。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难怪她认不出她来。

那厢街上,程小福听说他娘和人打架,忙不迭地跑了回来,恰好看到赵重衣从西街走了出来,他下意识叫了一声,“舒……舒姑娘!”

赵重衣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应他,走了。

程小福被那一眼看得打了个寒颤,他抖了抖,想起来老大说看到舒小满就得告诉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告诉老大,便听到有人远远地在喊。

“小福小福你快来,你娘要被打死啦!”

程小福忙把那些有的没的抛到脑后,大步跑了过去。

舒家前院,周温然正看着摆在桌上的空酒壶出神,正琢磨着这酒是谁喝了,外头忽然有人敲门。

周温然随手将空酒壶藏在了桌子底下,起身去开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