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王家村的日常(五)(2 / 2)

挣扎中前行 力免 1520 字 6个月前

转眼王家旺就到了李兽医家,可是大门关着,上面挂着一把锁,并没有锁死,显然家里没人。王家旺听到房子侧面有声音,便循声而去,走了几步发现那正是李兽医,穿着一双黑色长腿水靴,站在自家猪圈里的粪水中修理猪圈门,看起来已经完工。

王家旺走上前去问道:“叔,你在修猪圈门呢?”

李兽医这才转身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王家旺,立刻回道:“家旺来了,我马上就好了,你是有什么事吧?”

家旺连连点头道:“是啊叔,我家骡子不吃草,我爸刚牵回来,想请你去给看看,幸好你今天在家。”

听了家旺的解释,李兽医放下手中的活,回道:“我这刚好忙完了,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李兽医鞋子也没换,进门拿上自己的药箱,就和家旺一起朝家旺家去了。

李兽医名叫李子树,比王秋生略小几岁,王家村村民,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兽医,人们习惯称他

为李兽医。听了家旺的解释,李兽医自然知道轻重缓急,所以没有任何耽搁便出发了。

几分钟时间,家旺和李兽医就到了,等候的王秋生对李兽医说道:“他叔你来了,好端端的这骡子,可是下午一直不吃草,不知道怎么了?”

李兽医回道:“哥你别担心,这情况估计是肠胃原因引起的,我先看看嘴里有没有什么迹象。”

待李兽医说完,王秋生用力掀起了骡子的上嘴唇,露出一排牙齿,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见到陌生人靠近,这骡子也起了性子,一直不停地反抗。王家旺又上前去用力牵着骡子,王兽医才有机会揪起骡子的舌头,认真看了一番才松开了手。信心十足的说道:“没错,就是肠胃的原因,稍后打一针,再配几方西药吃了,基本就没事了。”

听了李兽医的解释,王家旺一家人脸上的担忧顿时散去了,王秋生诚恳的道:“他叔,我们先回屋喝杯水,慢慢在配药吧。”

家里来人,要么倒水要么递烟,这在王家村是一项基本的礼貌行为。

王玉竹率先回去了,当李兽医他们从院子进去后,她已经倒好了水,简单的洗了洗手,王秋生挂起门帘,把李兽医迎进了正房。王家旺点上了煤油灯,递上水烟烟斗说道:“叔,来抽烟。”并且已经泡好了一杯茶,也放在手边的桌子上。

李兽医接过烟斗抽了几口,开始准备注射的药水和西药,同时与王秋生拉起了家常。庄稼人的话题,八九不离十自然是讨论庄稼了。

给骡子打完针,自然就到了晚饭时间,方秀丽煮开了下面条的热水,但不见家人与李兽医回来,于是出去看看情况。出去后只见那骡子竟然吃起了家旺刚刚在路边割的一把青草,包括李兽医在内,大伙都瞅着骡子在说话。秀丽轻声对他妈说道:“妈,水我烧开了,叫一下爸和李叔叔进去准备吃晚饭吧。”

王玉竹于是转身说道:“他叔,饭好了,我们进去吃晚饭吧。”

她这一叫,聊得正欢的李子树与王秋生才回过神,意识到站了好久了。王秋生淡淡一笑,说道:“他叔,走,我们进去吃饭吧,你看我只顾着和你说话,倒把吃饭的这事儿给忘了。”

李兽医回道:“我今儿不去了,烟抽了茶也喝了,你们快进去吃吧,晚上记得把西药给骡子吃了,我也得回去了。”

李子树这个人,自己决定的事,那就是定了型,说了不去绝不是敷衍,肯定不去的。他要是决定去吃饭,赶也赶不走的。王秋生知道他的性格,便不再勉强。李兽医回去了,王秋生一家人也进屋吃晚饭去了。

饭后,王秋生把一把西药研碎,融在水里,分几次给骡子饮用了。

晚些时候,王秋生又去牲口圈看骡子,听着骡子有力咀嚼草料的声响,才放心的回去睡觉了。总算是虚惊一场,当真吓人不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