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王家村的日常(六)(1 / 2)

挣扎中前行 力免 1581 字 1个月前

第二天中午,王玉竹做好了午饭,可是迟迟不见丈夫进来,不知道他在外面忙什么。过了一会儿,王秋生低着头走了进来,沉默不语,王玉竹道:“饭都好了,我端过来了,赶紧进来吃饭。”

只见王秋生低声回道:“一回来骡子又卧倒了,看起来比昨天还严重,我……”

他不再往下说,王玉竹知道是骡子的病情复发了,心情也有些沉重,不过她遇事总是能想开,不至于一下子没了主意。坐在饭桌旁的王家旺把将要拿起的筷子收了回来,垂下了头,方秀丽看着家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见状,王玉竹声音洪亮的说道:“人也有生病的时候,更何况还是个骡子。都把碗放下干嘛,不吃饭骡子就能好吗?不管它得了什么病,看得好更好,看不好大不了死了,生活还要继续,地里的活儿还等着我们去干,这样下去怎么行。家旺,赶紧吃饭,吃完去把你李叔叔请来再给看看,我们尽力就好,结局会是什么样,先不想它了。”

王家旺看了看他妈,嗯了一声,拿起筷子快速的把两碗面条吞了下去,就去找李兽医了,王秋生也重新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就在全家人即将陷入一种近乎绝望的低潮时,被王玉竹的几句话拯救了过来,一家人重新鼓起了勇气。我们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力量,对一个优秀的家庭而言,一个优秀的女人是功不可没的。

当李子树听到骡子病情加重时,他来不及犹豫,拿了药箱急忙和王家旺出发了。好在同一个村离得很近,几步路就可到达,不会有额外的耽搁。

你不能说李兽医的医术不行,临近几个村子就这么一个兽医,不管是谁家的牲口生病了,都是请他来治的。不说多的,随便哪个牲口所得小病,都是他给治好的。不过要是得了重病或是怪病,治好的希望就变得有些微茫了。毕竟李兽医的医术一半是自学,一半是经验。

他再一次看到骡子的情况时,也不由得惊呆了,这其中的缘由,或许和昨天用错药也有些关系。

李兽医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凝重,面对这种情况,自己的医术已经达到上限,尴尬中隐隐有些不知所措,这匹骡子对王秋生家意味着什么,他再也清楚不过。心想:“倒不如把情况坦诚言明,方是一条退路,纵然自己的名气受损,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活着不仅要活的坦荡,更要诚信待人,秋生哥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又何必不懂装懂。我真心希望,这骡子快点好起来。”

经过一番默想,李兽医不再忧郁,终于开口了,对王秋生道:“秋生哥,我也没想到一夜之间骡子竟然成了这样,或许和我昨天的用药有关。一来,怕是我用错了药,导致情况恶化;二来,今天这种情况我实在认不出是什么症状。我建议让家旺去镇上请个专业些的兽医来看看,或许……,或许这骡子还有救。”

王秋生道:“他叔,你是知道的,虽然骡子对我们庄稼人而言至关重要,

可是谁又能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怎么能怪你呢?如果用错了药,也许夜里就已经死了,昨天晚上睡觉前我去看的时候,这骡子吃草料吃的特别起劲。这就足以说明,昨天非但没有用错药,反而是对症下药,才出现了好转的情况。哪怕真的用错了药,又怎么能怪你呢?我听说那医院里给人看病的专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更何况我们这种庄稼人!”

听了王秋生合情合理的解释与安慰,李子树心里瞬间宽慰了许多,对王秋生的人品,更是暗暗多了一些叹服。

然而骡子的情况越来越差,躺卧着也不挣扎,但是两颗眼珠子不停地在转动,完全不像临死前的无动于衷,反而有种哀求的神色望着它的主人。

王秋生接着道:“他叔,你给我们尽力看,放心用药吧,我们不能让它等死。医死医活,碰碰运气吧。”

李兽医犹豫了片刻,缓缓地道:“哥呀,都这样了,我就实话实说了吧,用药基本也是浪费钱,希望不大。”

见李兽医仍然犹豫不绝,一旁的王玉竹急切的道:“他叔,你就尽量看吧,你看它眼珠子那么有神,不像是得了绝症。不是有强心剂吗,给它打一针看看情况。”

王家旺始终没有开口,他有些绝望的望着骡子,想到了以前,与村里人一起各自骑着自家骡子放牧的场景,每每跑到最前面,看着后面传来羡慕的眼光,他都会弯腰轻轻的用手拍拍骡子的脖颈,表达对它优秀表现的满足。那是多么让他骄傲的一件事啊!然而这一切都即将成为回忆,至于这骡子为他家出了多少力,他还来不及去想。

此刻的李兽医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很难决策,最后鼓起勇气艰难的回道:“既然哥嫂你们都这么说,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但愿……,但愿这骡子真的能够出现转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