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五起凶案(1 / 2)

“死者身份确认,就是昨天半夜出事那家便利店的老板。”李维斯深深地吸完了手里的烟,疲惫不堪地看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钱包掉落在一旁,露出的一张身份证就已经告诉了他的身份。

“是的,就是昨天凌晨持刀行凶的男子。”李维斯打着电话,周遭腐烂恶臭的垃圾迫使他又点了一根香烟。

“死亡时间在大概在一天之前,死亡后尸体好像受到剧烈撞动,尸癍遍布不是很规律。”李维斯叼着烟,提着肩头,夹着手机,伸出手表看了看时间。接着又戴上一副橡胶手套,在尸体旁边蹲下来,扇走上面的叮蝇,触碰了一下已经开始软化的尸体背部,因积压长久的血液形成的尸癍颜色由深变浅。

“死者被刀具刺伤失血过多而死,伤口看上去很早就已经风干。”李维斯合上尸体的双眼,摘下手套遮住死者面容。看了看死者鞋底,发现右鞋沾上的泥土要比左鞋更深一点。

“不过现场没有发现死者生前行凶用的刀具,以及致死者死亡的凶器。”李维斯站起身来,掏出本子和笔,记下目前他所发现的一切,“不过,伤口的形状与大小似乎与前几例凶杀案的死者相同。”

“以上就是我目前的发现,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鉴定。我现在维护现场,你们赶快来人吧。”看着远方朝阳渐露头角,李维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挂了电话,揉了揉干涩无神的双眼。追查了将近一天一夜的他未曾合眼,现在看着从手机里倒映的他,面容憔悴,脸色苍白。想找个地方坐一坐歇一歇,可周围的垃圾让他无地自容。

李维斯只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双颊,揉了揉双眼皮,好让自己时刻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已经很久都没有感觉到这么累了。李维斯从部队退役后就选择了跟已在天国的父亲一样的道路——报考警校。从警校顺利毕业后,就因为不错的资质和学习能力被当地公安招录,加入了他父亲生前的刑事大队。一说起他的父亲,李维斯低下头满怀思念地看着父亲为纪念他当兵时送的手表。

李维斯从小就被父亲灌输着正义理念,那时候他并不了解现实是多么残酷,天真而又憧憬着当上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一心怀揣梦想,高总毕业后就去当兵磨炼自己。也就是当兵服役期间,他的父亲在一次缉毒行动中,为了保护重要的证据,因公牺牲。

而李维斯的母亲也因为丈夫地离去,痛心疾首,患上大病。李维斯只好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军旅生涯,返乡照顾母亲。

吸完了一根又一根香烟后,李维斯感觉到清醒了许多。看着手里刚刚写下的笔记,重新整理着思绪后,陷入了沉沉的思考当中。

“算上这起命案,就是一共五起。从之前的第五天开始,也就是先从第一起开始,市第一监狱狱警半夜持刀杀死当晚监门值班员后逃跑,最后被找到时却已经被人用刀杀害;第二起发生时仅过了一天,一所小学男教师先奸后杀一起加班到半夜的女同事,最后找到该男教师时同样也被人用刀杀害。第三起,第四起,第五起都是相继间隔了一天,都是发生在半夜十二点左右,行凶者与被害者被找到时都死于相似的刀具。”重案组将这五起案件分开调查,依据是这五起案件之间的人毫无干系。但是,只有李维斯一个人认为这五起命案之间一定有什么密不可分的联系。

“这五起命案中,所有人都是被同一种刀具所杀。”李维斯在笔记上把这五起案件圈了起来,在凶器上又花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五起案件唯一的相同点就是现场找不到作案用的凶器。”李维斯自言自语地思考着,不禁怀疑起凶手与凶器是不是与自己一样,有着独一无二的特殊能力?

自李维斯的父亲逝世以后,他总感觉自己是变成了命运女神的提线木偶,在成为刑事大队中的一员后,他的生活与工作中不管大事还是小事,“幸运”与“不幸”总是开玩笑似的捉弄着他。早上上班车坏了,开不了车只好坐地铁,却躲过一场交通事故。坐地铁时刚好撞到扒手,抓捕送到警局后,才发现钱包被扒手的同伙顺走了。可一到警局,扒手的同伙竟然想改邪归正,亲自上门给自己送过来了

发生这样戏剧化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久而久之,在一次刑事调查中,他逐渐地发现自己可以操控“幸运”与“不幸”,只要自己能拿到他人的物品,就能获取这个人的“幸运”,也就是说自己会变得“幸运”,而被拿走物品的人会变得“不幸”;相反,如果自己被别人拿走物品,那么自己就会变得“不幸”,而这个人会变得“幸运”。不过,只要被拿走的物品原本的所有者,放弃承认这件物品是自己的,那么就会让李维斯的能力失效,因能力所获得的“幸运”与“不幸”就会变回之前的平衡状态。

“幸运星”这是李维斯对自己拥有的能力的称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