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特洛伊(一)(1 / 2)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阴森而又恐怖的笑声再一次出现在办公室里,倒在血泊中的医生缓缓站起身来,脸上扭曲、诡异、畸形、变态的笑容丝毫看不出身为一名医生应该有的温和、体贴、热情、亲切。喉咙被刺穿的孔洞深不见底,随着骇人的笑声大开大合,鲜血更是不断地喷涌而出,将白大褂侵染的血红遍体。

“还没有人能够从我的手底下死里逃生。”医生恶狠狠地脚踩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另一个人,手中玩弄着还在滴落着血的小刀。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而后,医生的笑容变得僵硬,表情变得凶狠,他咬牙切齿,满目狰狞,一边连踹带跺,一边自言自语着,“可恶啊,那个人竟然害我失手!”

医生越想越气,浑然不觉脚下的那个人已经被踹成一坨烂泥,看不出还有“人”的模样。

突然,医生停止下来所有动作,脸上的表情忽然转变得像是终于解开一道数学附加题的孩子般欣喜若狂,“看到了看到了看到了!”

“我从这该死的医生记忆里看到你了,我亲爱的”医生表情又变得温和,要不是那件沾满猩红血液的白大褂带来的满满违和感,还真是让人认为是一位慈祥的医生,“夏洛克?你是叫做夏洛克,对吧?”

医生独自一人面朝玻璃窗,看着玻璃窗里面倒映的自己,手中的小刀刮去脸上稀疏的胡茬。可是,锋利的刀刃哪怕是刮破了一层皮,他也毫不在意,“哦吼我亲爱的夏洛克啊,原谅我那天夜晚的不辞而别。作为我最真挚的道歉,我将向你展现出我能力的最恐怖之处!”

“不过首先,让我从医生的记忆里看看你现在在哪?”医生摸了摸光滑的脸颊,很是满意的露出笑容。面对着玻璃窗,又装模作样地把手掌横在眉前,向外眺望着,“嗯看来幸运女神一直都在眷顾着我啊,我亲爱的夏洛克,原来你就躲藏在走廊的尽头啊!”

医生满脸兴奋,迫不及待,颤抖的手握着小刀蠢蠢欲动。但是,滴血的白大褂让他迟疑了一会,“哎呀呀,穿成这样去见亲爱的你还真是有失礼貌啊,你再耐心地等一等,我这就去准备一份大大的惊喜给你——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艾米丽一个人站在医院走廊,出神地看着手机里刚刚挂断的通话记录,直到手机黑屏待机才唉声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没过一两秒,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她满心期待地以为是刚刚挂断的电话打来的回拨。但其实是安琪儿发来的微信,特意告诉艾米丽她自己先回学校宿舍休息一会。

也是,自从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情后,安琪儿就一直辗转于学校与医院两端。今天一大早,趁着周末没有课,安琪儿就特意自己动手准备了早餐粥,带到医院去看望夏洛克。因为之前就听医生说,夏洛克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能做的就是随时等待着他的醒来。

轮关心程度,自己这个称职的学生辅导员都有点自愧不如。不过说起来,艾米丽还真是羡慕安琪儿这般年轻的青春活力,不像自己这样虽然在年龄上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但是无奈已经是明日黄花了。

又看了一眼方才不久的通话记录,再一次地无奈叹了一口气。

准备走进夏洛克的病房时,却无意之间看到了走廊的另一个尽头上来了一个蓬头垢面、邋遢不堪的人。但也并没有在意多长的时间,毕竟医院里面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但是,艾米丽推门进去时却发现病房里面空无一人。

刚刚还躺在病床上的夏洛克与另一边低头玩手机的乔乔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艾米丽反复确认了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门。但是很显然地不是。夏洛克住的病房是医生特意准备的一个单人间,就在走廊的尽头,仅此一间。

艾丽米还正在诧异之中时,突然,她感觉到背后一丝微弱的呼吸,随之而来的是一支冰冷的手不动声色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可是下一秒,艾米丽反手抓住那支突如其来的冰冷的手掌,一个反转,紧接着另一只手紧扣住这支手的胳膊肘,再用尽全身力气双手向上一提,那支手臂的主人顺势翻到在她的脚下。因为常年在外留学,对国外环境不安全的警觉性,艾米丽特意请教了巴西柔术与散打的教练,认真学习了三年之后,基本上一般的街边小混混,放倒三五个都不成问题。

艾米丽正准备用她的高跟鞋来一招断子绝孙脚做最后的终结技,但是突然看到熟悉的病服,她的一脚最终是踩在了这人两腿中间的地板上。

夏洛克裆部一紧,感觉到一阵嗖嗖的凉风刮过裆下,惊愕地看着高高在上一副女王范的艾导员,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一条手臂因为被艾米丽反扭了半圈带来的痛楚。

“痛痛痛,艾导快放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直到过去了两三秒,夏洛克才意识到了手臂上的疼痛感。

“你藏在门后面干什么?”艾米丽顺手放开了夏洛克的手臂。这才发现刚才夏洛克一直都躲藏在门背后。也难怪自己一进门,就没看见病床上躺着的夏洛克。

“我就是没事了,下床走一走,散散心。啊哈哈哈哈”夏洛克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一副做贼心虚,却又强颜欢笑着掩盖。

“散散心?散散心还能散到门背后去的?”艾米丽发出致命的质问,看着一副窘迫的夏洛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你刚刚是不是在门后面偷听我打电话?”

“哎,今天天气不错啊,艾导您今天中午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去吃学校旁边最好吃的羊肉泡馍吧!”被一针见血,戳到软肋的夏洛克只好打了个哈哈,顺手就要开门趁事态还不是很严重的时候赶紧逃走。

“站住!”

艾米丽铿锵有力的二字吓得夏洛克赶紧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把门关上!”

夏洛克很是乖巧地把门轻轻地关上,他可不想真正的吃上艾米丽一脚断子绝孙。

“转过来!”

听似温柔的一句话,但却暗藏杀机。夏洛克生怕这一转身,艾米丽给他来一个猝不及防的夺命剪刀脚。夏洛克发誓以后再也不敢去招惹会功夫的女人。

“你在怕什么啊夏洛克。”艾米丽见夏洛克唯唯诺诺、扭扭捏捏的样子,甚是好笑。刚才不打一处来的气,一下子全消了,“没有想到夏洛克你居然还是一个‘妻管严’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听到艾米丽的笑声,夏洛克着实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就吐槽了一句,“艾导你要是嫁做人妻,那男的绝对会被你调教成‘妻管严’的!”

夏洛克怎么也没有想到艾米丽外表看起来纤瘦无力,但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什么梅超风、李莫愁也不过是泛泛之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