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了个闺女(1 / 2)

煤灯年代 河滨东侧 1651 字 2020-03-28

约莫九点左右,周仁燕被饿醒了,看了看趴在床边的丈夫,用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头发。李志强条件反射的就抬起了头。

周仁燕说“志强,我有点饿了。有吃的没有?”

李志强边起来边回道“我去灶屋看看”。站起来回头准备走的瞬间看见了箱柜上放着装着的荷包蛋的碗,但是已经凉了。

“这里有荷包蛋,我去给你热热”。端起碗就出了卧室。

周仁燕回了一个字,好。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心里在想怎么还没有动静。

李志强出来,看见老娘正在和接生婆拉扯着家常。

叫了一声“娘,燕子饿了”。

吴莲花快步向灶间走去,洗锅添柴一气呵成。边上的灶锅里的开水已经滚开,不停地翻滚着热泡,热气笔直的向上冒着,到达屋顶,就消失不见了。

李志强端着碗也跟了过来,把荷包蛋倒进锅里,盖上了盖子。

吴莲花又加了几把树叶,火势更加猛烈。

“燕子醒了吗?有反应了没有?”吴莲花看着李志强问道。

“刚醒,没有反应,就是有点饿了”李志强淡淡的说道。

“那等会儿热了,你把荷包蛋先让她吃了,稀饭我早就熬好了,我看你们都睡着,也就没有去喊醒你们”。

“行,娘”。

接生婆正在好吴莲花交谈着。

接生婆坐在凳子上,问道,“有反应了没有?”

“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周仁燕看着接生婆,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皮,是真的一点反应没有,自己也感觉不到疼痛,好像没有要生产的迹象一样。

“那再等等,等你吃饱了估计有差不多了。”接生婆面带微笑的回道。她是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估计出来的。在她的手上接生的小孩,怕也有伍佰上下了。

“但愿吧”。周仁燕也笑着回到。此刻肚皮是有些饿了,饿的心慌。

李志强小心翼翼的端来了荷包蛋。刚进卧室门的时候,看着接生婆就在床边坐着,和自己的妻子正聊着什么。

进屋来,问了一句,“曹娘,你吃了吗?”

那个年代的人,尤其是本镇十里八乡的人都喜欢在姓氏后面加一个娘来称呼别人,以表尊敬。在后来的岁月里,也就这么流传了下来。接生婆姓曹名小英,晚辈都那么叫她。

“吃了,你娘多早都让我吃了。”曹小芬随口回道,“你照顾你媳妇,我先出去和你娘说点事情。有事情你再叫我!”

“嗯!”

曹小英赶紧起来,转身就急速地朝外走去。

李志强把碗放在箱柜上,过来要扶自己的妻子。周仁燕微微抬了一下自己的头,李志强就把手穿了过去,慢慢地下移到了背部。他让妻子的双手勾住自己的脖子,手上一用力,就扶起了周仁燕。赶紧在边上拿了个枕头垫在妻子背后,又去床尾拿了一床薄的被子放在边上,让其靠着。

周仁燕起来理了理蓬乱的头发,让丈夫把荷包蛋给她。

李志强赶紧递了过去。看着妻子慢慢的吃着,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这些日子,一直处于担忧的状态,总是害怕村上专管计划生育的人来。在那群人面前,李志强本就胆子懦弱,加之不善言谈,总是唯唯诺诺。一看见那些人,胆子早都被吓破。

专管计划生育的人中,有一个叫雷石兵的人,面相凶横,人高马大的。具后来得知,曾当过民兵队长。周仁燕和其是初中同学,后来在延迟交罚款的时间上,为周仁燕求过情。但是后来,雷石兵告诉了周仁燕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致使周仁燕在此事上一直耿耿于怀许多年。

外面的雨下得更加大了。

吴莲花在外面叫着“志强,你出来看看,另一家偏屋在漏雨了。”另一家偏屋,住着他的另外两个妹妹。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大妹刚刚二十岁的时候就出嫁了。现在在家的两个妹妹都还年龄偏小。

这些年,李志强过的也是艰辛。后来得知其十四岁就跟着别人跑江湖,承担其了养家糊口的重任,为母亲减轻生活的重担。穷苦人家的孩子早懂事,尤其是家里失了顶梁柱的李志强更加懂事。

李志强在卧室听见母亲的叫喊,对妻子周仁燕说道“你吃完了叫我,我先去看看”。

周仁燕刚刚听的很清楚,知道偏屋肯定漏雨了。这些年,她清清楚楚,每次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如果又是下雨又是大风的,情况会更加糟糕。万幸今早还没有吹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